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金融的冲击与诱惑:金融从业者“国退民进”

未央网

银行业高管“国退民进”

除了金融监管者的弃政从商,越来越多的国有银行从业者亦转投民营银行和新型金融机构。银行人才择业的这种新变化,折射的正是银行牌照渐次放开、民营银行破冰和互联网金融异军突起的时代新动态。

“世界那么大,我想出去看看。”近日,这封被称作“最有情怀”的辞职信火爆网络。在低调谨慎的中国银行业,虽然没有这么煽情的辞职信,却有一批高管和中层从业者,从监管部门和国有银行辞职,实践着奔向市场“出去看看”的梦想。

近期确认的消息是,中国银监会创新部副主任杨晓军拟任上海陆金所副董事长的消息,此前央行上海总部原副主任凌涛则出任华瑞银行董事长。而在更早之前,亦有银监会系统的局级官员转身下海,跨界出任保险公司核心层的重要职业变动。

除了金融监管者的弃政从商,越来越多的国有银行中高层,亦脱下“国字队衣”,转投民营银行和新金融机构。银行人才择业的这种新变化,折射的正是银行牌照渐次放开、民营银行破冰和互联网金融异军突起的时代新动态。

中国金融业活力得以释放,这在微观上的体现就是人才的流向市场。多位银行跳槽人士皆表示,金融领域这种“国退民进”的职业选择,正是“顺应了时代的新变化”。

虽然民间金融传统银行界敞开胸怀,并非所有的银行人士都能各得其所。对于投身于新金融的传统金融机构的人才来说,也有一批人“水土不服”。在民生财富投资管理公司副总裁李群看来,P2P、财富管理和互联网金融等新金融行业属于复合型行业,对于金融人才的要求更高,很多传统金融机构的人水土其实并不能适合需要。

跳槽的风潮中,有更多的人选择坚守在传统金融机构。这些金融机构面对一波又一波离去的身影,以及来自民间金融的新进入者,也在谋求转型和创新。无论是员工持股计划,还是绩效政策的倾斜,能否留住人才成为一个新的发展挑战。

“国字队员”转会潮起

近日,一则关于银监会创新部副主任杨晓军拟任陆金所副董事长、党委书记的消息,引发业内关注。40岁的杨晓军曾在银、证两大监管部门工作,曾是证监会最年轻的处长之一和银监会最年轻的副局长之一。他先后任证监会市场监管部交易监控处主任科员,四川省绵阳市政府副秘书长,证监会基金监管部三处副处长、二处处长。2009年调至银监会创新部。

杨晓军任职银监会创新部期间,参与制定了多项规范银行理财业务的政策,包括2013年规范银行理财非标资产的“8号文”。2014年初,P2P监管权划归银监会,属于杨晓军所在的创新部的监管范围。

从P2P机构的监管者摇身变为P2P机构的管理者,杨晓军的这一职业选择,被诸业内人士认为这是他对这个行业发展前景的预判。一位新金融机构负责人评价,杨晓军为P2P行业做了个人“背书”。

同样看好陆金所的监管部门官员,还包括来自央行上海总部研究部的范如倩,她早先已出任陆金所公共事务部总经理。不过,陆金所既有新加盟者,亦有挥别者,陆金所总经理叶朋转投平安旗下的新平台—平安众筹,出任董事长。

央行上海总部原副主任凌涛的选择则是民营银行。在已届退休年龄之际,凌涛出任华瑞银行董事长。此前有消息称,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周金黄有望出任华瑞银行副行长。

华瑞银行是首批试点的民营银行之一,在上海自贸区内发起设立,今年1月获批试营业。该行的定位是具有上海特点和自贸试验区特色,主要服务自贸区内的小微企业

首批民营银行试点银行,俨然“金融人才挖掘机”,到处招兵买马,国字号背景下的传统银行,无疑成为主要的发掘地,总行中层和基层行管理者成为被“挖脚”的主力。比如,华瑞银行行长朱韬之前任中行上海分行行长助理。副行长孙文英此前是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副总经理。即将完成筹建的温州民商银行,将工行浙江省分行原副行长兼温州分行行长侯念东收入麾下,拟任行长。落户在天津自贸区的天津金城银行,则找来原建行天津分行原行长高德高拟任董事长,原中信银行上海分行原行长吴小平拟任行长。

已经开业的微众银行,除了在新金融和IT领域招兵买马,还收罗了一批来自监管层和传统金融机构的人才,涵盖了央行和银监系统,以及银行、保险等行业。央行深圳支行支付结算处原处长万军、深圳银监局政策法规处原处长秦辉以及兴业银行同业业务部总经理郑新林便被提拔为微众银行副行长。

互联网金融领域,也正成为传统金融人才洼地。3月24日,万达互联网金融服务(上海)有限公司在上海浦东注册成立,负责人是万达集团高级副总裁王贵亚,一年前,他的身份是建设银行投资理财总监兼投资银行部总经理。招行零售网络银行部总经理胡滔,则加盟蚂蚁金服任副总裁。

今年以来,一些地方金融办的官员弃政从“商”,加盟银行。比如,上海市金融办地方金融管理处副处长许慧敏任华瑞银行董事会秘书。阿里网商银行行长俞胜法此前是杭州市金融办党组书记、副主任。陕西省金融办副主任滕西鹏拟任筹建中的秦农银行监事长,中原银行董事长窦荣兴此前的身份是河南省人民政府金融服务办公室副主任。

这些来自地方政府部门的人士也并非银行门外汉。窦荣兴历任招商银行郑州分行副行长、中信银行郑州分行行长、中信银行总行批发业务总监兼公司银行部总经理等职,俞胜法曾任杭州银行副董事长、行长。

未来可能还将出现一波银行人才跨界潮,目前建行系保险公司建信人寿、工行系保险公司工银安盛人寿正在筹建保险资产管理公司,交行系保险公司交银康联人寿亦有此计划,这都有可能成为股东方银行从业者跳槽的新去处。事实上,此前亦有银行监管部门官员转身出任保险公司高管的例子。

国有银行人才流动加速

金融是百业之首,银行则是金融之首。曾经居于金融垄断地位的国有银行,几乎汇集了金融领域最好最多的精英人才,也由此成为金融业的“黄埔军校”。

事实上,以上列举的高管,几乎都有来自各种层级的国有银行的工作经验。正是在国有银行所积累的经验和专业能力,成为其职业履历不断提升的资本。而国有银行讲究论资排辈,上升通道固定而有限,每上升一个行级梯度,难度不亚于登天梯。

“国有银行的职业天花板是清清楚楚看得见的,特别是对于基层和中层干部。”民生财富投资管理公司副总裁李群表示。“国有银行的岗位设置都是固定的,一个萝卜一个坑,只有萝卜走了,才能腾出坑来。”一位来自国有银行的爱钱帮业务总监如是形容。

应届毕业生进入银行通常是从柜员做起,继而是大堂经理,然后依照能力、人脉关系和岗位空缺等情况,安排到其他岗位,成为客户经理等,仅这个过程,至少需要三年左右。通常30岁之前,基本上还是大头兵。

李群最初的职业生涯亦开始于国有银行基层。他回忆说,当年他在建行基层工作时,最大的梦想是30多岁时成为支行行长。这个梦想最终实现了,但却是在他离开建行,跳槽到民生银行之后。

通过跳槽过渡职业瓶颈,缩短奋斗年限,成为很多不甘在论资排辈的职级通道里熬资历的国有银行基层干部的不二选择。以往只能在体制内终老的国有银行基层员工,期冀通过跳槽改变既定的命运轨迹。

随着民生银行、招商银行等体制更加灵活的股份制商业银行的崛起和机构网点扩张,国有银行的各级人才有了更多职业选择。

多位受访的银行地方分支机构人士表示,当地股份制银行中高层多来自国有银行,职级普遍比跳槽前有所提升。一位华夏银行东部地区二级分行部门负责人表示,自己在国有银行干了20年,才熬到业务主管,跳槽到华夏银行之后,实现了到部门总经理的飞跃。

与国有银行相比,股份制银行的机制更灵活,创新能力较强,对于员工的能力提升有很大的促进。李群回忆,自己原来在建行的时候积累了一定的银行基层管理经验和金融基础,但加盟民生银行之后,其个人能力、业务视野以及收入才真正获得飞跃。“民生的创新基因很强,机制很锻炼人。”

除了略显固化的升迁机制,国有银行一些传统优势也在竞争中有所削减,“躺着赚钱”的舒服日子一去不返。近年来,国有银行也在谋求向“大零售”战略转型,基层机构向零售业务下沉。

昔日国有银行面对的主要是有求而来的对公客户,如今却要放下身段,深入社区面对居民开展业务。日复一日面对琐碎而繁重的零售业务和相对低端的零售客户,国有银行员工的职业优越感也在渐次消退。李群透露,他与银行以前的同事和朋友交流,一个明显的感觉是他们的锐气少了,缺少以往那种“没有我谈不下来的客房”的自信。

一些从业者认为,在国有银行难以体现个人价值,转换跑道,从体制内跳出来,找到更能证明自己的领域和行业,则成为很多国有银行基层员工跳槽的动因。不过,一位国有银行区支行前主管表示,国有银行员工跳槽有一定的年龄段特点,通常30岁之前的人一般会选择可以预见的、稳定一些的传统金融机构。工作经验五年以上的人,可能会考虑去更具挑战性和发展空间的互联网金融等新金融领域。

李群认为,虽然从国有银行出来的人越来越多,短期看对国有银行产生不小的冲击,但在其体制之下,人没有什么不可替代性,岗位设置是固定的,会不断有“新鲜血液”进来。在他看来,离职潮不会对其体制有什么实质撼动。

不过,国有银行的一个优点是工作稳定。一位建行二级分行风控部门业务主管,就是看中了国有银行的这种安稳,婉拒了当地几家股份制商业银行伸过来的橄榄枝,选择在具有可预见性的职业轨道上继续前行。虽然目前仍升职无望,但“慢慢熬,总会排到我的”。

薪酬改革与市场化较量

国有银行高管和中层跳槽频生,被市场一度解读为与央企“限薪令”有关,其实并不尽然。根据今年1月1日起实施的《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央企、国有金融企业主要负责人的薪酬将削减到现有薪酬的30%左右,削减后年薪不能超过60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中行行长陈四清年薪为108万元;农行行长张云107.15万元;工行行长易会满为108.9万元;建行行长张建国税前薪酬合计113.2万元;交行行长彭纯税前薪酬合计100.76万元。按此估算,执行限薪令之后,五大国有行高层的收入将削减四成。

中国各国有银行的薪酬结构分为固定薪酬、绩效奖金和员工福利,银行董事会一般设有薪酬委员会,每年都会根据当年经营重点的不同,对各项考核指标的设置和权重予以调整。根据《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央企主要负责人薪酬,由原来的基本年薪的构成,变为由基本薪酬、绩效年薪和任期激励三部分组成,且薪酬总水平直接与企业的绩效挂钩。

今年以来,跟随限薪令而来的是银行中高层降薪潮。有报道称,浦发银行进行总行层面全口径降薪20%。一位浦发行部门负责人表示,浦发行的薪酬发放是年底发一部分,春节前发另一部分奖金,还有一部分在未来12个月逐步发完。“大家拿到的前两部分收入确实是少了,但是不是20%还不好说,因为每年有A、B、C、D四个绩效考核标准,每一个人的考核结果都不一样。”

部分薪酬延期支付,则是根据银监会《商业银行稳健薪酬监管指引》的规定:商业银行高级管理人员以及对风险有重要影响岗位上的员工,其绩效薪酬的40%以上应采取延期支付的方式,且延期支付期限一般不少于3年,其中主要高级管理人员绩效薪酬的延期支付比例应高于50%,有条件的应争取达到60%。

中信银行2014年报披露,该行中高级管理人员的绩效奖金实行延期支付,其中高管涉及的2014年度延期支付薪酬为126.99万元。平安银行2014年报亦称,其高管的部分绩效薪酬延期支付期限为3年。

一直以来,国有银行高管薪酬与股份制银行的差距很大。根据已公开的资料,2014年中国银行业各行长薪酬前三位的平安银行、招商银行和民生银行,行长年薪分别是835万元、475万元和450万元,是国有银行行长年薪的4倍-8倍。股份制银行之间高管的薪酬亦各有参差。总体而言,民生银行、平安银行的薪酬主要随业绩浮动明显,而招行、中信的薪酬相对稳定。

在基层机构,各行的薪酬亦差别明显。以河南省综合型网点支行行长的年薪为例,建行为30万-40万元、浦发银行180万元、中信银行160万元、民生银行约120万元、兴业银行100万元,国有行远低于股份制银行。对于最基层的柜员,建行年薪为5万元左右,民生银行8万元,中信银行超过8万元。

人才是企业发展的核心竞争力,在金融人才不断流失、竞争日趋激烈的形势下,国有银行也在探索薪酬改革,逐步减少管理层和基层员工的薪酬差距。虽然高管收入今后将受制于“限薪令”,收入将大幅缩水,优秀基层员工的收入在未来却将有所提高。

为了挽留不断流失的员工,增加一线的业务竞争力,国有银行正在提高基层员工薪酬,增加其补贴项目。比如,中行在2014年报中称,为其基层网点员工增加了专项补贴、同工同酬补贴和薪酬竞争力补贴等收入项目。一位建行东部地区二级分行人士透露,该行员工薪酬中,岗位和业绩挂钩的绩效系数今年将提高。在该人士年来,如果再不增加基层员工收入,离职的人将更多。“不给发展空间,再不增加收入,那谁还愿意留下?”

股份制银行的高收入虽然让人艳羡,但与之对应的是高强度工作压力。曾经大量吸纳了国有银行人才的股份制银行,如今也面临一波又一波跳槽风。不过,投奔容易别亦难,一位民生银行前中层透露,近年来民生银行的小微贷款清收的考核压力很大,有些人不想做了,但离开并不容易,必须清收完所负责的不良贷款才能离职。特别是对于有了一定的职务的人,“不是想走就能走,而是想走走不了”。

据了解,不少股份制银行实行对信贷不良资产责任人经济处罚制度,按不良信贷资产的类别,根据业务余额,对客户经理、风险经理、部门经理、信贷审批责任人、单位分管负责人以及单位主要负责人,按不同的系数按季扣发绩效收入。

新金融的冲击与诱惑

从传统银行机构“逃离”的银行员工,一个新的去处是财富管理、P2P、互联网金融等为代表的新金融领域。

2013年被确立为互联网金融元年,经过近两年的发展,已成为热门的职业选择。前程无忧发布的《2015离职与调薪调研报告》显示,北京是互联网金融相关行业的首要热门城市。

除了直接跳槽到新金融行业,一些传统金融机构的人士则选择在这一领域创业。今年3月,互联网个人综合理财平台小马金融信息服务公司上线,其牵头人张诚便来自包商银行,此前他负责包商银行旗下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小马bank团队。去年底,张诚率约10个小马bank团队员工自行创业。去年4月上线的互联网金融综合服务平台爱钱帮,其CEO则来自国开金融,曾在金融投资有十余年工作经验。

李群认为,互联网对金融领域的切入非常强势,带来的是革命性的变化,而不只是渠道或平台的改变。在这样的时势之下,“事业合伙人当立,这比在银行当职业经理人更能真正体现个人价值的实现”。在他看来,金融从业者到了改变的时候。

并非国有银行的人都适合在新金融领域打拼。与体制内银行相比,互联网金融、第三方财富管理、P2P和私募等新金融属于复合型行业,对人才的要求更高一些。一位爱钱帮的业务总监表示,很多来自传统金融机构的人,大部分只懂基本的金融知识和具体的银行业务,对于更加面向市场的P2P的营销、产品设计等岗位,“还真不一定干得了”。

不过,高净值客户的财富管理需要更专业和全面的知识体系。李群表示,公司此前招收过很多支行行长、部门经理等传统银行中层,但很多人被淘汰。

随着各路人才涌进新金融领域,竞争加剧也不可避免地带来人力成本的上升。猎聘网招聘信息显示,上海某已筹备上市的互联网金融公司金融合作部银行合作总监, 职位年薪50万-80万元。某大型互联网金融公司高级法律专家职位年薪40万-70万元,上海某网络金融平台市场部银行合作高级经理亦开出25万-35万元的加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