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辉:险资投资收益五年最高 投股票不到15%

未央网

5月23日-24日,“2015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与5月23日-24日在北京举行。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陈文辉发表演讲,他表示市场化改革两年半多的成效非常明显,如去年投资收益率是大概五年来最高,而且利润增长去年比前年增长106%,今年1-4月份可能更快一点,其中有股市上涨的原因,但也不全是,因为到去年底整个行业保险可运用资金投到股市上的,买股票(包括基金)的不到10%,到前两天为止这个比例也是在15%以下。

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文辉:女士们、先生们,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上午好!非常高兴有机会能在这里跟大家一块交流一些观点。刚才兆星说他既是理事,又是五道口金融学院的老师,我只是老师,而且是一个不称职的老师,我印象中当了那么多年的老师,大概就讲了一次课,主要是不敢去,因为能力有限、水平有限。

这次来之前其实我是作了比较认真的准备,也想借此机会把平常一些想法认真捋一捋,但可惜这个准备都是在十多天之前,昨天晚上回来以后,正好睡不着,又翻了翻,再把思路理了一下。今天主要想跟大家交流一下保险资金运用的事情。

保险资金运用,过去大家都有点默默无闻,好像大家都感觉到是不是从去年开始,一夜之间就非常热闹,大家都在关注这个事情,有些人也觉得不太理解,甚至有很多质疑,但我觉得这也是一个正常的现象,在一个市场上各种东西都有,有些大家不理解。从2012年10月份以后进行了市场化改革力度之大、行业变化之快,各方面是前所未有的,确实需要我们认真总结什么地方做得好一些,什么地方做得还有问题。

一、保险资金运用市场化改革与成效

1、切实把投资选择权和风险判断权真正交给了市场主体;主动简政放权,实施注册资本制改革,我们专门成立了保险资产管理协会做此工作,使得我们市场效率包括注册效率大大提高。改革之前,资产管理产品大概不到3000亿,改革以后现在有1.1万多亿的资产管理水平,我们考虑注册完了以后有一个登记,下一步还有流通的问题,我们正在推动流通平台的建设。

2、真正想方设法放开前端、关注后端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市场化改革两年半多的成效非常明显,如去年投资收益率是大概五年来最高,而且利润增长去年比前年增长106%,今年1-4月份可能更快一点,其中有股市上涨的原因,但也不全是,因为到去年底整个行业保险可运用资金投到股市上的,买股票(包括基金)的不到10%,到前两天为止这个比例也是在15%以下。

第一,通过市场化的改革,可能有几点需要认真反思,我们过去的监管把监管简单理解成一种管制,因为金融有风险,投资风险很大,而保险又承受不了这种风险,它的负债等等,怎么办?就拼命管制。

事实上发现管制带来的结果是动力不足、能力较弱、收益率偏低,而保险资金是一种负债,是一种准备金,最后要拿来赔付或者给付的,如果不能有效覆盖它的成本,最后结果可能要产生风险,而且这种风险可能不是一两家公司的风险,就是系统性的风险,这也是我们从过去到现在一个真正的体会。

第二,市场化改革的趋向非常正确,对于激发市场活力,对于各个市场主体活力迸发出来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在市场上各式各样的都有,有的可能是做债做的非常厉害,有的在股票公开市场上非常厉害,有的是在私募市场上非常厉害,这样就使得大家能力迸发出来。

第三,光是放开还不行,放开了前端一定要想办法管住后端,也就是说要切实转变监管方式,强化制度监管。

第四,怎样坚持一个专业化的道路?不在于人多,而在于真正是一批专业人才。有一次参加一个重要会议时领导也问,是不是要专门设立一个机构?我说这一类机构市场上已经有了,其实管一千亿跟管一万亿或者更多,人数并不需要增加太多,关键是专业能力。

第五,整个投资不能简简单单看收益率,每一种资金负债的结构、特性、流动性的要求等等都是不一样的,所以不要简单的以投资收益率论英雄,拿的资金不一样,能承受的风险也是不一样的。

最典型的,不要说保险资金和其他资金有很大的区别,同样是主权投资基金,比如新加坡有政府的投资基金GIC,有专门做股权投资的淡马锡,也有金融监管央行外汇的,这几类总括起来都是政府主权基金,但要求不一样,特点也不一样,最后收益率也是不一样的。比如淡马锡长期来看平均收益率可以到16%,当然有的年份亏得很厉害,GIC也就是8%,外汇由于流动性有很强的要求,大概也就是4%-5%。

二、新常态下的形势和机遇

包括形势、机遇和创新三个话题。

大家都在讲“新常态”,“新常态”,国内和国外讲法不一样,比如从国际上开始讲新常态的时候,事实上是一个贬义词,慢慢到中性,而我们国家讲的从某种意义上是褒义词,说明我们国家从政府到各个阶层是以非常积极的心态在讨论新常态的问题,作为保险业的保险同事也要用这个心态对待这个问题。

新常态,我们要以更广的视野、更高的角度、更长的时间段来考虑这个问题,其实在新的时期或新常态下,中国投资面临几个很有意思的环境,就可以用一个临界点概念来说。比如我们有工业为主的新兴国家向以服务为主的中等发达国家转变,中产阶级的崛起对于大消费、大资管、大金融这样一些服务迅速的发展可能对我们整个投资有一个很大的变化,所以怎么抓住一个地区、抓住一个领域、抓住一个新兴领域的投资是很重要的。

其次,从大的格局来看,我们国家也处于这个临界点,种种事情也表明了这一点。最后是我个人的一种猜测,或者我看了一些创新企业自己的感觉,我们国家过去更多的是人口红利,是廉价的劳动力,我们下一步的人口红利可能更多要考虑是这些受了良好教育的一批创业者,我觉得可能也到了这么一个临界点。

前不久我去深圳时看了华纳基金、华为、腾讯,三家企业比较一下,确实感觉到创新的力量在里面起到了重大作用,对一个行业、对一个产业,更不要说对一个企业了,对于投资尤为重要。

对于各种投资,当然更包括保险投资,怎么样积极的看待新常态,积极的应对新常态,抓住这个机遇非常重要。当然保险业也有一些自己不同的特点,比如面临的形势除了市场经济进一步改革的深化,包括中产阶级的崛起,可能都对这个行业有积极的作用。

根据这个形势,我们觉得整个行业投资面临很大的发展机遇,而这些机遇的得到可能要通过创新来得到。很多投资可能按照常规来说不适合保险投资的,今后我们要通过一些创新把它转换成适合保险投资的,比如过去我们讲的VC/PE传统意义上是不适合的,通过一些转换,比如投到母基金的方式,使得波动得以熨平,最后也可以得到这些投资。

三、在这个过程之中怎么样更加增强风险意识和危机意识非常重要

当时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先生经常讲到冬天要来了,经常告诫他的企业和员工冬天来了,对于任何一个行业、对于任何一个企业都应该有这样一个理念。当然我们这个行业也确实存在不少这方面的问题,包括投资能力不足但是胆子还非常大,什么都想投,什么都敢干,这是很危险的。

比如兆星说的杠杆的问题,保险行业也有这样的问题,是一种变异,明明保险是主业,投资为保险服务,可能反过来了,把保险产品当做一个猎取资金的工具,这个很危险。当然还有其他一些风险在这里就不说了,包括地方融资平台、金融债等等。

四、从我们对于这个行业这几年的反思来看,下一步要抓好几方面工作

1、坚定不移深化市场化改革,因为确确实实尝到了这方面的甜头,而且这个改革要一步一步深化,包括产品到注册到登记,最后有一个怎么样流通的问题,使得它活起来。

2、市场化的创新,从各家公司来说都有一个怎么样通过不断创新一些产品、一些方式使得各种投资的标的能够适合保险资金。

3、要强化监管和防范风险。按照放开前端、管住后端的总体思路,建立健全现代化多层次的资本原则监管体系。现在国际上保险资金的监管既有美国等其他一些国家比例监管的方式,也有欧洲不管,完全交给资本监管来解决这个问题。

4、坚定不移的推进依法监管思路,也是贯彻四中全会的要求。

今天借此机会简单把一些想法、思路跟大家做一个交流,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