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众筹佣金之痛

未央网

随着备受关注的《证券法》修订草案将众筹纳入其中,业界一直期待的监管细则也即将靴子落地,在大众创新、万众创业成为热潮的背景下,股权众筹被提高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政策层面的利好让各路人马跃跃欲试,股权众筹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连阿里京东这些互联网巨头也要纷纷进来插一脚,推出自己的众筹平台。

与此前的团购和P2P大潮相似,一场惨烈的“千团大战”简直可以预见,可就在此胜负未卜之时,一家名叫“筹道股权”的众筹平台却宣布开启“免费模式”:对自己平台上的股权融资项目一年内免收平台佣金费。

考虑到中国互联网用户多年来养成的一切皆免费的习惯,向融资方收取佣金几乎成为国内股权众筹平台获得收入的唯一来源,而且看看国外的同行AngellistWefunder,佣金也是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筹道股权选择免费,难道真的是要做当代活雷锋么?

中国佣金模式先天不足

以2013年成立的“大家投”为例,其官网在费用一栏里明确列出:若项目通过大家投成功融资,则融资企业需向大家投缴纳项目融资居间费,费用为融资额度的5%。这就是当前国内股权众筹平台最常采用的“佣金”盈利模式,基本都是一次性从融资中抽出一定比例的现金作为自己的报酬,简单快捷有保障。

一些平台也会选择更复杂更有差异性的进阶收费模式,给优质的创业项目开出一定的优惠条件,例如“天使汇”对一般融资项目会收取2%的服务费,但对于少数能够超募200%的热门项目则会免单。京东金融的股权众筹是按照融资金额的3%-5%进行收费,通常融资金额在1000万元以下收取5%,融资金额在1000万元以上则只收取3%。

不管怎样,平台都要考虑赚钱,赔钱的买卖不能做,“筹道股权”完全免费的做法怎么说都不划算。但结合大环境细思之后,我们又不得不感慨这“不划算”的选择十分高明——

相较于欧美发达国家,中国的资本市场发展还处于未成年阶段。尽管金融监管层已经做出了千万次表态,大型银行对小微创新企业的融资需求基本仍是不甚关心,而传统的VCPE也只能满足很有限的需求。

股权众筹在2015年这个互联网大众创业年恰逢其时,要知道,连李克强总理都亲自走访了北京的创业大街给创业者打气加油。创业市场已经成了红海,股权众筹作为最新鲜的融资输血渠道岂不是要赚个盆满钵满?

据智联调查显示,今年选择创业的应届大学毕业生比去年翻了一倍。这个数字看起来非常热血,但是请注意,翻了一倍也仅仅是刚达到6%,而美国大学毕业生选择创业的比例一直都在20%以上。中国的创业市场媒体关注已经足够多了,但论起生命力仍经不得狂风暴雨的洗礼,更需要靠政府与各个平台的全力呵护才能顺利前行。平台免费不论金额多少,均是为创业团队实实在在省下一笔钱,这种正向激励无可辩驳。

虽然盈利是企业经营的唯一目的,但是过往电商等行业的发展历史也警示我们:在市场还处于萌芽阶段时,用免费模式培育种子用户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假设一下,如果没有免费的“包邮模式”,中国会在短短几年内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网购市场吗?

同理,中国的股权众筹市场正处于“小荷才露尖尖角”之期,对草根创新企业而言,几万元的中间费都可能是一根压垮梦想的稻草。更关键的是,对于众多融资体量较小的项目而言,平台能够抽取的佣金实际也非常有限,如今股权众筹的佣金模式更像一根“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筹道股权率先抛弃它让我想起一个类似的场面:战斗机每在空中遇敌时,会立刻抛弃沉重的备用油箱,轻装上阵以换得最终的战斗胜利。看看之前的P2P行业,在平台少、项目多的时候,大家一起开心轻松挣钱,等到平台多、项目也多的时候,大家就要开始玩命争抢优质项目,靠眼光与资源赚钱。筹道股权这家新兴平台似乎在用免费模式彰显自己对未来优质创业项目志在必得的决心。

“免费”是条必经之路

Wefunder、Angellist的中国学徒们都看到了国外成熟的收费模式,却很少有人知道这些国外巨头为融资企业所做的一系列复杂的投后管理,相比之下很多中国学徒做的只是“一锤子买卖”,即融资成功做好交割就可以安心收费,锁定收益不用再担心创业项目后续能否顺利赎回。

众所周知,相比于公益众筹、奖励众筹以及债权众筹(即P2P)来说,股权众筹是流程设计最为复杂的项目。其需要分析项目未来成长性,是否涉及发可转债,股权上所附带的权利,项目管理方的评估,以及交易结构等。显然,这一切都是专业领域知识,而且非标准化程度极高。

上市企业的股权投资是一种非常复杂的金融产品,融资企业可能处于新兴行业,商业模式不确定,经营信息不透明,团队磨合不稳定,估值依据不多,这使得投前尽职调查和投后管理都极为复杂,对领投人的专业技术要求很高。

对于这些新兴的创业项目,众筹平台不仅要有专业的项目调研评估能力,往往还要能寻找到专业的领投人全程参与项目的管理。平台拒绝了轻松的前期佣金模式,就只能选择耗时费力的后期“股权收益分成”模式,积极参与项目管理,尽一切可能让项目成功是平台与企业及所有众筹投资人的共同目标。

曾有行业人士指出,中国的股权众筹还远远不能靠收取交易佣金达到盈利。众筹现在解决的是项目融资问题,如果还能同时解决投资人保护、投资人退出、投资人高收益等行业痛点,就会保证投资人及企业长期与平台绑定,获得最大的市场份额。

目前国内的主流股权众筹平台多是刚成立一两年,而股权项目的退出一般需要3到5年,到了那时用户就会向项目成功退出率更高的平台集中,一次性的佣金模式长期看来缺乏竞争力。

更关键的是,单纯佣金模式还存在一个致命的麻烦:在企业及个人征信系统建设尚不完善的中国,佣金模式决定了平台本身有很大的动机去帮助项目方成功融资,却容易忽略投前的项目审核。正是这种利益驱动,让不能融资、不需要融资、融资额需求少的项目纷纷上线众筹,而且融资额超过了需求,给未来项目退出制造了无数未知的隐患。

“免费模式”不是一条轻松的路,但显然是更适合中国股权众筹发展的必经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