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大潮下 “奇险”辈出

未央网

目前保险行业的变革和创新仍然主要来自行业内部的改变,通常都是政策改变。长期以来保监会对行业的监管十分严格,保险的研发、销售都要有保监会的资质认定才可以进行,自下而上的创新在保险行业内并没有这个传统,这对习惯从草根中崛起的互联网企业而言,是巨大的政策门槛。

“奇葩险”辈出 保险也能互联网+

“你买的股票跌停了,我赔你钱。”

4月1日,国内知名投资社交平台雪球在官网宣布将推出一款名为“跌停险”的保险,消息公布伊始就在网上吵嚷开来,不少抖机灵的小伙伴怀着极度质疑的情绪表示,“这一定是愚人节的恶作剧,怎么可能有这种保险?”但也有媒体证实,并不是一个愚人节的玩笑,不过具体内容还有待发布。

今年3月11日,国内另一款名为“贴条险”的“保险”业务也曾引发热议,其打出了“你被贴条,我赔罚款”口号,花1元钱就可获得一次100元赔偿的机会让粗心大意的司机们产生了浓厚兴趣,但很快被保监会叫停。

随着“互联网+”概念的兴起,沾上互联网边的东西都产生了魔力,股市中与“互联网”挂钩的股票涨个不停,创业公司中套上“互联网+”概念的团队动辄拿到几千万元的融资, “互联网金融”在这股互联网热潮中尤为显眼:P2P网贷平台正在以一天两家半的速度上线,一家半的速度跑路。基金在网上卖疯了,银行业务离柜率达七成,券商也正忙着把营业部往互联网上搬。

同为金融大家庭中重要一员的保险,面对“互联网+”,怎么玩?类似“跌停险”、“贴条险”这种令人哭笑不得的“奇葩险”其实早已有之,只不过“奇葩”就在于每一种都能以不同的方式达到令人咂舌的效果,因此每一次都能刺激看客的味蕾,但真正的互联网保险是什么,仍众说纷纭。

创新与保守的交锋

“其实这个产品(贴条险)在业界也是褒贬不一,也有人认同我这种做法,觉得是一种创新……”齐白,毕业于波士顿大学的精算学硕士,在谈到自己推出的这款饱受针砭的保险时有些意兴阑珊,不愿多说,但又有一种受了委屈想要辩护的欲望。

舆论对于“贴条险”的指责是它“对抗法律”,纵容人们做违规、违法的事情,这个板子打在“贴条险”的身上其实不冤枉,保监会针对“贴条险”曾发文指出其违背保险精神、不具保险法律效力等多重问题。

齐白在交谈中承认该产品的设计确实存在一些考虑不周的地方,但是这款产品实际上并不是作为一款保险产品推出,算是一项互联网增值服务,但在宣传时,为了制造噱头而形成了误解。

“创新是不容易的,国内创业者里既缺乏懂保险的专业团队,也缺少支撑保险设计的大数据,”齐白说道。除了设计环节,人们对于保险的认知不足、保险消费不足也是一个重要原因。一款保险产品如果不能达到一定的销量是无法覆盖赔付风险的,所以一定要“从需求点出发”,如何把握好创新的尺度是目前互联网保险面临的难题。

齐白创立的OK车险并非只有奇葩险,它实际上是一个车险比价平台,它所面临的更大压力还不在于一个被保监会叫停的产品。

3月24日,保监会宣布已印发《深化商业车险条款费率管理制度改革试点工作方案》(简称《方案》),并确定黑龙江、山东、广西、重庆、陕西、青岛等6地区为改革试点地区。

《方案》从2015年4月1日起生效,经营商业车险业务的财产保险公司将可根据《方案》要求申报商业车险条款费率,这意味着针对不同车主、不同情况,不同保险公司给出的报价可能存在较大差异。这为OK车险这类第三方比价平台的生存和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

2014年互联网财产保险保费收入累计达505.7亿元,其中车险483.4亿元,占95.58%。互联网车险市场的巨大令第三方比价平台兴奋不已,但其作为各大产险公司线上最重要的业务板块,恐怕不易被抢夺。

就在《方案》下发不久就有业内人士透露,大型保险公司已经在一些行业交流会上提议联合抵制比价平台,以免遭到后者挟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