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马云电影王国的特有基因

未央网

国内市值最高的电影公司阿里影业日前发布公告称:公司已与配售代理订立配售协议,向不少于6名独立的专业、机构或个人投资者配售42亿股,合计募集资金约121亿港元,所融资金将被用于娱乐传媒行业的潜在收购。阿里影业现金储备超过50亿元人民币,其做大做实影视城堡的底气不能不说不雄厚。九年前掏出53.5万元买下华谊兄弟10.7%的股权并成为后者的18名发起人之一,应是马云染指电影的开始,但由于华谊上市后马云抛售了所持部分股票,外界认为马云入股华谊仅是财务投资之举。随着去年11月阿里出资15.33亿参与华谊定增并以8.08%的持股比例成为第二大股东,以及此前阿里携手云锋基金收购优酷土豆普通股并获16.5%的股份,拿出65.36亿巨资吃进华数传媒20%股份,人们才发现马云玩电影动了真格。当然,去年6月阿里巴巴以62.44亿港元认购文化中国60%股份并最终将其改名为阿里影业,是更具有实质性意义的,因为阿里为其在影视领域进一步发力拿到了最关键的筹码。

在对外寻找可稳当着陆空间的同时,马云在内部也开始集结和编织向电影跨界的势能与方阵,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去年双双上线的娱乐宝和淘宝电影。作为全球第一个也是最大的C2B影视娱乐内容投资融资平台,娱乐宝去年累计投资12部电影,总投资额达3.3亿,投资项目整体票房近30亿,接近中国当年票房的10%。与此同时,作为一个在线售票选座网站,淘宝电影也拥有手机客户端、PC端及线下售票机三大入口,并获得了国内在线电影票务市场1.89%的份额。

今年,马云浸入影视业的动作更撩人耳目。在3月出资24亿获取了光线传媒8.78%的股份并成为第二大股东后,5月中旬双方又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未来三年内彼此不仅有权每年投资对方5部电影作品不低于5%的份额,而且光线传媒与阿里影业将合作共同制作或投资、发行5部电影作品。马云非常清楚IP内容环节在影视链条中的要害地位,因此,除了前不久布局阿里文学并希望其成为IP的策源地外,还与我国台湾知名制作人柴智屏签订了电影创作开发合作协议书,与国际知名导演王家卫授权的春光电影签订了合作协议书。

日前阿里影业刚刚完成的对广东粤科软件的全资收购则是马云的补板扬长之举。粤科软件全部股权挂牌价为1.8亿,阿里最终以8.3亿竞价获得,溢价近5倍。出手如此之慷慨,马云除了看上粤科软件是目前国内最大的影院出票系统提供商之一外,更主要的是,马云希望粤科软件与淘宝电影双剑合璧,抢占O2O在线售票的巨大风口。

一边在寻求输血管道,一边也在进一步疏通经脉以彰显健身强体之效。一个可以期待的结果是,阿里巴巴不久会将娱乐宝和淘宝电影资产注入阿里影业,交易达成后,阿里影业将不仅作为内容生产公司而存在,而且将变身成一个可拥抱阿里巴巴亿级用户群、整合淘宝电影的O2O渠道、嫁接娱乐宝互联网金融投融资功能的产业平台。这种由新资产注入所带来的互联网+“化学反应”,在当下国内文化产业中寥寥无几。也正是如此,尽管阿里影业去年亏损了4.15亿,但同样赢得了投资人的定增芳心,使阿里影业一举成了国内市值最大的电影公司。

作为马云开发电影衍生品的一次尝试,阿里巴巴日前与迪士尼达成合作协议,从迪士尼旗下漫威影业的《复仇者联盟2》开始,通过淘宝电影牵头,天猫联合包括奥迪、乐高、李宁在内的40余个获迪士尼正版授权的品牌独家首发电影衍生品,如扫地机器人、珠宝首饰、汽车等,这些产品无一例外地使用了《复仇者联盟2》中的人物元素。数据显示,海外电影行业盈利的30%~40%来自电影的票房,其余都来自电影衍生产品和版权收入,而在国内,电影衍生品市场还处于开拓初期。特别是对于阿里巴巴而言,完全能够通过自己的大数据掌握和追踪用户对衍生品的需求并以此为出发点,与商家合作开发出受众喜爱的衍生产品,在影视剧业务中打通电商模式,即所谓边看边买的T2O模式。

不难看出,马云玩电影,除了在常规地带纵横捭阖,更多的卡位布点均是传统电影产业的薄弱环节,如首开电影众筹之先河的余额宝,推出O2O在线选座售票的淘宝电影,搭建特效渲染的视觉云,开发电影衍生品等等。而所有这些,都是基于尝鲜动机的互联网+思维,由此也形成了阿里巴巴电影王国特有的生态模式:在上游,阿里文学、知名导演与制作人联袂推送IP内容,余额宝予以及时的资金跟进和衬托;在中游,和光线传媒顺势承接,借助视觉平台Rendercloud实现低成本的拍摄制造;在下游,淘宝电影与粤科软件组成的销售前端拓展上线下院线以及衍生品开发销售;在外围,阿里所拥有电商数据,新浪微博等社交平台数据直接强势辅助和推动内容产品的反向定制。这种覆盖整个影视行业的生态链,构成了阿里电影城堡的“护城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