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服务:让金融消费更美好

未央网

自从今年3月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互联网+”的概念,“互联网+”风靡大街小巷,成为当下最炙手可热的名词。互联网金融是一个典型的“互联网+”行业,它并非简单的传统金融业务线上化,而是一种新的金融形态,把新型的金融模型、风险管理方法和服务形式嵌入金融业务,显著扩大金融交易的范围、提升效率,形成更广泛的以互联网为基础设施和实现工具的金融发展新形态。这与发改委《关于2014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与2015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草案的报告》中对“互联网+”一词的解释不谋而合。

我国的互联网金融除了根植于互联网创新带来的市场扩大与效率提升,还与金融市场化、自由化的改革举措形成共振。以近期备受关注的股权众筹行业为例,它本身是一项借助于互联网的信息汇集和远程交互优势实现低成本投融资需求对接的业务,但狭窄的退出途径阻碍了这一领域的活力。从2014年开始,多层次资本市场改革方案逐步落实,股权众筹平台则被视为“五板市场”,有望与上层资本市场增强联系,丰富投资退出途径。因此,2014年的股权众筹行业得到快速发展,促成的融资额从2013年的不足2亿元上升到2014年的15亿元以上。在该领域形成的一些投资模式(例如领投人模式)甚至被嫁接入新三板市场。

作为一种结果,互联网金融与金融改革的共振必然导致金融业务的泛化,大量实物资产、现金资产乃至信息/数据资产将被源源不断的转化为金融资产,以间接融资为主的融资方式加速转变为直接融资。与此相适应,我国普通居民以储蓄为主体的超低风险金融资产持有情况必然发生较大变化。近期,存款保险制度的推出意味着“无风险收益”时代的终结,各种理财产品的兴起正是中高风险金融资产不断扩张的表现。

但是,互联网金融带来的金融渠道深度下沉和金融自由化引发的金融资产扩张,也对金融消费尤其是个人金融消费市场提出了新的挑战,其核心是如何在投资理财市场急剧扩大、用户数量长期上升、金融资产泥沙俱下的背景下保护金融消费者的利益,提升消费安全与便利、降低无效投资,避免过度的非理性决策,内容包括:

1、投资人教育。其核心是金融知识教育和风险认知教育,目前这项工作多由传统金融机构承担,仅针对自己发行、销售的产品进行,整体上缺乏中立性与系统性,普遍沦落为产品宣传工具,且其方法仍依赖于传统渠道,涉及面较窄。新兴的互联网金融机构则经常漠视投资人教育,夸大性乃至欺骗性宣传层出不穷,事实上已经导致投资人权益保护问题的恶化。

2、风险辨识与计量。风险管理是金融业务的核心,风险定价则是金融机构核心能力的体现,也必然成为普通投资理财人的决策基础。但在我国长期的“刚性兑付”规则之下,理财产品的风险与收益无法挂钩,导致投资人无论从宏观还是微观角度都缺乏风险辨识与计量能力。刚性兑付一旦被打破,信息不对称程度未同步降低,投资人盲目决策,可能酿成重大不良后果。

3、个性化投资决策。在投资人教育缺失、风险辨识与计量工具匮乏的前提下,投资人一则难以客观度量自身的风险偏好与风险承受能力,二则无法理性分析理财产品的风险、收益匹配度,个性化投资决策便无从谈起。如果投资不能做到个性化,理财服务的竞争便难以差异化,行业极易陷入同质化竞争,相关服务机构则仍沦落为产品销售渠道,无法向投资人提供真正有价值的服务,同样不利于整个金融市场的资金配置效率。

4、消费场景拓展。金融消费体量的扩大除了需要丰富的产品和个性化的服务,更需要不断拓展的消费场景。以未来的金融消费主体90后人群为例,其理财目的一般不在于致富,而在于财务约束下的消费扩张。围绕普通生活消费场景,提升金融消费的可获得性和便利性,将是未来理财产品与服务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目前对普通金融消费者的研究不足、数据积累少,场景化服务能力弱,直接导致了交易成本(主要表现为获客成本)的高企,并最终推升融资成本。

5、投资人监督与维权。金融消费最大的特点是风险后置,在理财产品存续期间,产品发行、管理机构承担着风险管理的职责。除了基本的宏观风险、信用风险,还充斥着操作风险和道德风险,这些风险可能被刻意隐瞒或“夸小”,投资人缺乏监督能力,导致风险可能不断累计,最终产生违约或欺诈。事件发生后,大量小额投资人的合法权益如何得到保护,是与之相伴的另外一个严重问题。

在金融自由化、经济金融化势不可挡、铺面而来的趋势下,以上问题的解决已刻不容缓。作为结果,解决这些问题的努力也必然催生庞大的金融消费前服务市场——为大量新生代投资理财用户提供理财教育、风险计量、财务规划、投资决策、个性化产品设计、法律与维权等方方面面的服务,涉及的行业包括在线教育、电子商务、产品评级、市场调研、数据分析、智能理财、行业研究、知识分享与法律服务等。

考察国外发达金融国家的情况,可以发现上述问题不乏现成的解决方案,但是金融消费前服务市场具有中国独特的内涵,根源于中国居民投资理财以个人散户单打独斗为主、在可以预见的较长时间段(例如10年)内仍然不可能扭转为专业投资或机构投资这一事实,因而需要创新性的解决方案。我们预测:该方案的核心在于“互联网+”,即以互联网为核心,借助于互联网的连接优势和社交能量整合相关服务方,形成金融消费前服务的基础设施。

P2P借贷行业的投资人教育、风险辨识、投资人监督与维权为例,由于该行业缺乏严格监管与自律,平台资质良莠不齐,操作不透明,资产质量难以清晰量化,因此风险高发,欺诈、跑路事件层出不穷。这使得P2P借贷平台不再是投资人教育的第一场所,大量投资人聚集在相关的论坛、QQ群、微信群,借助于社交工具进行自我教育。一些行业研究、法律服务机构和专业投资人也借助于这些社交工具开展服务,对平台的风险情况进行量化评估和揭示。

信息汇集带来的“灵通”消息和专业分析经常可降低P2P借贷产品的信息不对称程度,加强普通投资人对P2P借贷平台的监督。在欺诈、跑路等事件发生前及时进行预警,事件发生后,投资人更可借助这类工具迅速开展维权活动并获得法律机构的支援。还有些投资人服务网站通过“示范基金”展示各种P2P理财产品的风险与收益,帮助投资人根据自己的风险偏好进行理性决策。借助于“互联网+”,P2P借贷的金融消费前服务市场已经渐露雏形,但服务的严谨化、专业化、标准化和深度化程度严重不足,仍亟需加强。

在股权众筹方面,我国部分领先的众筹平台已越过信息对接层面,着力于社群运作,加强创业者、投资者、服务者的社交联系,通过频繁的信息交互和风险评估(例如融资顾问)降低投融资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并通过领投/跟投、投资基金等机制设计理顺风险与收益之间的匹配程度,正在自发形成金融消费前服务市场。

再以智能理财为例,美国的Motif Investing公司于2010年推出了创新性的投资组合服务,它的投资组合被称为Motif。一个Motif包含一组具有相似主题或理念的多支证券,例如云计算移动互联网、3D打印等。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投资理念从平台上选择已有的Motif直接使用,也可修改后使用,更可以创建自己的全新Motif。该平台还引入社交机制,用户可以把自己的Motif分享给好友或者选定的圈子,大家共同对Motif进行讨论和优化。

从2014年开始,Motif的理念被引入中国,一些网站开始提供类似的投资组合服务,这种服务与社交网络相结合,通过“把碎片化的文本信息结构化,形成可操作的交易策略,实现从信息到交易的转化,从而提升信息的有效性和可用性”,或者主打跟随交易的策略,借助于专业投资人的示范,为普通投资者提供可参考的投资信息。由于近期股市的向好,这一模式呈现出巨大的爆发力,业已成为“网络券商”的重要发力体裁。

专注于个人投资用户的美国SigFig可以自动同步用户分散在各个投资账号上的数据,在网站上予以集中展示。通过对这些投资数据进行分析,Sig Fig每周都会自动诊断用户的投资组合,给出个性化的建议,例如:定位收益不佳的投资、推荐收益更高的股票/基金等等。另外,SigFig还提供简洁、易读的图表帮助用户评估风险、比较收益。SigFig所做的就是一般投资顾问要做的事情,但是它完全依靠算法,而且对个人用户完全免费。

同样,在日常消费理财方面,美国的Mint把用户的多个账户信息(例如支票、储蓄、投资和退休金等)全部与用户账户连接起来,自动更新用户的财务信息并自动把各种收支信息划归入不同的类别(例如餐饮、娱乐、购物等)。更重要的是,Mint可利用数据统计功能帮助用户分析各项开支的比重、制订个性化的省钱方案和理财计划,例如根据你常去的饭馆推荐与该饭馆合作的信用卡

由于美国个人投资理财用户数目较小,上述服务在美国的前景有待观察。但如果这些服务能在国内得到借鉴,与我国的社交需求相融合,配以庞大的用户基数,不但能够显著扩大金融消费场景,而且能够提升我国投用户活跃度,同样有望助推庞大的金融消费前服务市场。

总之,随着互联网金融兴起的新型金融消费市场具有碎片化、平民化和长尾化的特点,应对这一市场的挑战,传统的同质化、粗放式服务将不敷所需,必须采用创新性的思维、方法与工具。“互联网+”无疑是一个值得期待的方向,它的实质是利用互联网低成本、大范围的信息汇集能力降低信息不对称,利用用户生成内容和网络知识分享提升投资人的风险意识及风险辨别能力,利用爆发性增长的用户行为线上化数据结合大数据分析深挖用户需求、提供场景化、个性化投资理财产品,利用互联网的高效率资源调度能力实现对投资理财人的全方位、自动化服务。

我国的居民储蓄率居高不下,近年的储蓄额在40万~50万亿之间。参照发达国家的居民储蓄率比例,假设在未来10年内居民(个人)储蓄率下降至15%,转入存款之外的投资理财市场,涉及的资金当在15万亿左右。如果通过金融消费前服务能够降低10%的非理性决策和无效投资,就可以节省1.5万亿的资金成本,形成每年近千亿元的市场。

我们期待这一市场能够汇集多方面从业者的努力,早日成型。一方面,在金融领域开辟一个适应我国国情的创新性“互联网+”细分行业,实现互联网金融发展的弯道超车;另一方面,切实提升投资人的投资理财水平,增进理性投资,为普通百姓分享投资收益和改革红利提供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