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融能否革了传统金融的命?

未央网

传统金融,如国有银行之类的,固然在国民经济中起着支柱作用,但它未来会遭到极大的冲击,它要是变革得慢点,那么就被互联网金融新企业消灭了,虽然他们现在体量庞大。而互联网+也绝不只是开个网上银行而已。

阿里网商银行之类的,没有线下业务点,由此也就少了资源和人员的配备。完全网络运行,节约了大量人力乃至租赁成本。这是传统银行万不能及的。仅此一点来说,互联网金融可以构成对传统金融的致命威胁。

然而威胁不止这一点,阿里巴巴等网络巨头已经占据了消费前端,获得第一手的市场交易数据,迫使传统银行距离市场交易越来越远,份额越来越小。这样这个传统银行系统也就是没有希望的,甚至包括那个央行,倘若不求变,它就可能成了无本之木,无源之水。自成体系的网络银行系统可以从消费到贷款一站式解决。完全无需传统银行金融机构插手。

这个意义上说,中国金融业呈现出的是一种极为割裂的局面——一方面是传统金融机构落后于国际水平,似乎是国际对手的囊中物。而另一方面则是新兴的互联网金融有令国外同行业望而生畏的竞争力。

这样一比较,倘若不是政府部门护盘,那么中国的传统金融与互联网金融的较量就如同蛇吞象,但终究吞得下。这将让中国的金融版图发生重大变化。

然而,这不是互联网金融优势的全部。更根本地一点是,互联网金融本身是倾向于“直接融资”的,而传统金融机构则是间接融资。两者融资模式的区别,也是反映时代的根本不同。传统金融机构适应的是国家主义的融资结构,银行就是融资的集权所在。然而随着高科技的互联网经济的崛起,这个架构已经越来越难以适应新经济形态的发展。这是传统金融机构必然衰落的关键原因。

我们知晓,互联网经济这种新经济形态,多数都是基于风险投资的中小型企业,它虽然小,但并不落后。它们一开始就不靠自我积累而成长成大企业,而是一开始就生长在金融的平台之上。

在快速成长,乃至没有盈利预期的情况下获得风险投资。金融机构一般都很难判断这些新兴的互联网公司哪个能活下去,但一旦活下去,其收益也就是不菲的。而传统银行金融机构完全不能适应这种高风险的投资方式。

它要求确定的收益,且融资对象越大越好,越稳定越好。但稳定就牺牲了灵活。互联网经济从来不讲求稳定,而是强调高风险高收益。这种经济形态只能以风险投资才能适应。

而这个风险投资就需要直接融资体系,如PE基金等来支持,且必须有大数据进行数据支撑。瞬息万变的互联网融资只能由同样高度灵活的互联网金融才能搞定。这是金融权力结构的重大变化,金字塔式的传统金融权力结构在走向扁平化。

此方面中国的互联网金融依旧处于起飞状态,风险投资无疑属于直接融资,且是互联网。而中国当下主流的融资机构依旧在谨慎地为风险投资的大规模网络化铺路,如是各种宝宝,互联网基金,灵活吸收社会资本,拉近投资者与消费者的距离。

余额宝的天弘货币基金,绕开了传统金融的利率垄断。它还只是货币基金,而未来发展为规模巨大的风险投资基金也未可知。前景光明。

个人认为,p2p借贷等则构不成互联网金融的主流,它是过去民间小额融资的升级版本。它只能是未来金融体系的必要补充,尚没有能力走向中心。就当下p2p借贷的高利率来说,传统金融则在利率方面占尽了优势。

它要降低利率以与之竞争,还任重道远。它的火爆,目前乃至未来来看,炒作的成分居多。这类机构要存活,需要雄厚的资本支持,如国有资本或者互联网大企业等等。但一旦活下来,形成垄断地位,其利益就会是丰厚的,长期的。

互联网会惠及各个行业,而产业权力的中枢,金融方面则是其事件的集中地。我们有幸能看到互联网金融吞噬传统金融的全过程,只不过这恐怕并不迅速。传统金融在既得利益群体的支持下很可能会抗拒变革,这可能得需要政府本身施加必要的压力。

这里我要澄清一点,即传统金融未必就是国有金融的代名词,国有金融系统实际也在求新求变,在明确的互联网金融变革的时代背景下,谁都不想当那个被淘汰的角色。而传统与创新,与所有制本身,并没有什么必然联系,只是国有金融体系由于历史因素,传统金融比重较大。这自然就需要国有金融系统也得要有”壮士断腕“的勇气和决心。

当下风起云涌的互联网金融,良莠不齐,而这期间死掉的私有企业绝对要比国有企业多得多。它们大多数资本不雄厚,竞争力也不强。虽然暂时地充当着弄潮儿,但其抗风险的能力并不高。命运绝对不会因为其是私企而格外垂青。相比之下,国企资本雄厚,它们只需要补足的是危机意识,克服既得利益的“惰性”。

实际上,在中国传统金融与互联网金融此消彼长的较量中,政府部门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它是必要的”慢化剂“,必须维护金融系统的稳定。国有的传统金融企业即便是要”壮士断腕“,也需要必要的时间来转型。我们知道工商银行这样的企业也开始做网络市场了,显然意识到了互联网消费前端的重要性。

而国有资本系统也纷纷推出等陆金所等借贷系统,这表明的是,哪怕是互联网金融的次要领域,国有企业也是在积极设法地介入的。如消费贷方面,甚至可以成为行业龙头,获得相对较大的发展空间。传统金融体系,现在起到的是个”压舱石“的作用,虽然效率较低,但其在未来很长时间内是中国经济稳定的基石。互联网会逐步吞噬它们,但过犹不及,破坏经济稳定的基础,那么将是满盘皆输。

互联网金融的革命,是较长期的产业结构变革运动,它自十几年前就开始了,持续性很强。机会也非常多,且其每个时期重点也不同,人们对它的认识也在不断深入,远未到全部认识的时候。决策者们需要审时度势,抓住时代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