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和平奖穆罕默德•尤努斯:格莱珉银行居然向穷人提供贷款……

未央网

引言:乞丐能向银行借到钱吗?当然不能!因为根本无法向银行提供有效的收入记录和信用记录。然而,孟加拉国的格莱珉银行(GrameenBank)却选择向这些被传统金融机构放弃的贫困人群提供服务。目前,格莱珉银行已经发展为总资产超过了23亿美元的大型金融机构,其创始人穆罕默德尤努斯也因此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其背后的方法——借款小组。

格莱珉银行成立于1983年,专注于向穷人发放小额贷款。其创始人尤努斯认为,尽管穷人的信用记录是空白的,但他们的实际信用程度并不低于普通的借款人—他们总是在尽力归还所拖欠的贷款。

事实证明,尤努斯的判断是正确的。截止2014年11月,格莱珉银行已经向穷人累计发放了约162亿美元的贷款,这些贷款的还款率高达97.99%。

格莱珉银行之所以取得如此大的成功,一个重要原因是采用了借款小组制度。每5-6个具有一定社会关系的借款人组成一个借款小组,小组中的所有成员都对其它成员的借款负有连带担保责任。

这样,每个组员都会受到其它组员的监督。组员一旦违约,在社交圈中的名誉损失是不可估量的。得益于这种借助于社交因素的制度,格莱珉银行小额贷款的违约率仅有2.01%。(即便在低估的情况下,国内银行的不良率也大多超过2%)

无独有偶,全球规模最大的P2P平台之一Prosper也同样引入了借款小组这一社交因素。其借款金额小于35000美元,属于典型的小额贷款。相比于传统银行,Prosper的不利因素之一在于平台上借款人的信用评分都相对较低。因此,为了吸引投资者投资和促进借款人还款,Prosper在借款申请中引入了借款小组这一社交因素。截止2014年4月,Prosper累计贷款金额已经达到了10亿美元。

根据Prosper的设计,任一在平台上无贷款余额的会员都可以发起一个借款小组并担任组长。组长负责审批新成员入组,并进行指导。针对组员的借款申请,组长可以进行推荐,也可以进行投资。担任组长也并非没有回报,每当组员成功募集一笔贷款时,组长就能获得12美元的回报。

借款小组是否提高了P2P借贷的成功率?

美国马里兰大学的两位学者Freeman和Jin计算了加入借款小组、获得组长推荐、和获得组长投资这三类借款申请的募资成功率。

先看平台上所有的借款申请。从2006年6月到2008年7月,Prosper上28.8%的借款申请来自于加入了某个借款小组的借款人,3.2%的借款申请得到了组长推荐,2.2%直接获得了组长投资。

再来看募资成功的借款申请,在募资成功的申请中,42.1%的来自于加入了某个借款小组的借款人,14.4%的借款申请获得了组长推荐,11.7%直接获得了组长投资。以上几组数据粗略证实了:借款小组的确有助于提高借贷成功率。

投资者为何相信借款小组?

那么,为什么投资者愿意把钱借给借款小组的借款人呢?这并不难猜测。投资者通常认为,那些加入了借款小组的成员会受到来自小组的信息筛查和监督,因此也可能还款。具体来说:第一,借款小组的组长负责收集组员信息,理论上他比任何人都更了解该笔借款的违约可能。因此,如果被组长批准入组、甚至获得了组长推荐和组长投资,就意味着组长基于更多信息对该借款给出了认证。

同时,Prosper会对借款小组的信用等级进行评级,小组成员的违约记录会降低小组的评级。进一步,如果组长进行了投资,违约会给组长带来直接的经济损失。所以,组长有激励尽可能负责地对借款给出推荐。

第二,部分借款小组只允许具备某种身份特征的组员加入。例如,毕业于某所高校,或有过从军经历,或相同的宗教信仰。一方面,这些身份特征可能预示着较好的信用水平。设想一个只吸纳常春藤院校毕业生的借款小组。另一方面,这种类型的借款小组其组员在现实生活中的社交圈可能就有一定交集,线上违约也会带来线下社交圈的压力。此外,加入这类小组的借款人更容易获得有相似身份的投资者的资金支持。

借款小组的违约率真的更低?

答案竟然是否定的。无论借款人是否加入了借款小组、借款申请是否获得了组长推荐或投资,其违约率并不低于没有加入借款小组的借款人—甚至更高。换言之,投资者把资金以更低的利率投向了加入借款小组,却没有得到风险更低的债权。

为什么这些借款人没有像投资者预期的那样有着更低的违约风险呢?有以下2个原因:(1)由于收集组员信息和进行后续监督的成本过高,借款小组的组长没有能力起到应有的筛查职能。Prosper上的借款小组平均规模为1799人,而且不存在强联系。对如此大规模的陌生群体进行审查监督,凭借个人力量很难实现。两位学者发现,如果借款小组的规模小于100人、或者借款小组是基于现实生活中的社交圈所成立的(如校友圈或者宗教圈),其小组成员的违约率的确会更低。

(2)借款小组组长在组员成功募资时将获得12美元的奖励,这种错误激励削弱了组长应尽的审查职能。奖励制度本身是为了激励组长去指导组员借款并进行后续监督。但是,在真金白银的诱惑下,组长显然选择了罔顾借款申请的质量,更可能地促进交易成功。基于此,Prosper在2007年12月取消了组长奖励制度,小组组员的违约率也得以好转。

借款小组到底怎么使?

为什么格莱珉银行的借款小组有效地降低了借款人的违约率,而Prosper的借款小组却没有呢?二者最大的区别是格莱珉银行的借款小组组员在线下生活中存在着实际联系,且每个组员对其他人的违约都有连带担保责任。而Prosper借款小组的组员之间仅仅是网上的社交联系,且不存在过多的经济利益关联。这种差异导致了借款小组在监督成本和监管动力两方面都的巨大差异。

社交元素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各类互联网金融平台上,这个研究却告诉我们,不要过高估计社交因素的实际作用–线上的归线上,真正发挥作用的还是来自线下的实际接触、以及经济利益的关联。无论是商业银行、小额贷款公司或者P2P网站,任何从事资金借贷业务的平台,要想利用借款人的社交关系对借款人的还款过程进行监督,还是应该评估社交关系的紧密程度并提供合适的激励。

【作者感谢北京市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14GA018)“互联网金融创新的监管体系研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