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宝能否成为“线上银联”?

未央网

支付宝会是下一个银联吗?”这是每当谈及支付清算市场开放话题时,我被问得最多的问题之一。

大家率先想到支付宝是有一定道理的。如果把清算市场简单分为线下和线上,线下霸主银联在线上却是“后进生”,拿着第三方收单牌照的支付宝实际扮演了“线上银联”的角色。单从移动支付来看,2014年支付宝市场份额超80%。

当支付宝也将总部搬到上海与银联为邻,市场一片热议,猜测支付宝是瞄准清算牌照而来。

自本周起,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实施银行卡清算机构准入管理的决定》就开始实施了,符合出资、清算标准等要求的企业法人将可待细则出台后递交银行卡清算资格申请。支付宝真的会提出申请吗?

清算牌照要不要?

在对多名支付业内观察人士的访谈后,我却得到了两个思考角度。

第一,如果支付宝在线上直连银行从而绕开卡组织的做法未来并不受阻,它其实已经具有了线上转接清算的功能,并在刷卡费率和给发卡银行的利润分配上有议价能力,因而它似乎并不急需一张清算牌照,所以不必然会申请清算业务资格。

关于线上收单,在《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中提及“收单机构将交易信息直接发送发卡银行的,应当在发卡银行遵守与相关银行卡清算机构的协议约定下,与其签订合作协议”,但当前包括支付宝在内的一些第三方机构,都被留有了一定的创新空间,这一规定并未被严格落实。

第二,如果阿里方面需要一块清算牌照,它或许还有一种办法:由蚂蚁金服(支付宝现属蚂蚁金服)建立一个新主体来申请,而不是使用支付宝本身。

“这样一来,清算公司就可以和作为收单机构的支付宝实现风险分拆,在‘裁判员’和‘运动员’关系上也能名正言顺一些。”一名卡组织人士猜测。当然也许,这两个公司也可悄然实现两块牌子一套人马。

不过猜测终归只是猜测。某媒体尝试就此话题采访蚂蚁金服,对方并未回复。

假想下去,如果阿里最后真的申请了清算牌照,它会做什么?事实上,从单一业务牌照视角、传统支付四方模式思维去观察阿里,无异于瞎子摸象。

民营银行(就可以发卡、授信)、收单牌照、征信到可能的清算牌照,从控股基金公司、入股金融软件、战略合作媒体到支付宝钱包里已出现的“股票行情”,从电商、打车、物流、旅游到院线票务,有支付行业人士用“九阳神功”来形容阿里——它在顺着金融链条吸纳各张牌照各个环节,再从产业包抄形成某种闭环。

在这一意义上,阿里如果真的要干支付清算,其战略很可能是与其他业务形成组合拳。而这就已经和银联、VISA、万事达等四方模式里只当“平台”的卡组织有较大差异。

账户数据牛不牛?

展望阿里未来在支付业内的地位,有一事不得不提。一个业内传统金融机构共同保守的秘密是,阿里所具备的真正摸到C端用户的能力,他们并没有。即便口口声声说着大数据,其实,不管是平台型的卡组织,还是任何一家银行,都看不到客户全账户信息。

比如,A银行并不知道自己的持卡人在B、C、D银行的持卡和消费情况;平台化卡组织有的也只能收集割裂的银行卡的数据,其实并不知道一个持卡人手上究竟有几张卡,或者说,并不知道多张卡同属一个持卡人,由此也无法对持卡人真正进行账户数据分析。就好比,如果某持卡人在餐厅只刷交行卡,经常餐后看电影并只刷招行卡买票,交行、招行和卡组织就都分析不出,持卡人有饭后看电影的消费习惯。

原因很简单,账户是银行的核心资产,谁都没必要在竞争对手面前当雷锋。但阿里则不同,如果你把10张卡都绑上了支付宝账户,阿里的大数据已经对你十分了解。

顺着这个思路猜测下去,当阿里系主导的民营银行浙江网商银行有了发卡功能(或某种消费账户授信功能),就算假设支付宝1.9亿活跃用户中只有40%的转化率,那活卡量也将一下子突破7000万张。一个对比数据是,VISA和万事达这几年在境内吭哧吭哧发的单标卡总量,还不到1000万张。

未来挑战大不大?

说回到清算牌照。如果蚂蚁金服不去申请清算业务资格,支付宝是否依然可以自如地在线上直连银行,而不给卡组织分杯羹?

一名卡组织人士观察称,从前转接清算市场是垄断的,支付宝无牌可申,也因此不作为清算公司受到监管;此外,“谁的品牌谁转接”这一点目前还没有被法律严格明确,但随着市场开放带来的规范落地,未来直连银行恐怕不再轻易,而即便是申牌成为新机构,也必须重新发卡才能大规模开展业务,或是和该品牌卡组织合作转接清算,分出利润。

也就是说,银联及未来将成为境内清算组织的VISA、万事达等,都可以对互联网上的各类转接行为提出主张并争取权益。

也有业内人士猜测,在更为“市场化”的线上支付领域,未来支付宝或许并不会采取同样的方式对待银联和境外卡组织,而是视双方的议价能力有所区别,就像现在各发卡银行也并未在支付宝获得同样的费率一样。“(各发卡行之间)收得多的和收得少的,能相差超过3倍。”一名银行卡中心业务人士说。

如果蚂蚁金服会去申请一张清算牌照,那它或许会面临的问题是,第一,它将进入监管框架,这意味着增加风控力度和多了一道束缚;第二,虽然阿里在金融链条上逐个业务击破,但“唯平台方能不与人争利”的道理大家都懂,如果清算公司在蚂蚁金服的各项业务中不够有独立性,恐怕有日,它也将背上诸如中国银联和银联商务般“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负面评价,而其他金融机构对其的合作态度也将变得暧昧。

“除非它采用运通那样的封闭式运作,否则发卡、收单、清算它都能做,银行会有疑虑的。”上述银行卡中心业务人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