漏网之余:上海的互联网公司还有希望吗?

未央网

搜尽百度,望京东,新腾阿里终归酷

携领九城,立沪江,大唐盛土易从前

(注:上句含搜狐、百度、京东、新浪、腾讯、阿里、优酷;下句含携程、九城、沪江网、大众点评、亿唐、盛大、土豆、易趣、前程无忧)

卷头两句,罗列了中国互联网巨头们与上海土生土长的互联网公司。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来,上海的互联网行业没落的论调引发了前后几任市长心头之痛。互联网+的蓬勃兴起也让上海各界对此议论不已,相关部门也如坐针。

其实,引发”上海互联网没落”之辩的深层原因,首要在于上海的传统行业发展速度显著下降,外资引入的速度放缓,上海经济所依赖的发动机老化熄火了。另一原因则与时常引发”上海与上海人”之辩的原因颇为类似,那就是上海以往过于鹤立鸡群了。当年凭借开埠之先的优势,引领中国百年先进的上海,居然在互联网大潮中失落了BAT这样的巨无霸,着实让疲于追赶的各地长舒一口气,风水轮流转,曾经的上海制造从辉煌到没落,到如今互联网时代的上海企业总体不彰,超越了上海有时候比超越自己更令人欣慰!

然而,上海的互联网真的那么不堪吗?

上海,从来都是IT互联网行业的前沿。

1985年,我作为上海的小学生之一就有幸赶上了第一波计算机浪潮,在少年宫开始学习敲击键盘,用”基本”(basic)语言编写着小程序,用第一代苹果电脑尝试着探寻神秘的0-1世界。

1995年,上海品牌”东海电脑”作为国内领先的个人电脑生产商,以奔腾90为核心,开始量产家庭用个人电脑,普及进入消费者市场。清晰记得,第一次去南京路东海电脑公司领取电脑的时候,一位头发花白的女性首席工程师在演示电脑功能的同时,就向我清晰描绘了未来在电脑上勾绘三维图像及刚刚出现不久的网络连接世界的美妙蓝图,那时候电信提供的网速是14.4k。

曾几何时,亿唐、易趣、ebid,风起云涌,笑傲全国;

再想当年,不断涌现的盛大、九城,跨出国门,开互联网娱乐风气之先;

扼腕今日,携程、大众点评、前程无忧等互联网垂直领域的翘楚,也难免风光不再;

成王败寇从来是,卧薪尝胆未可知!上海大可不必自怜、自弃,看看各地引以为豪的互联网巨头生存之初,自会释然,重新燃起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之豪情!

百度,一直强调技术为先,然而并没有得到业界普遍尊重。google被迫离开中国之后,我还一度不放弃google.com.hk的搜索服务,因为实在无法从”脏、乱、差”的百度搜索结果中体会互联网提升效率的快感,最后只能借助”知乎”、”天涯”等人民群众的智慧去寻求”干净、专业”的答案,而这本该是百度的历史使命。当”深谙国情”的百度在国内排除了异己,”一枝独秀”之后,竞价排名的惟利是图更甚,让付出无数金钱的创业公司折戟在日益高涨的百度流量费用中,稍有知名度的互联网公司则很快迷失在无数李鬼网站不惜代价的关键字购买费用里。可以说,百度成于帝都,是政治正确的胜利,不仅略输文采,而且稍逊风骚!这样的公司,不在上海也罢。

阿里,百折不挠,令人钦佩。屡屡受挫之后,终于受惠于浙江民营小微企业的巨大活力,国退民进后爆发出巨量的商品制造能力,义乌、温州为阿里淘宝贡献了海量客户。立足于”中国仿造”的阿里,解决了支付信用机制问题之后,百尺竿头,一日千里。马总的个人风采也的确让人心折。上海虽然曾经是阿里的首选,上海长宁区曾经也给过阿里积极的扶持与支持。然而,商务成本的高涨逼走了阿里,工商局的敬业精神吓走了阿里。直至今日,工商局对于上海电商企业要求开具经营发票的做法及积极打击假货的国际大都市风范,让上海的电商输在了起跑线上。阿里成于杭州,是”放任的胜利”,是英雄不问出处的草莽逆袭的经典,但问:以魔都洁身自好的品格,可否放弃底线,让小二横行?阿里不在上海,是格调的不容,是喝咖啡的老克勒的不屑。

腾讯,初始格局也远非宏大,当年100万美金求卖身不得,唯有咬牙坚持。在模仿中创新是其制胜法宝。ICQ缺乏离线消息功能,QQ发现了;免费赢得客户,让屌丝为了面子买皮肤,他又赢了……积跬步而至千里,腾讯胜在细节,成于游戏!虚拟世界中创造了海量的GDP,如果给微众银行发行虚拟货币的授权,他会瞬间成为虚拟银行之霸,阿里网商银行即便凭借支付宝也难以抗衡。腾讯的胜利是人才的胜利,深圳的一句:”来了就是深圳人”的口号温暖贴心,引四面八方优才涌入,即便没有腾讯,也会有伟大的互联网公司诞生。这种胜利才是上海可以学,也应该学的典范。除了互联网公司,深圳的华为、比亚迪、招商银行平安集团,在IT、新能源汽车、零售银行互联网金融领域各自独占鳌头,除了受益于广东放眼望世界的两百年风云际会,也在于其特立独行,自成一域。在这一点上,恰恰是上海的软肋,望之兴叹犹不及!

再观上海在互联网行业主流商业模式中的比较劣势:

门户网站,政治敏感,唯近帝都;

电商网站,人才难济,商家或缺;

游戏网站,一时兴盛,没落也忽;

时至今日,恰逢蓬勃兴起的互联网金融才是上海不可多得的网络创业十年机遇。上海金融人才的高质,金融产品的丰富,金融机构的国际化,足以傲视群雄,与帝都相比也不遑多让。规范、自制的人文环境,在需要时间检验,考验持久力的各类金融创新模式中,更能显现优势。单纯追求互联网极致速度的思路在互联网金融创业过程中往往迅速蕴含风险,功亏一篑。

重整上海互联网行业的雄风,当立足于搬走三座大山!

一、人才流失

去哪儿的庄辰超,新浪的曹国伟,都是上海人,但都去了北京创业。大致猜想,是因为北京的包容大气让各地精英感觉宾至如归;北京的近水楼台,让各型互联网公司冠盖云集。在北京,经常可见呼朋唤友,浅饮酣酌,酒桌上的头脑风暴很容易让创业者脑洞大开,当然前提是在皇城根下看住手机。各部委耳提面命,资源集中,让创业企业如鱼得水。同时,深圳的亲和平等的工作氛围,杭州的阿里辐射效应都使得人才有了留下的足够理由。

互联网公司的轻资产特性使得人才争夺日趋白热化。但是,上海缺乏人才招、用、留的整体环境营造,使得大上海难以凝聚人才高地的示范效应,人才生活的温情氛围极度缺失。

上海的外语优势与规范的市场机制,其实更适合海归及受雇人才。创业型人才长时间被政府忽视,被主流媒体遗忘。成功创业的形象没有成为上海家庭的楷模与样本,大公司的体面职位和高档写字楼出入的自豪感掩盖了创业的激情与搏击的顽强精神,创业精气神的缺失,使得上海人关注的是一时一地的得失,而不是一代一路的意义,社会舆论的漠视,使得在上海创业不让人兴奋和骄傲。

建言改善的措施在于:

1.建立招聘的专业统一平台人才信息充分共享,政府搭台;

2.政府补贴的透明高效运用,以人为本,鼓励人才进入创业公司,补贴到人而不是所谓的项目和公司;

3.生活细节的关爱及人文环境的营造,积极引入类似U+之类关注创业人才的新型公寓管理形式,为创业人才打造温馨的居住环境和合理成本的娱乐交流场地及产品,留住人心!其重要性要高于单一园区的打造和流于形式的人事政策

二、商务及生活成本

上海的平均写字楼成本在一线城市中并不贵,所缺乏的是创业初期的温床。北京有几十万一顿的饕餮盛筵,也有几元钱足以果腹的美味小吃;有天价惊人的豪宅,也有拥挤实惠的群租;有CBD奢华的写字楼,也有中关村温馨的车库咖啡。富豪有销金窝,北漂有栖身窟。关键是,物质上的多样选择,使得草根得以顽强生存;精神上的归属与认同,给予底层人民以希望和梦想,支撑着最优秀的潜力人才坚持、隐忍,其中孕育了巨大的创业张力。宏大的体制架构下,留下无数创新生存的缝隙。而上海在一贯精致规范的管理下,被忽略的死角则很少。

仅以地铁票价和停车费用为例,地铁票上海早就超越五元大关,北京长时间在两元徘徊;上海出现每小时60元的停车费笑傲江湖时,北京还随处可见两元随便停的侠客行路边停车场。如果再去对比汽车车牌铁皮的价格,更是天上与人间的差距。

相比之下,只要放下身段,北京永远有你一席之地;上海的咖啡文化,只让小资情调普惠人心,很容易同化各地精英。在上海工作久了,喝咖啡,穿名牌,做指甲几乎潜移默化地改变人的消费习惯,生活成本在不知不觉中水涨船高。缺乏北京周边便宜的自然景观消费,上海的娱乐与休闲几乎都是钱堆出来的。尤其是上海姑娘约会时对于一顿法式大餐的合理渴望,也屡屡让外地小伙穷半月之薪资努力营造浪漫氛围,这样的隐性生活成本也成为很多新上海人的隐痛。举世闻名的上海丈母娘气场强大,对女婿所提出的”合理置业要求”,甚至可以让很多洋人臣服,导致房价坚挺让世界人才气短!

建言上海政府,充分集聚轨道周边统一打造的人性化公寓,如果能吸引十万优秀工程师,上海何愁互联网不兴?为创业企业的早期员工加大力度免税及提高社会保障,对于高科技和技术型企业,改变政府补贴模式,减少补贴企业,转向增加政府设立的破产隔离劳动保障基金,为员工加入初创企业解除后顾之忧。

三、政府高压

众所周知的原因,上海这些年如履薄冰,难免畏首畏尾。在任何城市创业,首先要敢于冒风险,不仅创业者要置之死地而后生,有时各级政府部门也要有点担当,冒一点点风险。早期成功的互联网公司从来不是富二代的高贵基因造就的,向来都是草根无畏探索的九死一生。上海,你真的已经准备好海纳百川,英雄不问出处吗?

不可否认,上海在改革开放三十年里,成功的基因是:”崇洋媚外,抓大放小”。各级官员,眼里看到世界五百强、央企,自会眉开眼笑,接来送往。看到大国企、上市民企也往往另眼相看,予取予求。可是,对于身无长物,空有一腔创业激情的小公司则多数仅报以善意的微笑,有时甚至连笑脸也欠奉。

国际化大都市的格局限制了上海创新创业的自由氛围,谁能轻言放弃寡头垄断的巨大市场利基,而转向注意千万富有活力但难免惹是生非的小型创业企业?上海的”大格局、大企业、大政府”挤压了”小创新、小公司、小发展”的空间,互联网倡导的自由、平等、分享,被当前上海文化中的保守、歧视、独享所排斥。

当年的上海可不是这样的。

百年前的上海是全世界仅有的两个犹太人冒险的天堂之一,另一个是美国;

百年前的上海,包容并蓄,人文璀璨。梅兰芳、孟小冬驻足不离,阮玲玉、李香兰流连忘返;

百年前的上海,思想前沿,辐射全国,新技术、新潮流层出不穷,是旧中国新思想分享的圣地!

建言上海政府,放松非法定许可类管制,对创新鼓励,对试错包容,必将逐渐重现上海的百年辉煌。京、杭、深你们还别不服,上海在捆住手脚的同时,还能保留互联网创业的火种,已经殊为不易。

此外,缺乏互联网龙头企业也是上海互联网行业一盘散沙的重要原因。尽快树立领军企业,摈弃小富即安思想,构建高屋建瓴的政策环境,努力树立合纵连横的合作格局,埋头十年,创业氛围自然会耳目一新。

生长在上海,又有幸作为互联网公司的创始人,虽处庙堂之高,但行砥砺之艰,爱上海别无选择。愿点融有缘生于斯世,无悔不枉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