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闻乐见“奇葩险”

未央网

自从“三马”卖保险马云马化腾、马明哲2013年10月成立众安保险)以来,各种创新的互联网险种(球迷险、雾霾险、赏月险、外卖险、碎屏险、高温险、贴条险、跌停险、好人险等)就层出不穷。有人吐槽这些“奇葩险”只是一种营销噱头,也有人认为“小而美”的险种才具备真正的互联网思维

调查发现,“互联网+保险”不是简单地把线下品种搬到线上卖。从2015年开始,互联网保险正逐步嵌入到网络时代生活的每一个环节和场景中。

保监会“点名”的热门险

2015年,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保监会”)两次发布风险提示,针对的都是互联网保险。先是3月20日保监会在官网上贴出《关于防范“贴条险”风险的提示》,20天后又公布《关于“跌停险”的风险提示》,两次风险提示涉及的产品即便下架后仍然受到网民热捧,因为有车一族和股民这两大群体人数众多,无论是“贴条险”还是“跌停险”在中国都有很大的市场需求。

推出“贴条险”的上海保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感到有些委屈,因为保监会在风险提示中认为这一险种“针对违法行为提供赔偿,既违反社会公序良俗,也不符合保险原理”。而上海保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表示,公司旗下App“OK车险”之所以在今年3月12日正式上线“贴条险”,主要还是鼓励车主安全驾驶。

“OK车险”创始人齐石是一位有着旅美精算从业经验的海归,他很欣赏美国马萨诸塞州的“安全驾驶员保险计划”。据悉,马萨诸塞州保监局制定了根据车主违章和理赔历史数据计算而成的“安全驾驶分数”,不仅把此分数提供给各保险公司作为定价因子,更是把分数对应的车险折扣系数推广给全社会,鼓励用户遵守规章、注意安全。

“今年1月份我们在‘OK车险’做过一个活动,即1月31日前报名参加活动的车主如果在2月份没有任何违章,我们就提供一定金额的车险优惠奖励。在3月1日我们发布活动结果的时候收到了一些用户反馈。有些车主反映自己平时开车都很注意,但是在春节期间出行探亲或者购物,在不熟悉的地段、因为停车标志不够清楚而意外被贴条;个别用户还反映因为是异地贴条,处理起来也特别麻烦。针对这些用户需求,我们在年后就先后推出了违章代办服务和贴条险。”

上海保橙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进一步表示说:“‘贴条险’的初衷是为了给被意外贴条的车主弥补损失和提供便捷。对首次购买的车主,我们默认都是好车主;而对非首次购买的车主,按照其历史赔付频次而定价,最高定价99元,用99元买100元补贴,并需支付代办费用的情况下,这已经算一种惩罚。”

针对保监会指出“OK车险”“不隶属于任何保险公司,有关机构和人员涉嫌非法经营保险业务”,该公司负责人澄清说,“‘贴条险’自上线之日起就定位为一个服务,而不是保险产品。在‘贴条险’的实际操作中,被贴条的车主不会实际‘拿到’补贴,其权益是通过享受‘OK车险’的代办服务、并减免100元罚款的方式取得的。加之我们和用户的服务条款是基于服务内容的一般民事约定,因此我们认为‘贴条险’不属于保险经营。”

3月底,备受争议的“贴条险”被“OK车险”主动下架,下架前购买的用户可以选择继续使用或退保,后者的比例非常低。如今,“贴条险”虽然夭折了,齐石和他的小伙伴们还是努力给车主提供创新服务,如“违章消消乐”,除了提供违章代办业务,还有违章提醒,24小时内有效的优惠券很大程度上鼓励了车主积极主动处理违章。

在“OK车险”这样的互联网公司看来,服务私家车主的市场一片大好。根据国家统计局《2014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目前国内私人轿车保有量高达7590万辆。而2014年互联网财产保险保费收入累计达505.7亿元,其中车险483.4亿元,占95.58%。车险也是各大产险公司线上最重要的业务板块。

上帝关上了门,又在别处开了窗。“贴条险”遭遇风险提示4天后,保监会宣布已印发《深化商业车险条款费率管理制度改革试点工作方案》(简称《方案》),并确定黑龙江、山东、广西、重庆、陕西、青岛等6地区为改革试点地区。《方案》从2015年4月1日起生效,经营商业车险业务的财产保险公司将可根据《方案》要求申报商业车险条款费率,这意味着针对不同车主、不同情况,不同保险公司给出的报价可能存在较大差异。这为“OK车险”这类互联网平台的生存和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

至于今年4月1日由投资者社交网络平台“雪球”推出的“跌停险”,因为是愚人节出品,很多人觉得这是雪球和大家开的一个玩笑。当笔者向雪球的北京总部求证时,后者表示,“跌停险”其实是经过认真思考的一个项目。

“这波牛市吸引了大量新股民入场,他们中很多人缺乏风险意识。我们就想能否让新股民减少损失呢?于是就有了‘跌停险’的创意,大概是今年3月上旬产生的,虽然当时团队中没有保险专业人士,但是相关同事还是去了解了一下。雪球每年4月1日都有活动策划,今年就干脆把‘跌停险’的念头放在那天推出来,而这并不是真正的保险。”雪球相关人士表示,“跌停险”获得了空前的关注。但雪球在后续和保险业资深人士沟通后发现,保险风险是不受人为因素影响、不可控的,而股票“跌停”的概率很难测算且可以受人为因素影响,因此“跌停险”作为保险产品是很难成立的。

4月9日,保监会发布风险提示,指出“跌停险”类似对赌游戏,有“博彩”嫌疑,利用“跌停险”对股价波动进行保障有可能进一步放大金融风险。雪球随即与保监会沟通后,“跌停险”戛然而止。雪球表示,未来将联合保险公司合法合规地推出一些针对投资人群的险种。

“跌停险”难产对于雪球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否则“5·28”暴跌可能会让它赔到姥姥家去。上海浦东世博源广场一家餐厅前不久打出“股市涨跌5%免单”的广告,然后就在5月28日晚上被汹涌而至的股民吃穷了……

值得注意的是,以上两款互联网产品都不是真正的险种,因此保监会只能发个“风险提示”而不能“叫停”。保监会在鼓励互联网+保险的同时也提醒创消费者,这年头名称带“险”字的产品未必是保险哟!

保险进入“小而美”时代

3月“贴条险”,4月“跌停险”,到了5月,横空出世的“好人险”又赚足了眼球效应。这一次,这款真正的互联网保险总算修成正果。广州正迅保险经纪有限公司旗下的第三方互联网保险中介平台“小白保险”在五四青年节当天推出“好人险”,用户只需缴纳9.9元的保费,一年以内,如果扶起摔倒老人被讹诈告上法庭,保险公司将会承担最高5万元的律师费或诉讼费,无论最终是败诉还是胜诉。

2006年的南京“彭宇案”的消极影响在今天依旧存在,如今的国人都不敢主动出手帮人,导致一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得不到及时的救助。“小白保险”CEO李浩坚一直在反思这个社会现象,由于他在保险行业十多年的资深背景,觉得保险可以为这个难题寻找到答案。他开始翻查国内外的保险条款,与十多家保险公司沟通了2个月,终于找到上海的史带保险公司(原“大众保险”)愿意承保这个险种。于是,全国首款让好人有好报的创新险种“好人险”诞生了。

李浩坚表示,“好人险”是个人责任险的变种,发行一个月下来,已有超过10万人申领。用户可以自己买,也可以众筹,让亲朋好友给自己出0.1-1元不等。李浩坚说,他2014年创立的基于移动互联网的投保App“小白保险”主要针对80后,让那些对保险一窍不通的“小白”们也能方便买保险,而“好人险”的大卖让他看到了互联网保险的希望。

像“小白保险”这样“小而美”的险种,代表了互联网保险的发展方向。以国内第一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众安保险为例,因为有“三马”背景,让其推出的险种都带有互联网基因——以满足某类垂直用户的个性化需求为目标,碎片化趋势明显。

众安保险表示,众安的保险产品多服务于具体场景,例如近几年几乎成为网购“标配”的退货运费险,用户在网络购物时顺手购买一份退货运费险,既对消费者有利,又对阿里自身建立一个好的售后服务生态有利。截至2015年4月末,众安累计投保件数突破16亿,服务客户超过2.5亿人次,其退货运费险规模占全年规模保费收入的77%。

2014年夏天,众安保险推出了“高温险”,保费为10元,在6月22日(夏至)—8月23日(处暑)这段时间内,如气温达到37℃的天数超过保险公司的免赔天数,投保人可获每天5元的补贴,最高补贴为100元。今年,众安将继续推出针对高温天气的气象指数保险。在美的活动期间购买美的空调的用户,将免费获赠该产品,在今年6月1日至7月31日期间,只要用户所在城市当天最高温度达到或者高于35℃,将收到微信红包形式发送的1元/天高温补贴款。

事实上,众安保险已经和众多互联网平台、品牌企业展开合作。如今年5月20日,众安保险携手途虎、新焦点两大汽车后市场平台推出轮胎保障服务——买轮胎送保险,这也是国内针对轮胎意外的首款保险产品。在此之前,众安保险还和百度推出了第一款为手机安全领域量身定制的商业保险——百付安;和招财宝合作的第一款为P2P金融平台量身定制的借款保证险-——招财宝变现借款保证保险;和小米推出的第一款在线实时提供维修服务的手机意外保险,小米手机意外保障计划等等。

2014年11月11日,众安保险首次全面护航“双11”,当天保单数超过1.5亿张,保费超1亿元。

作为国内首家互联网保险金融机构,众安保险业务流程全程在线,全国均不设任何分支机构,完全通过互联网进行承保和理赔服务。众安保险强调:“我们不是简单地把线下保险产品搬到网上售卖,而是深度嵌入互联网背后的物流、支付、消费者保障等环节,改变了现有的保险产品结构、运营和服务模式,用互联网的模式去重构消费者、互联网平台等相关各方的价值体系。”

大佬纷纷入场

在众安推出“轮胎险”的当天,京东金融也正式宣布进军保险,将保险业务作为继供应链金融消费金融、财富管理、支付、众筹等五大业务之后的第六大业务,并入京东金融的体系内发展,并推出众筹跳票取消险、海淘交易保障险、投资信用保障险、家居无忧服务保障险、30天无理由退换货险等五款互联网保险创新产品,还结合2015年“6·18”大促活动,推出了1元首付车险。

其实,京东保险业务早在几年前就已开始启动,主要是给保险公司进行产品分销。2013年,京东与8家保险公司合作,分销30个以上的保险产品,月流水数百万元,增长速度较快。在分销之外,京东也尝试推出一些创意险种。

有趣的是,实体店起家的苏宁拿到了首张发给零售业的全国性保险代理牌照,而京东至今都还没拿到保险牌照,推出的保险产品均是联合保险公司共同开发,如众筹跳票取消险就是京东众筹携手京东保险、中国人寿集团发布的众筹行业内首例众筹保险。

传统保险行业也在互联网领域积极布局。以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保险企业平安保险为例,不仅入股众安保险,集团本身也在2014年10月正式上线“金融旗舰店”,设有包括保险频道在内的六大频道,在售产品达1700支。平安集团2015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互联网业务公司的用户总量达到1.04亿,而核心金融业务向互联网金融业务的用户迁徙也已达到1343万人次。

今年6月,为庆祝国足冲击世界杯预选赛,平安推出了“球友运动险”,针对足球、篮球和排球爱好者(非职业运动员)在运动中发生的骨折提供津贴。在“互联网+”时代卖保险,平安也是蛮拼的。

国泰君安在近期的一份研报中指出,在应用移动视频、云计算大数据技术等互联网技术的基础上,保险公司保险理赔的效率将大幅提升。而面对纷繁多样的碎片化需求,其精算难度大增,更加依赖于通过运营中的快速产品迭代来匹配渠道、用户需求,这为互联网保险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