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和担保公司之间的扭曲利益链

未央网

河北融投危机爆发,P2P平台首当其冲受到冲击。

4月13日,受河北融投波及,国内排名靠前的P2P平台积木盒子不得不站出来公开回应投资人的担忧及质疑。河北融投推荐项目在贷余额仍有5.25亿元,其风险可控,投资人收益不会受损。

4月17日,积木盒子相关负责人表示,春节前夕,平台对这些项目进行了贷后审查,截至目前,这些项目运营正常。4月15日,有两家企业正常回款共4000万元。

尽管如此,多名研究人士认为,P2P平台与担保公司合作属于孽缘,河北融投将成为P2P平台倒闭潮的导火索。

事实上,积木盒子曾与湖北、河北、山东等多省市国有担保公司合作,如今,这些曾是无数P2P平台梦寐以求的担保机构,正从积木盒子的官网中消失。

据调查,P2P平台出于增信和风险分担考虑,担保公司为了担保费及转移逾期债权,使得双方友好地走到了一起,形成了投资人—平台—担保公司—借款人的利益链。

金融专家认为,这一缺乏监管的利益链条不乏扭曲之处,恰似未套缰绳的野马,随时可能冲下悬崖。

P2P官网撤下多家担保公司名单

“4月15日,有两家企业共回款4000万元。”4月17日,积木盒子相关负责人一再声明,河北融投事件对平台的影响并不大。

作为国内排名靠前的互联网金融公司,积木盒子与山东、湖北、河北等全国多家国有担保公司牵手。而与河北融投展开实质性合作,始于去年7月。此次被河北融投危机拖下水的在贷余额5.25亿元。

网贷风险评估机构贷出去数据统计,积木盒子由河北融投担保的标的共计193个,借款总额为58500万元,还款总额是63701万元。其中,截至本月底还款中的标的177个,借款总额52500万元,待还本息共54422万元。贷出去方面表示,积木盒子由河北融投推荐的借款项目待收相对较分散,还款周期较长,在一定程度上减小还款压力。但截至上月底,积木盒子的保证金为7478.65万元,而4月待收金额13255万元,7月待收金额12289万元,都超过1亿元。是否能够按期还款对积木盒子将是个不小的考验。

据了解,河北融投危机出现后,不少通过积木盒子投资的借款人致电询问。积木盒子上述负责人表示,平台在第一时间对所有在贷项目进行了贷后审查,春节前后完成的新一轮贷后审查确认,项目均属正常经营,目前无一家企业的征信报告显示逾期。

4月12日,积木盒子创始人、CEO董骏在其官网发布了一份名为《让积木的归积木》公告,称河北融投推荐的项目在上线前,都经过了积木盒子风控团队严格独立尽调和审核,从没有去简单依赖合作渠道的增信。公告还声明,整个风险仍在可控范围之内,平台有能力确保投资人的利益不会受到任何损害。该公告在投资人圈不断刷屏,得到大部分人的支持和理解。尽管如此,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河北融投的出事,严重影响了和其合作的网贷平台的公信力且大大提高了在贷项目的风险。

积木盒子相关人士还谈到,目前,积木盒子推出了一项保障投资人权益。即设立逾期债权收购储备资金1亿元,存放在建设银行,一旦项目违约,积木盒子即可动用这笔钱限行垫付。该权益引入了专业的第三方机构和部分融资人资金收购不良项目债权,由第三方公司追讨项目债权。

目前,虽然积木盒子并未回应未来与担保公司是否会继续合作,但发现,其官网上已经撤下与其合作的多家担保公司名单。

担保公司与网贷平台扭曲利益链

担保公司危机为何会牵连P2P平台,调查发现,二者之间存在一条利益链。

“监管层曾多次发声,要求平台不能自我担保。”网贷之家一负责人说,为了提高投资者对平台的信心,平台需要为投资人项目进行担保,于是,担保公司尤其是国有担保公司成了平台梦寐以求的合作对象。一方面担保公司拥有国家认可的担保资质,可大大提高平台本身的信用,即增信。另一方面由担保公司为平台兜底,增强平台抗风险能力。

网贷之家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中国P2P行业累计成交量已突破5000亿元,贷款待收余额也增加至1518.03亿元。与将投资人的资金募集起来相比,能否实现到期还本付息,更加考验平台的风险控制、贷后管理等综合能力。通过和担保、小贷等传统金融机构合作模式,能在一定程度上起到增信、分散风险作用。

零壹财经研究总监李耀东告诉谈到,平台要求担保公司为其项目担保,需支付一定比例的担保费,一般为担保额的1.5%至3%之间,依据担保项目的保额以及风险程度而浮动。

此外,平台尤其是一些新平台,为了快速抢占市场份额提高平台交易量,就需要上线大量项目,于是就将借款端直接交给了具备一定资源的担保公司。实际上,不少担保公司手中掌握着大量急需融资的项目,而这些项目是难以从银行获得贷款的,要么体量小或不符合银行信贷方向,要么风险度偏高。反过来,担保公司看中平台掌握的大量投资人手中的闲散资金,依靠平台为手中的项目融资。

不过,据调查,如此一来,平台的发言权就小了很多,平台本身成了担保公司的理财通道,只是将担保公司提供的项目(债权)通过平台的互联网进行证券化。其间,平台坐收利差,一般情况下,规模较大的平台付给担保公司不低于15%,新平台则高达20%,平台自身收益甚微。

李耀东认为,在这种情况下的交易,平台存在三大问题。其一,平台将担保公司提供的债权卖给投资人,由担保公司进行兜底,一旦担保公司失去兜底能力,平台就会惹火烧身。其二,平台赚取利差是少量的,这个利差并不是稳定性收益而是风险性收益,如果担保公司失去兜底能力,这个风险性收益没有能力垫付。其三,担保公司赚取了担保费的同时还赚取了高额利差,于企业而言,融资成本不仅未降低反而会抬高,在经济增速减缓大背景下,借款企业是否有能力还款也是个问题,这也将加剧待收风险。

一不愿透露姓名的国资背景平台CEO总结称,P2P平台与担保公司合作主要有两种模式,一种是平台有项目,尽调完成后,出于增信和分散风险考量,上线之前拉担保公司做担保。另一种是担保公司推荐项目,交给平台。有的平台出于对担保公司的信任,不进行尽调,见到保函就将项目上线,直接融资。而一些风控体系完善、风格谨慎的平台,按照平台自身的风控体系要求,对项目进行尽调筛选,达到标准再上线。

危机或成平台倒闭导火索

在李耀东看来,河北融投危机爆发并不奇怪,这源于国内担保行业属于不太合理的行业。担保公司的收益与风险严重不匹配,收取2—3%担保费却要承担百分之百的风险,一旦担保的项目发生逾期,就要全额赔付,这对担保行业而言也是不公平的。

事实上,担保公司属于高风险行业。近几年,几乎每年都有一二家担保公司出现坏账而亏损甚至是停业倒闭。除了此次陷入危机的河北融投外,去年,先后有上海、四川、广东等地担保公司爆发危机。

一名从担保行业转投互联网金融的人士认为,担保公司在经济体中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位置。担保公司主要为不能从银行获取贷款的企业提供担保,除了风险与收益不匹配外,能担保多少资金也都是由合作银行给出的授信额度决定的,处于非常被动的地位。此外,一些国有担保公司还承担着部分风险高的来自行政性指令的担保。

针对平台与担保公司的牵手,一名不愿具名的金融专家表示,二者之间形成的利益链是扭曲的,更缺少监管这一非常重要的一环,如同未套缰绳的野马,随时可能冲下悬崖。

这名专家称,据其了解,在平台合作中,不少担保公司将原本已经发生的银行逾期的债权全部转让到了P2P平台身上,有不少企业借款到期没钱还,担保公司打的就是缓解时间压力的算盘。这一利益链条上,风险随时爆发,必将从无力兜底的担保公司传导至平台。

事实上,很多平台缺少的不是投资人,而是项目。据调查,不少平台一周只有一两个项目上线,根本无法做大成交量。苦于此,平台纷纷与担保公司、小贷公司合作,有的甚至拉银行内部人士入伙。病急乱投医,不少风险偏高的项目被搬到了线上。

网贷之家一名负责人也赞同上述专家观点,他认为平台与担保公司的合作,最大的问题在于缺乏监管,导致一些风险偏高的甚至是国家要求淘汰的项目都从中融资了。

据了解,担保行业在监管上几乎面临真空,担保行业种种违规,也给自身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一担保公司员工透露,如今的担保行业,收益偏低的担保已不属于主业了,公司利用手中掌握的大量项目,与P2P、私募基金等合作,变相进行放贷,从中获取远高于担保费的收益。而其中,几乎一半的资金流向了地产行业。

P2P与担保行业之间的孽缘已经产生,河北融投危机将会给这一利益链带来哪些改变?

据了解,不少平台对担保公司的选择更谨慎了,对担保公司推荐的项目不再仅凭担保函就上线了。不过,在李耀东看来,融资担保行业尚未发生改变,监管依然是空白,而平台要想健康发展,切断与之合作的利益链显得尤为重要。否则,河北融投引发的将是整个网贷行业的倒闭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