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贷冲击或经济衰退会给P2P带来巨大考验

未央网

如今储户从银行拿到的利息不多。但一套不同的逻辑似乎施加给了借款人,他们仍然常常要为贷款支付两位数的利率——如果他们真能拿到贷款的话。这吸引了一批机构要为那些需要钱的人和有闲钱的人牵线搭桥。这种“点对点”借贷的迅猛发展是金融科技最显著的成功之一。这类公司中的最大户、总部位于旧金山的Lending Club于去年12月挂牌上市,引发的喧哗让人想起1999年的科技热潮。

粉丝把P2P借贷公司和“共享经济”的其他先锋相提并论。就像汽车业的优步(Uber)和酒店业的Airbnb,这些市场新进者正在提供一种并非源于它们自身的商品。在这一案例中,提供的商品是钱。储户和借款人无需银行做为中介,双方直接做交易。P2P平台则做资信评分,从手续费而非贷款和存款的利息差中获利。

这个领域发展迅速:最大的五个消费者贷款平台迄今共发放了近100万笔贷款,可供贷款的总额每年以远超100亿美元的规模递增。它们包括总部位于旧金山的Lending Club、ProsperSoFi,以及总部位于伦敦的Zopa和RateSetter。英美国家是贷款业务的发源地,P2P借贷也从这里创生,但在欧洲大陆和中国也有较小的平台。

单单美国就有3万亿美元的消费者负债,相比之下P2P贷款是小巫见大巫。但P2P贷款额大约每九个月翻一番,而几乎所有人都预期它会继续高速增长。它在刚开始时提供无担保消费者信贷,主要和银行的信用卡竞争,后来扩展至小企业贷款和学生贷款,如今涉及抵押贷款

虽然这类借贷平台大多在金融危机前就已经创建,但在那场危机的后果发酵前,无一发展壮大。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因为银行在2008年后迅速收紧了信贷,导致贷款需求无法满足。在美国,即使那些仍能从传统渠道借到钱的人,不久就发现P2P借贷更优惠。信用卡利息在整个经济周期中往往保持稳定,因此当央行把利率下调至历史新低时,它们尤其显得缺乏竞争力。许多为信用卡借款支付18%利息的人发现,他们可以从P2P平台拿到利率为14%的贷款。而在另一方面,低利率意味着银行储户会去寻找新的投资机会,包括把钱借给网上完全陌生的人。

知识就是力量

更广泛来看,信息收集的成本日益下降,推动着消费者信贷经历企业信贷过去30年的发展轨迹,Lending Club的董事、风投资本家汉斯·莫里斯(Hans Morris)说。1980年,仅有几百家蓝筹企业能从银行以外的投资者那里通过发行债券融资。到了上世纪80年代末,所有资信可靠的企业都可以这么做了。到了2000年,信用评级为“垃圾级”的企业也参与其中。然而,虽然银行在通过投行业务帮助企业发行债券这一利润丰厚的生意中扮演了关键角色,它们在P2P借贷中却没有一席之地。

一个显著的进展让那些渴望金融民主化的人们失望了:P2P借贷的大部分资金不再来自普罗大众,而来自像对冲基金这样的机构投资者。这个行业对此并不遮遮掩掩。在美国,许多公司已经摘去了P2P的标签,而自称“集市借贷公司”。这种转变增加了可贷资金量,但也让新进者更难体现自身和银行的显著区别。

不过,从监管者的角度来看,他们确实很不一样。P2P借贷有很多讨人喜欢的地方,无论那些钱是来自对冲基金还是普通民众。银行本质上很脆弱:当它提供的贷款大量违约时,它很快就会陷入麻烦。这是因为银行不能把损失转嫁给它的主要债权人——那些坚信能拿回本金的储户。即使2008年金融危机后,银行加强了用以承担贷款亏损的资本缓冲,需要纳税人出资纾困或由国家提供其他援助的风险一直存在。

相比之下,通过P2P平台出借资金的人明白接受自己可能蒙受损失这一点。和银行存款不同,他们的投资不受国家担保。当太多善变的储户要求拿回本金时,银行会发生挤兑,而P2P平台上的出借者知道,唯在借款人还贷时自己才能把钱拿回来。

核心任务

并非所有P2P借贷公司的运作都一样。一些平台允许潜在出借者挑选借款人,另一些迫使他们向所有获得贷款资格的人放贷。英国的平台通常都带有保护基金,用以补偿遭遇违约的放贷者。这种微调让它们变得和银行相像许多。尽管有各种差异,P2P平台执行银行系统的一项核心任务:挑选哪些申请人获得贷款,并设定利率。许多平台声称自己比传统银行做得好。

一种常见的说法是银行总是被动防御,以求规避风险的监管部门满意。P2P平台上的群体则不需要和监管做斗争,这让它们有空间尝试新事物。所有这些平台对潜在借款人的评估都是从FICO、Experian这类信用调查机构已有的消费者数据入手。这些机构追踪哪些人不付账单或汽车贷款(银行也使用这些数据)。它们把这些数据和其他能拿到的任何信息叠加在一起,从工作经历到向雇主直接核实工资收入。借款人可能被要求提供网上银行的账户细节,这样他们的财务记录就可以从银行网站下载获得。这意味着,相比任何其他企业,银行在信息方面都不再具有多大的优势。

英国一家新进P2P公司Lendable的马丁·基辛格(Martin Kissinger)说,从任何数据中都可以挖掘出洞见:比如某人用信用卡提现的频率,或者他是否偿付了每月最低还款。Zopa会追踪那些被它拒绝的贷款申请人,看看他们在从其他借贷渠道借钱后,是否被证明实际上是小风险信贷对象。“我们不一定有更好的数据,但在分析已有数据方面我们强得多。”公司老板贾尔斯·安德鲁斯(Giles Andrews)说。社交媒体曾被捧为信用评分的新前沿地带,如今人们不再认为它那么有用,但在帮助鉴定申请人的身份时仍能发挥关键作用。在美国,一些规章意在确保公平分配贷款,它们保护那些所在街区曾被银行划为“禁区”的少数族裔居民,这使得新奇的技术更难被应用。

德国创业公司Kreditech在从秘鲁到波兰的多个国家提供短期贷款。该公司称,它使用两万个数据点,每年提供1.2亿美元的高息贷款。除使用Facebook数据外,它称自己能“多方比对以发掘真相”,通过分析行为数据比如如何填写网上申请表格来判断客户的信用度。比如客户使用大写字母的频率,或者填表过程中移动鼠标的速度,都是有用的线索。“我们是一家科技公司,碰巧经营借贷。”公司战略主管伦纳特·博尔纳(Lennart Boerner)这样说。如果硅谷对于银行通过面谈来衡量客户信用度的做法嗤之以鼻,那银行家可能也会认为金融科技公司的这种方法是巫术。

一些信用评分更依赖直觉。SoFi开辟了一个针对特定人群的贷款项目,P2P行业称这群人为“亨利”:高收入,但还不富。它打造了一项为学生贷款提供再融资的业务,针对那些没什么资产但具有高潜质的顶尖高校毕业生,因为SoFia认为他们的风险不高。其贷款额度可高达7.5万美元左右,远高于其他平台常见的1万至1.5万美元。“我们的资信评估会看现在和将来,而不只看过去。”公司老板迈克·卡格尼(Mike Cagney)说。这有严酷的一面:那些贷款违约者可能被广而告之给其他出借者,“这样整个社区都会知道你赖账不还。”它也是已建平台中首个把触角伸向抵押贷款的,所提供的贷款额最高可达房屋价值的90%,远高于银行。

鉴于2008年发生的事,许多人会认为现在鼓励信贷审批创新还过早,更别说提高贷款价值比率。质疑者不无道理地指出,把审批贷款者和将因违约而受损者分离,过去已经引发了灾难。金融危机之所以触发,难道不是因为借款者从那些并不关心还款的抵押贷款经纪人那里获得了太多贷款吗?P2P平台有何不同?他们在审批贷款后,不是立即卸下了责任,转移给了他人吗?

这种比较有失公允,Lending Club的创始人雷诺·拉普朗什(Renaud Laplanche)说。2008年前,次级贷款有很长的、发散式的中介链。等到一项抵押贷款被代理、卖出、分割、再包装、重新卖到市场上,已经没人关心甚至还记得是谁发放了这笔贷款。而在P2P借贷中链条要短得多。“如果我们发放的贷款不成功,我们没有其他人可以怪罪。”拉普朗什说。发放不良贷款的平台将难以吸引到出借者,无论是对冲基金还是普通大众。

更大的问题是,当经济状况改变时会发生什么。P2P借贷虽然是由科技发展促成,但如果没有近几年的良性贷款环境,它也不会繁荣起来。尽管它大谈更高级的信贷审批,但用自己的方式打败银行的说法,唯有在利率上升或经济崩溃时方能一验真假。这个行业明白这一点。“我女儿能根据你喜欢什么乐队创建一个信贷审批模型,目前用起来不会有什么问题。”SoFi的卡格尼说。但问题是能维持多久?

最好的情形是P2P借贷公司可能会发现自己对银行的优势减少了。随着利率上升,信用卡可能会变得更有竞争力(虽然对于信用差的借款人,它们可能更昂贵)。P2P集市可能需要提高自己的利率来拉拢那些受别处升高的回报率吸引的投资者。这样,它们借银行错定贷款价格而套利的机会可能会减少,尤其是在美国。

最糟的结果是,一次信贷冲击或经济衰退会让既有借款人无力还钱。随着P2P借贷行业日渐成熟,出现了一个令人担忧的特点:许多借款人是回头客,他们利用P2P贷款来为早先获得的P2P贷款再融资。高风险借款人尤其如此。如果这个行业稍稍收紧,那些无法再融资的人会被逼向违约的境地。如果银行同时收紧贷款标准,这些客户的问题会加倍。

随着撤资渐渐增多,这可能导致恶性循环:即使不良贷款少量增加也可能让出借人变成惊弓之鸟,尤其是浮躁的对冲基金。在缺少新钱偿还旧债时,更多违约将无可避免,随之而来的是更多投资者撤离。这是大部分P2P借贷公司热衷于让部分贷款来自散户资金的原因之一。散户投资者被认为在经济衰退期更为“牢靠”,他们的钱仍可用于未来的贷款。

所有平台都自诩有更好的信贷审批技能和“优质”借款人,但它们也有很大的压力要显示自己的贷款规模迅速成长,因而会受到放宽规则的诱惑,即向那些资信评级较差者推销贷款——虽然它们都声称自己会抵御诱惑。这种诱惑可能会受到表面上的低违约率推动,但这些数字因为借贷的快速增长而变得好看:如果贷款总额同时翻番的话,10%的违约率会变成5%。

但反过来,如果P2P借贷能经受住下一次经济衰退,那么它应该被大力推动。财力雄厚的机构比如保险公司和养老基金迄今还只是在试水温。它们中许多都需要更好的回报,它们也有长期负债,很希望能与抵押贷款等固定资产匹配。如果未担保消费者贷款在衰退期的表现如同推动它们的人所期望的那样,那么一些投资大鳄会受吸引而直接从P2P平台上购买资产,这样一来会令已经在这一市场中的对冲基金相形见绌。一些机构可能会从P2P借贷公司购买大批抵押贷款,而不用再委托华尔街购买复合证券,这种证券的业绩有赖于同一批抵押贷款的表现。

这个领域有一个更意想不到的投资者是银行本身。美国一些地方贷款机构已经转向P2P集市来覆盖消费者信贷。花旗集团4月称,它将通过Lending Club放贷1.5亿美元。这可能会让观察者困惑:为何一家银行要出钱来放贷,而不自己直接放贷?拉普朗什指出,虽然银行的资本成本更低,但运营成本却更高。银行把约7%的贷款价值花费在行政管理上,而Lending Club的这一数字仅为2.7%。不过,面对一家承认无法靠自身成功借贷的银行,一些人可能会质疑其商业模式

分去一杯羹

在所有金融科技的分支中,P2P借贷最为成熟。Lending Club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其董事包括摩根士丹利前任老板麦晋桁(John Mack)和前美国财政部长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高盛估计,当P2P借贷成熟后,它会让美国的银行利润减少110亿美元或7%。这会带来麻烦,但不至于不可收拾。银行家们指出,如果不包括信用卡业务,未担保消费者贷款只是与其核心不甚相关的一项小业务。然而风险是,一名从集市获得首笔贷款的毕业生,日后也会在那里选购银行确实在意的服务,比如房贷或投资建议。

P2P借贷公司有其自身的问题,即使当经济发展向好时。它们通常用邮寄广告招徕客户,这种方法耗资昂贵,侵蚀了利润。管理开销正稳步攀升。不过,监管部门迄今仍保持距离,因为围绕这种贷款方式产生的风险是由那些投入资金的人承担,而不是由大众承担。只要这一点不改变,那这些企业带给银行的挑战应该会受到由衷的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