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下的普惠金融

未央网

从融洽会的话题,就可以看得出当年经济的热点。今年,”互联网+”将成为论坛关注的重点话题。

在”互联网+”成为国家战略的背景下,几乎每一个行业都被这一股浪潮裹挟着,寻找着互联网时代的转型或者升级,对于金融行业来说,这一蜕变早已经开始,尤其是互联网金融的大发展,已经被赋予了开启普惠金融时代的梦想。无论是传统金融巨头,还是初出茅庐的互联网新秀,或被动迎战,或主动出击,一场变革正在悄然酝酿。

改变,正在发生

6月10日,专注于短期融资的互联网P2P平台短融网召开发布会,宣布成立行业首个债权劣后基金,规模为1亿人民币,主要用于回购和处置逾期资产,确保投资人的本息优先权。在这次发布会上,短融网CEO王坤披露了一系列数字:近两年各种P2P平台俨然成了新的风口,仅2014年全年就超过800家,2014年全年的总成交量达到2500亿,较2013年增长250%。

P2P成为当下互联网金融盛宴中最显眼的一位主角,但是其他的细分行业也不认输。余额宝掀起了全民互联网理财的热潮,股权众筹让曾经的VC/PE精英与平民大众共同投资,第三方支付平台遍地开花,大大提高了支付的便利性……以股权众筹为例,伴随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到来,这一舶来品迅速在国内遍地开花。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国内股权众筹平台总数已达到128家,融资总规模超过10亿。

传统金融行业也在积极拥抱互联网。以保险业为例,2011年至2014年,国内经营互联网保险业务的公司从28家上升到90家,规模保费从32亿元增长到870亿元,年均增长率达200%。一些新型的保险组织模式比如互助型保险,也伴随着互联网跨越了地域限制。

南开大学金融发展研究院教授田立辉认为,互联网金融已经开始促进我国普惠金融的发展,前途远大。他表示,互联网金融成本低、受众广、易于持续,能够促进普惠金融发展。”实际上,二维码的第三方支付理财通的货币基金通道、陆金所的P2P平台、京东白条的商业信贷阿里巴巴娱乐宝众筹等等,已经在为普通百姓提供普惠金融之道。互联网金融便捷和覆盖广,能够形成规模经济,可以提供个性化服务,不仅能满足多数人的金融需求,而且直接缩小了城乡差别。”他说。

懒猫金服CEO许限良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互联网推广普惠金融的意义在于两个层面:一方面它满足了个人经营或者小企业经营的需求:另外一方面,互联网通过提供各种产品满足了大众的理财需求。

依靠技术,互联网金融打破了传统金融的种种桎梏,以更低的信息成本、更低的投资门槛以及更便捷的渠道和方式,迅速成为新的投资热点,甚至还创造了共享经济的模式。

门槛更低

6月2日,一个名为WiFi万能钥匙的股权众筹投资项目开始正式认购,认购意向金近73亿元,超募近223倍,打破了国内众筹的纪录,创造了神话。在三年前,股权众筹还很小众,而如今,股权众筹这一融资模式已经逐渐获得了官方的认可。近日,中国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透露,股权众筹试点方案已初步形成,正在履行必要的程序。

从当前各家平台的模式来看,基本都遵循了领投+跟投的方式,即由平台进行优质筛选后,将项目拿给该领域的知名投资人进行讨论,得到核心投资人的青睐和投资后,再由大众跟投。

这种模式打破了过去投资领域的专业门槛和资金门槛。在过去,由于专业领域的限制,股权投资是少数投资精英的游戏,普通的投资者要想参与,只能以LP的方式,通常要求的资金门槛非常高。在中国证券业协会去年年底发布的《私募股权众筹融资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初始版本中,私募股权众筹融资的投资者可满足的条件之一是投资单个融资项目的最低金额不低于100万元,金融资产不低于300万元人民币或最近三年个人平均收入不低于50万元人民币的个人。经过征求意见,市场普遍认为这一门槛较高,在修改中将门槛降低到”投资单个融资项目的最低金额不低于10万元,金融资产不低于100万元人民币或最近三年个人平均收入不低于30万元人民币的个人”。

门槛降低,这意味着金融产品变得更加标准化和便捷,这与传统金融机构推行的面向高端客户的私人银行不同。以曾经掀起媒体热切关注的”宝宝”类理财产品为例,其本质是一种类资产证券化,将具有现金流的产品打包然后分割,做成标准化产品,向投资者销售,只有具有标准化和充分便捷性,互联网金融理财才能充分发挥互联网带来的降低运营成本、快捷等技术优势,从而具有大众化、低门槛的”普惠金融”属性。

信息更透明

信息是资源配置的核心,只有对信息充分了解,金融系统中资金供求双方才能建立互信,也才能正确地风险定价。在过去资金供应方以银行为主的金融系统中,由于获取信息的成本较高,甚至无法获取信息,从而无形中提高了借款的门槛,对于那些无法用抵押或者稳定现金流证明自己信用等级的借款者来说,这成为一个无法逾越的门槛。

然而,互联网技术的进展,正在逐步解决这一问题。中国人民大学信息学院副教授许伟介绍,与美国主流的FICO个人信用评级指标参考系统相比,以zestfinance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所用元数据更为广泛,且模型基础数据变量增加到近一万项,”一个简单的例子,甚至消费者网络签名的方式,都可以作为判断其信用等级的一个数据来源。行为是对人品最好的反馈,随着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的发展,收集信息也越来越容易。”

据研究显示,zestfinance的数据至少包含:1.通过购买或者交换来自于第三方的数据,既包含银行和信用卡数据,也包括法律记录、搬家次数等非传统数据;2.网络数据,如IP地址、浏览器版本甚至电脑的屏幕分辨率。这类数据可以挖掘出用户的位置信息、性格和行为特征;3.社交网络数据;4.直接询问用户。为了证明自己的还款能力,用户会有详细、准确回答的激励。

互联网金融在实现信息处理的质变式转变后,也逐渐改变了金融系统的基础设施,比如征信系统。今年1月,央行印发《关于做好个人征信业务准备工作的通知》,要求芝麻信用管理有限公司、腾讯征信有限公司等8家机构,严格按照《征信机构管理办法》和《征信业管理条例》,做好个人征信业务的准备工作。在传统的官方征信系统之外,一个基于技术优势的社会征信体系正在成型。

风险不容忽视

尽管互联网金融发展一片火热,不可否认的是,风险也伴随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而出现。

互联网金融的风险,既有互联网属性带来的新生风险,也有金融体系自身无法克服的风险。”互联网金融的新生风险主要是技术风险(黑客攻击)、欺诈风险(黑平台)、法律风险(众筹和非法集资的区别)。同时,我国传统金融不断涌现的信用风险监管风险也通过互联网金融迅速放大。”田立辉认为。

达信保险经纪的一份报告显示,在网络攻击频率和强度不断加剧的背景下,2014年发生的热点网络事件表明网络威胁的范围正在扩大,从通过销售网点入侵客户账户到意在破坏公司网络的有针对性阻断服务攻击都有发生。越来越多的被保险人通过购买保险来保障由数据泄露和营业中断带来的财务损失。

同时,与传统金融业相比,互联网在致力于普惠的同时,由于处于发展初期,缺少监管,往往陷入信任危机的尴尬。以银行传统信贷为例,由于银行的准入门槛较高,股权结构以国有资本为主,接受银监会的严格监管,同时还有存款保险以及银行自身计提的风险保障,这些内外因素都有助于银行在存款人和借款人中建立较高的信任。但是在P2P领域,目前的监管框架还没有建立,这必然导致信任比较稀缺。据了解,主流平台都采用担保模式和风险保证金的模式来保证投资人的本息安全。但是数据显示,很多平台的风险保证金并不透明,而且保障比例非常低,很多大平台披露的保障率不到1%,甚至低于银行的坏账率水平。不少业内人士认为,目前的P2P平台风险保障金无法验证,额度大小以及真实性都存疑,保证金的账户使用明细也无公示。

因此,王坤介绍:”成立债权劣后基金的用意,也是希望能彻底解决流动性风险的后顾之忧。P2P受困于规则限制,在正式监管政策落地之前,仍然很难撕掉民间金融机构的标签。想要维持一个较高的资本充足率只有靠自建’资金池’,但前提必须是合法的,不能动用投资人的钱,不然就很容易触碰监管红线。”

即使对于那些试图在互联网领域小试身手的传统金融企业来说,也产生了新的风险管理需求。保险公司对这类创新型业务的合规性判断、产品开发、风险识别和风险定价能力还有待提升。保监会曾经专门就互联网保险存在的风险进行提示。

比如2014年初,某保险公司曾专门为银行拟发行的虚拟信用卡开发了个人信用卡消费信用保证保险,后被紧急叫停。又如,P2P平台去担保化趋势已渐明朗,有部分保险公司开始尝试与P2P合作,提供信用保证保险服务。近期,P2P平台接连曝出风险事件。在我国征信体系建设尚不成熟、没有足够数据和经验积累的前提下,保险公司如何甄别、评估和控制上述风险,如何科学厘定产品费率,值得关注。

一些互联网金融的创新被认为”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比如,个别互联网保险产品如”摇号险”、”世界杯遗憾险”等违背保险基本原理和大数法则,带有博彩性质,混淆了创新的边界,有伪创新、真噱头之嫌。金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范大鹏表示,并不是所有的金融细分行业都适合”互联网+”战略,而更适合+互联网,即互联网作为一个工具,而不是创新的主体。

当然,最让互联网金融从业者揪心的还是创新与监管落后之间的冲突。”尽管大家都在做,但是P2P到底是合法的还是非法的,到现在政府也没有给我们答案。”王坤感慨。监管的落后在一定程度上是肯定的,因为只有创新出来了,监管层才会逐渐关注,然后再考虑创新的影响和监管思路。但是这也意味着,互联网金融创新,不可避免要承担一定的法律风险。

据悉,原本于近期推出的P2P监管政策细则,被监管层推迟,不少业内人士表示不解。对此,田立辉呼吁,当前政府的部分机构或官员存在怠政现象,宁可不做,不敢做错。故而,互联网金融监管办法迟迟没有推出。他希望能够让媒体督促政府推出互联网金融这一并非陌生事物的监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