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形势为何如此迥异?

未央网

互联网金融基于互联网,以金融为本质。无论是从互联网的基础还是金融的本质上看,美国在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方面都拥有巨大的优势。然而,就发展形势来看,国内的互联网金融国家队、银行队、民营队、上市公司队争奇斗艳、跑马圈地好不热闹;而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一切却平平淡淡、不温不火。两国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形势为何差别如此之大?国内的互联网金融又究竟凭借什么,在互联网与金融双双落后的条件下异军突起?

其一,巨大的麦克米伦缺口

1931年,麦克米伦爵士在对英国经济进行调研之后发现,面对25万英镑以下的贷款资金的供给方并不愿意按照需求方要求的条件来提供资金,导致大量中小资金需求得不到满足。如今,受通货膨胀的影响,当初的25万英镑已扩大到150万英镑左右,即1440万人民币以下的贷款需求,并不能通常正常的金融渠道获得满足。麦克米伦缺口无疑是全世界经济共同面对的难题,但是,考虑到美国发达的银行体系和资本市场,麦克米伦缺口所引发的贷款需求,在中国无疑更加巨大。

其二,巨大的资本保值增值需求

过去三十年,中国人均GDP增长了178倍,人均储蓄增长了1619倍,由此衍生出来的社会富余资金,其内部蕴藏着巨大的资本保值、增值需求。但是,长期以来,银行理财收益率一般维持在5%以下,信托收益率相对较高,但有着至少100万的高额门槛。在这种背景下,当以“高”收益、低门槛著称的互联网金融出现时,自然会备受追捧。相比之下,美国平均2%-3%的GDP增长速度,极低的居民储蓄率,每年新增的资本保值、增持需求十分有限,即使增量十分可观,也会被美国传统金融瓜分一空,很难出现爆发式增长的局面。

其三,不完全竞争的投融资市场

中美投融资市场的竞争程度是完全不能相提并论的。在2014年,中国GDP总额10.35万亿美元,占美国GDP总额的59.5%,中国政策性银行、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邮储银行、城商行、农商行、信用社、民营银行等合计约为3500占美国银行总数的28%。在经济总量达到美国六成水平的情况下,为这些经济服务银行只有美国的三成,显而易见,在中国的投融资市场供给是极不平衡的,这种极不平衡的状态,会导致有大量的市场是传统金融难以触碰到的真空领域,而这些真空领域又恰恰构成了互联网金融生根发芽的沃土。

同时,由于银行每笔业务操作的极度标准化、业务成本的极度固定化,当一笔业务金额过小时,银行单笔业务利润是会受到很大的影响的,这种影响会迫使银行放弃该笔业务。比如银票的贴现,无论金额大小,都要经历大致三个流程,其成本基本上是固定的,当票面金额过小,利润就会很低。所以,在实际操作中,当票面金额低于500万时(一些银行如民生为300万),银行一般会放弃该笔业务,但即使是剩下的银票业务,对国内的互联网金融来说,依然是一片无比诱人的蓝海。

其四,政策的支持与监管的宽容

自2012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鼓励金融创新以来,新一届政府对金融改革的力度与决心有目共睹,从自贸区建设、到资本市场改革、再到互联网+,支持力度之大,实属罕见。同时,在监管层面,2015年2月银监会成立了普惠金融部,其下设有网贷“协调”司。以网贷“协调”而非网贷“监管”命名,细节之处尽显当前监管层面的宽容。这些政策的支持与监管的宽容,是美国互联网金融从业者所难以想象的。因为在美国这种极度发达的市场经济体制下,政府对某一行业的如此大力度的直接干预基本是不可能的出现的,即使出现,其对经济的影响程度,也是完全无法同中国政府相提并论的。

其五,文化的契合

互联网金融根植与互联网,中国互联网金融的飞速发展离不开互联网在国内的深度应用。互联网的本质是去中心化,这种本质恰恰契合了国人对“君子之道”“和而不同”的文化诉求。一方面,我们渴望去分享、去赢得大我的认同,另一方面,我们又极度追求小我的独立,坚守自身的唯一性。二者的完美契合促进了国内互联网的深度应用,带动了互联网金融的快速发展,这种文化上的天然优势,是美国所缺乏且难以复制的。

其六、电子商务成就信任基础与交易习惯

互联网无视空间的特性,让互联网金融的获客范围无限延伸,获客成本直线下降。同时,中国巨大的人口优势衍生出的庞大网民数量,为国内电子商务的的蓬勃发展提供了极大助力。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一方面第三方支付供应链金融得到了快速的成长,更重要的是电子商务建立了民众对远程交易最基本的信任,培养了民众的网上交易习惯。这些弥足珍贵的信任基础和交易习惯极大地推动了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而在美国,无论是人口数量,还是以支票为主的交易习惯都对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形成了天然制约。

其七、金融压制与民意支持

在中国,金融管制产生的金融压抑无疑是十分严重的。这些压抑来源于多个方面,有对传统金融庞然大物的恐惧,有对银行坐吃利差的愤懑,有对通货膨胀造成的资产贬值的不安。这种复杂而又长时间的压抑,必然会给民众带来一定负面情绪的持续累积,当这种累积碰到一个释放或者发泄的契机时,不可避免会呈现出一种集中释放的态势。在这样的背景下余额宝的诞生了,民众从余额宝身上第一次感受到了民间力量对传统金融的挑战,这种挑战既让民众对传统金融的恐惧、愤懑等情绪得到了缓解,也让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获得了民意的隐形支持。

一个行业的快速发展,是诸般条件相互促进相互制约的结果。探究中国互联网金融发展之势缘何“艳压”美国,不是为了表面上的一时之快,更深层次上,为的是从国内互联网金融蓬勃发展的原因入手,找到其发展的动力,看清其发展的未来,让我们这些行走于互联网金融道路上的从业者们,走的更踏实、走的更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