第三方评级是责任还是多余?

未央网

从1月底首次发布互联网金融信用风险黑名单及预警名单开始,大公信用数据有限公司与网贷行业的口水战就一直在持续。截至4月9日,大公国际预警观察名单891个,黑名单519个,而纳入监测的平台总共有2000家,如此一来,70%被纳入黑名单及预警名单中。

目前有包括北京市网贷行业协会、广东互联网金融协会及几家名单中的企业都曾公开声明,对大公方面的数据获取及评价模型等发出质疑。

传统的评级机构与新兴的互联网金融行业,究竟是彼此误读还是存在根本上的分歧?

大公:第三方评级的责任

大公的评级之所以争议较大,一是数量之多,大公方面称目前监测的平台有2000家,那么近一半的企业都已进入名单;二是涵盖之广,除了确实跑路或提现困难的问题平台,包括陆金所、宜人贷、拍拍贷、红岭创投等“老牌”平台也位列其中。

尽管质疑声不断,这个名单却几乎是以每天一次的频率持续更新。在接受采访时,大公信用数据有限公司总裁徐志鹏表示,上述评级是依据大公评级原理在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创新,目前还在研究众筹的评级方法。

作为中介的平台是否可以作为评级的对象?徐志鹏强调,目前并未对互联网金融平台做真正的评级,黑名单和预警名单只是风险提示。

“如果是一个健康有序的投融资市场,评级的主体一定是债券主体和债项,这是没有问题的。”徐志鹏认为,从目前的数据及市场验证来看,互联网金融平台其实代表了债务人的利益,而非纯粹的信息中介,应视作信用中介。

“我们是基于平台上的债项和债务人进行评级,而不考虑平台本身的经营能力等。” 他表示,纯粹的信息中介不属于信用评级的范围。

在黑名单及预警名单上,信息披露不规范几乎是所有企业都存在的问题,那么标准又是什么?徐志鹏解释,信息披露是评级标准中的第一观念,依据的原则是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规范性、有效性。同时,需要有合法渠道来源的征信匹配系统相对应,也就是由第三方的信息机构来对信息的真实性进行验证。

他认为,网贷投资人的专业程度低,缺少对信息的识别能力和专业的判别能力。为了抢标,往往是在几分钟之内做出投资决策。如果信息披露中有任何一点问题都会对其最终判断产生误导。“有些平台说是为了保护个人隐私,未完成投资之前对投资人隐藏、遮挡部分信息,这有失公允。如果保护个人隐私有可能损害投资人利益,就是不适当的。”

因为没有明确的监管要求信息披露到什么程度,大公的标准是否苛刻,是否未考虑到实际操作中的情况?“评级机构不评好或坏,只评风险。信息披露与否,如果不涉及风险,就没有必要评。但如果某一个环节存在风险,评级机构就有义务揭示。”徐志鹏强调,只要不充分披露信息,就可能隐藏重大风险,这是几百年的信用市场验证而出的真理,揭示风险就没有错。“作为评级机构的主动评级,不需要考虑监管怎么定义。”

对于是否担心投资人眼中的优秀平台被拉入黑名单,会影响其对大公的评价?他认为“仁者见仁”,投资人如果认为风险是在可承受范围之内,即便是黑名单企业也依然可以投。不管是平台方还是投资人怎么看,都起到了一个正向的提示、警示的作用。

他同时强调,大公对平台的评级没有盈利,原则上也不会接受任何一家的委托评级。但对债项和债务人的评级是大公作为商业机构的盈利方式,也可能是未来与P2P的合作方向。

“可以断言的是,未来包括第三方担保、准备金等都会逐步消失。让市场逐步趋向理性化,让投资者自己判断风险,平台只做一件事,就是把风险真实地展现给投资者。”他透露,大公方面将在4月底5月初时推出白名单及标准,目前正就此进行商讨。

P2P:评级有待商榷

在4月7日被列入黑名单之后,积木盒子8日发布声明进行反驳,认为其“客观上起到了一定程度的投资者风险提示作用”,但内容“与事实存在较大的出入,并未体现出一家评级机构应有的专业性”。

其中,针对债项资质证明文件中关键信息遮挡的问题,积木盒子表态称,从保护商业隐私的角度出发设计了分层次的、专项信息披露的机制,可以做到全部公开。而针对大公所指的未公布企业组织架构,未披露对融资方的具体收费规则,积木盒子回应认为,组织架构这类信息对于投资者的风险识别并无直接帮助。而收费规则属于正常合理的商业机密。

一位北京的平台负责人认为,大公所依据的债券评级原理是否适用于网贷行业值得商榷;完全依据线上抓取数据而没有实地调研的方法也需要商榷;在监管没有明确之前,包括信息披露的程度及风控的标准都不能确定。

该人士表示,大公方面不断更新名单,就可以不断制造话题,目的也是在互联网金融行业占据一席之地。但多数平台现在都选择“冷处理”,不再发声。尤其是大公首次发布抢在银监会宣布架构调整,新设普惠金融部的次日,当天出现报告中平台属地错误、重复等不严肃、粗糙的问题,损伤了它的公正性。

在广东互联网金融协会4月3日召开的发布会上,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朱明春直言,“评级机构凭借自身传统经验进行的评测工作缺乏科学的模型设计和数据支持,评级结果公正度不可取。不公正的评级结果引发的负面报道对行业企业乃至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产生系列不利影响,一定程度上诱导公众舆论对行业产生不信任,这种伤害是非常严重的。”

一家要求匿名的平台方认为,P2P行业中信息披露已经相对透明,可以做到债权和债务的一对一。之所以对部分信息进行隐藏,因为“借款客户也是我们的客户,我们对其也承担了信息保护的要求”。

该人士同时称,P2P评级市场目前还比较混乱,没有门槛,没有规范标准,也没有数据积累。呈现的状态是每家都有自己一套理论,一套方法。目前有实地调研、访谈的评级机构不多,但是大多数的评级机构会与平台联系,提取数据。如果是单纯以线上信息作为评级参考是不够全面的。

采访中还有两家平台拒绝对其发表进一步评论。

事实上,除了大公之外,还有包括网贷之家、融360、社科院金融研究所与中证金牛金融研究中心等机构都曾发布网贷行业的评价报告。徐志鹏认为,没有信用评级资质的机构发布的只能是“排名”而非评级。

网贷之家行业研究员孙斯寒表示,每个评级都有自己的标准,如果是经过了实地调研,经得起推敲就是好的;如果不接地气,可能市场认识度会比较低,但只要有公开的评级标准都应该尊重。她认为不同机构的评级标准重合度还是比较高,结果的差别可能跟数据来源、指标差异以及重安全性还是重综合实力等因素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