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创新机制的”虚拟熟人社会信用”视角

未央网

近年来,在大浪淘沙形势下的P2P网贷平台群体中,一种已具模式雏型的复合型融资机构,以其符合政策规范的机制、有效进军微贷蓝海市场的核心竞争力,成为了人们格外关注和探究的新事物。

“非驴非马”的新金融机构

按照金融监管部门给出的政策导向,这种复合型融资机构独具匠心地建构起了一套既有别于传统间接融资机构又有别于传统直接融资机构的新机制。

这种复合型融资机构的组织结构通常由与融资方同处一个社区的小贷公司和融资担保公司,以及可覆盖全国的线上互联网信息平台和第三方支付网商平台组合而成。这种复合型融资机构在合作完成撮合小额直接融资供求双方的信用交易过程中,其不同组合部分分别应合、因循监管部门所划定的四条政策红线发挥着各自的专项功能作用,如小贷公司提供融资方真实的征信信息,融资担保公司为融资方提供第三方增信,互联网平台提供融资信息中介服务,第三方网商则保管并保障资金在供求双方之间直接流动的安全、便捷,而依托上述四方同业协同合成的网贷服务功能,则不打“擦边球”地为撮合供求双方直接融资有效地发挥着信息中介作用。由此,在以现代电子技术为基础的虚拟社会网络平台上,这种机制模式的P2P应运而生地创新出了一种“非驴非马”的融资方式:一方面,它为真实、实时完成“用户画像”提供必要而充分的征信、增信服务,深度推进着撮合、配置信用交易的活动;另一方面,它恪守提供第三方信息中介服务的角色,绝不介入或代理融资双方的授信、受信活动。

从市场效应看,这种复合型融资机制的P2P在小微融资市场呈现出持续、高速拓展业务的势头,显示了不同寻常的核心竞争优势。它至少表现在以下方面:其一,在被视为微贷“蓝海市场”难度最高的深蓝领域(单笔融资额50万元以下),有着良好的控制信用风险能力;其二,能在广阔的金融市场空间有效匹配、撮合微贷供求双方达成交易,多年来始终桎梏微贷金融机构(社区银行、小贷公司等)的结构性资金供求失衡瓶颈在这里已被消解;其三,基于特具的较低征信、增信成本和社会化撮合交易信息成本,致使其所撮合信用交易的资金价格一直得以保持在对融资双方都较有吸引力的适中价位,增添着可持续发展的后劲。

虚拟熟人社会信用

具有这种复合型融资结构的P2P机构为什么能有如此不同寻常的微贷市场核心竞争力?两年前当阿里巴巴依托网上商务信息大数据资源优势大举进军传统金融市场的时候,面对阿里金融初现雏型的机制框架,就有学者独具慧眼地揭示了其“虚拟熟人社会”的构建机制取向。这个视角对于我们解读同阿里金融有所差异的复合型P2P融资机构机理,同样可以作为适用的分析框架。

从这种复合型P2P的机制结构来看,它由两个有机协同、但却置身于不同社会信用生态环境的信用信息网络平台契合组成。在融资方端,融资方和同处一个社区的小贷公司、信用担保公司构成了线下依托社区熟人社会信用体系的组合,完成着发掘融资方信用信息的征信、增信功能。而在投资方端,投资方和同处一个线上网络平台的P2P机构、第三方支付机构构成了覆盖、运作于广阔生人社会信用体系的组合,完成着方便投资方向原本陌生但已信息透明的融资方授信的功能。

以上两个组合为什么能够对形成P2P网贷平台核心竞争力发挥各自机制功能呢?本文尝试作些简略解析。

首先,在融资方端所建构的线下社区熟人社会人际关系网络信息平台,对于真实而又低成本地为融资者勾画信用“画像”,有着天然功效。大家知道,不论是在自发的民间融资市场,还是在近些年来那些已被社区银行、小贷公司有效耕耘的微贷市场,社区熟人社会信用体系能够破解信息不对称风险与道德风险的独特作用,已成为人们有目共睹的现实景象。实践经验和深入的调研成果告诉我们,社区熟人社会信用体系独具的征信、增信体制优势,是由其所依托人际面对面频繁交往关系网络结构禀赋条件决定的。其一,信息源的真实、实时性得以保障;其二,熟人社会人际交往包容经济、人文、社会关系的多维层面,原发信息覆盖硬、软信息,从中足以获取确切反映融资方信用资质的必要信息;其三,熟人社会人际关系网络具有广泛的内部性,每个熟人圈内人都得以几乎无成本地共享此大数据平台上的所需信息;其四,熟人间的交互人文共识推升着群体性集体意识,天然有助于化解社区信用活动的道德风险。

其次,在投资方端所建构的线上生人社会网络信息平台,对于社会化地化解特定社区微贷市场资金供求失衡矛盾,低成本撮合融资交易有着积极作用,能够提供有效、便捷的信用信息服务。长期以来,由于受到不合理金融市场体制、资金结构的现实制约,社区微贷市场往往陷入资金供求失衡困局,即便是信用资质良好的融资需求,也不可能得到满足。而在复合型P2P融资机制中,线下熟人社会网络信息平台与线上网络信息平台有机契合起来,它无异于在维护融资方信用“画像”原真性和可信性的前提下为其插上一双现代电子技术的翅膀,将线下熟人社会中生成的信用信息提供给线上异域陌生社会的潜在投资方,这无疑为突破传统微贷机构的体制性融资困局,开拓出了一条可行之路。

构建新型小微企业融资机制

令人寄予厚望和期待的是,在我国现实社会信用生态环境中,复合型P2P融资机构的应运而生和更大发展,存在着深厚的禀赋资源条件。改革开放至今,我国金融市场已历史性地基本形成了熟人社会信用体系与生人社会信用体系并行、交织发展的生态格局。前者具有以人际信任为纽带的信用特质,后者具有以制度信任为纽带的信用特质。

实践证明,基于上述信用特质的差异,两类信用体系各自所能发挥的体制优势也明显不同。就P2P而言,它被要求构建为向小微企业提供信息中介服务的金融机构,这种市场定位要求它必须低成本有效破解困扰信用信息服务的下述两个瓶颈,才能不辱使命。而作为金融机构,它将线下征信视为信息服务链条中无可替代的“最后一公里”,并成为信息中介业务的植根基础,这个机制设计的思路,正是源于对小微企业信用偏好的如下正确判断:在可能相当长的市场经济发育进程中,我国绝大多数小微企业的信用资源禀赋条件以及所分布的产业、地域结构,决定了它们的信用资质同覆盖广阔县域的熟人社会信用体系有着天然的“血脉”关系。我们可以看到,复合型P2P融资机制正是通过线下契合社区熟人社会信用体系,依托该体系低成本勾画小微企业信用“画像”的制度优势,较好地破解了原真征信、增信信息生成的瓶颈;同时,在此基础上,它又通过契合生人社会信用体系,依托该体系互联网平台无边际信息成本地规制传输线下既成的“信用画像”,以跨域均衡、整合微贷市场资金供求的制度优势,较好地破解了特定社区资金供求失衡的瓶颈。我们还可以看到,复合型P2P较好地将两类介质信用信息平台体系契合为一个统一的信用信息服务平台,所有参与运作的传统金融机构通过协同合作,从共同撮合微贷交易所产生的中间收入中分得各自合理收益,这种激励相容的机制无疑为复合型P2P融资机构可持续地商业化运行奠定了制度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