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近期商业银行存款、贷款和中间业务发展趋势的思考

未央网

在国内经济结构调整、利率市场化加速推进、新兴互联网公司跨界冲击以及监管趋紧的大背景下,部分传统产品和业务风险集中暴露、市场逐渐收窄甚至萎缩,而一些新兴业务领域有望成为潜在的业务增长点。在新常态下,“存款去哪里找、贷款向哪里投、哪些中间业务要大力发展”,已成为商业银行保持盈利能力和可持续发展的关键。

这里结合国内经济发展、金融市场变化和主要同业战略动向,简要分析商业银行存款、贷款和中间业务近期应重点关注的几个方向。

一、存款从何处来?

2014年,受互联网金融冲击和资本市场分流影响,上市银行存款压力持续增大,普遍出现贷款增速高于存款增速的倒挂局面,个别上市银行存贷比甚至超过74%。2015 年,央行将非存款类金融机构存放纳入商业银行各项存款统计口径,高达近10.4 万亿元的存款政策红利,使得各行负债开局良好。

但从根本上看,商业银行一般(个人+传统对公)存款被分流的趋势仍将延续,增速较2014年可能进一步下滑,而同业负债会高速增长。随着半年内央行三次降息、存款利率上限调高至1.5倍和利率市场化加速推进,商业银行存款竞争将更加激烈,在同业存单、保证金存款交易型资金三个方面近期应予以重点关注。

(一)疯狂的同业存单

今年以来,国内银行同业存单发行规模呈现几何级数增长。从增量看,截至4月27日,银行间市场新发行的同业存单累计达1349个,金额为1.04万亿元,分别较去年同期增长67倍和24倍。从存量看,同业存单存量为1487个,金额为1.16万亿元,而去年同期仅为21个,金额为457亿元。可以预见,发行同业存单已成为银行补充存款的重要途径,我国同业存单市场将持续火爆

(二)证券保证金存款

股票的疯狂,直接促使银行存款搬家。根据《2015年一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证券及交易结算类存款余额为3.2 万亿元,同比增长72.4%,特殊目的载体(主要是表外理财、证券投资基金等)存款余额为3.4 万亿元,同比增长131.4%。风水轮流转,抢挖证券公司的保证金,促使第三方存管闲散资金回流,将成为近期银行负债业务另一个热点

(三)打造交易型银行,抢挖低成本结算资金

通过加大贸易融资、现金管理等产品组合,为企业客户集境内外贸易融资、保理、支付结算、资金管理等多元服务为一体的综合解决方案,尽可能多的沉淀低成本结算性存款,同时增加代理收付、公司理财等中间业务收入,已成为各大银行应对利率市场化的共同选择。2014年,招行合并原现金管理部和贸易金融部,在业内率先成立交易银行部。平安银行打造“橙E网”,通过构建熟客间全流程交易体系,实现资金体内循环,带动新增存款1323亿元。此外,工行、浦发等银行也纷纷打造各自的交易银行产品体系,抢挖低成本的结算型存款。

二、贷款向何处投?

随着经济下行,商业银行信贷不良余额和不良率继续“双升”。一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9825亿元,较2014年末增加1399亿元;不良贷款率1.39%,较年末上升0.15个百分点。信贷资产质量的恶化,使得优化贷款投向成为关注的焦点。而顺应一带一路、京津冀和长江经济带等国家战略导向,压缩制造业、零售业高风险行业规模,加大水利、基建等行业投放,优化个贷和对公贷款比重,密切关注地方债政策,已成为近期信贷业务调整的方向。从市场变化和发展潜力看,对公类的并购贷款和零售类的消费贷,应重点予以关注。

(一)并购贷款将迎来发展春天

在经济结构调整和产能优化、央企重组、核心企业向产业链上下游扩张的背景下,国内并购贷款需求大增。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企业共发生了1929起并购,同比增长56.6%;并购交易金额为1184.9亿美元,同比增长27.1%,并购交易笔数与金额双破纪录。

       从市场份额和产品分析工行中行在商业银行中领先优势明显,招行、浦发、民生等各有特点。其中,工行2014年在部分区域设立并购金融服务中心,重点发展上市公司再融资并购、先进制造业并购重组、产能过剩行业的并购重组和“走出去”项目四大类,截至2014年末,已完成500多个并购贷款项目,累放本外币并购贷款1200亿元,贷款余额818亿元,居同业第一。中行重点发力海外并购,先后撮合了复星国际收购葡萄牙保险、东风汽车收购法国标致雪铁龙集团14.1%股份等大型项目,2014年实现并购贷款项目141个,融资金额为419亿美元,贷款余额为191亿美元。招行2014年新成立了并购金融部,以上市公司、国资改革、跨境并购为市场方向,当年实现并购贷款285.3亿元,同比增长138%。浦发于2014年收购了香港南亚投资管理公司,并在分行层面设立并购金融特色支行。民生提出‘凤凰计划战略’,致力于支持和帮助客户通过兼并实现业务转型。

展望未来,从客户需求和市场发展看,未来并购贷款将呈现以下趋势。一是国内经济结构持续深化,带动钢铁、有色等龙头企业通过兼并重组淘汰落后产能,互联网公司、软件等新兴行业通过并购做大做强,如阿里4.79亿美元并购UC,腾讯7.36亿美元入股58同城二是“一带一路”战略实施,将为中企海外并购市场带来新需求,预计中亚、东南亚、非洲等发展中国家将代替欧洲、北美,成为并购新热点区域;高铁、电力、通信等制造业和建筑业将替代能源(石油、铁矿石)行业成为并购热点行业。三是国企改革带来并购新需求。数据显示,国资委共有112家央企,旗下共有277家上市公司,总市值超10万亿元。随着以南北车合并为代表的国资体系整合大幕的拉开,未来国企改革产生的资产重组,上市公司通过与集团公司控制的非上市公司业务进行资产置换等行为,都将催生海量的并购交易和金融需求。

(二)消费信贷,零售领域的新蓝海

由于传统消费信贷模式单笔金额小、人工成本高、效率低、风险大,商业银行及其控股的消费公司不愿深度介入,导致我国消费金融产业严重发展失衡。据统计,我国消费信贷仅占银行总信贷资产的15%,而国际上一般在30%左右,美国甚至高达60%。

随着我国人均GDP超过7000美元,城市居民家庭的消费也由原来模仿型排浪式转向现在的发展型、享受型的个性式转变,特别是新常态下三驾马车中“消费”作用日益凸显,未来消费金融行业将步入快速增长期。

目前,商业银行及其控股的消费金融公司,以及新兴的互联网公司,都积极开拓高收益的消费信贷业务。从银行系看工行推出“逸贷”,建行推出“自助循环消费贷卡”、平安推出了“新一贷”、宁波银行推出“白领通”、民生推出“消费微贷”等,招行与联通组建了国内最大的消费信贷公司-招联信贷。从互联网公司看,2014年被视为互联网消费信贷元年,京东推出信用支付产品“白条”,阿里推出“天猫分期”和“花呗、借呗”等。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消费信贷规模预计达15.6万亿,到2017年将超过27万亿元,未来三年将有望维持年均20%以上的增长率,发展潜力巨大。

三、中间业务如何转型?

从2014年开始,受监管规范收费策略影响,商业银行中间业务收入增速普遍放缓,各行也适时调整产品业务布局,市场表现两级分化。2015年一季报显示,招行手续费和佣金收入156.33亿元,同比增长49%;平安银行为53.87亿元,同比增长68.0%;交行为98.75亿元,同比增长29%。与之对比,四大行表现惨淡,如工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372.10亿元,同比下降1.25%;农行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为269.78亿元,同比微增0.3%;中行手续费及佣金收入为243.55亿元,同比下降15.9%。

        从产品维度分析,根据2014年报,招行的前三大业务为托管(包括理财)、银行卡、代理业务,而四大行的主要业务为代理业务、结算清算、银行卡和顾问和咨询费收入。在当前清理整顿银行收费业务的大环境下,咨询顾问费、结算清算、担保承诺费等项目受到的冲击无疑更大,而与银行卡、财富管理、代理零售银行的代表性业务具有极强的韧性,托管和高端投行等与金融脱媒大方向密切相关的新兴业务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是在当前监管和行业大环境下更好、更优质的中间业务,应大力予以发展。

作者:王硕(中国农业银行/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博士后)

备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所在单位意见,转载务请注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