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众筹四大梯队浮现 其中乱象仍惹担忧

未央网

股权众筹似乎是眼下互联网金融业内最时髦的事。进入6月份以来,已经有3家公司进军股权众筹。曾被天使投资拒绝、没有资金投资,因为有了股权众筹,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故事在很多小企业中上演。

2013 年年初,美微传媒开始在淘宝网店销售“美微传媒凭证登记式会员卡”,拉开了国内股权众筹的序幕,而天使汇的成立更是为国内开了股权众筹的先河。根据某第三方统计的数据显示,自2013年国内正式诞生第一例股权众筹案例开始,股权众筹进入初期探索阶段。截至2013年年末,我国众筹平台仅 5家,到2014年,这一数字达到 32家,增幅为540%;截至2015年4月份,我国股权众筹平台有62家,4个月的时间,增长就超过2014年全年的近1倍,股权众筹呈直线飙涨。

业内人士表示:“2014年政策逐渐倾斜,股权众筹平台数量较2013年有大规模增长,另一方面,行业整体成交规模仅有几十亿元,仍处在发展的初级阶段,许多方面都还不完善,整体以草根为主。2015年政策的支持,大鳄的进入将带来股权众筹的一轮热潮。”

目前股权众筹已呈现以阿里巴巴京东金融“双寡头”领衔的四大梯队,然而迅猛发展的股权众筹乱象频现,包括股权投资的领投人、合格投资人界定混乱,有些平台甚至存在自融风险,大多数平台信息披露度很低,“中国式”股权众筹正遭遇成长的阵痛。

中投顾问金融行业研究员霍肖桦表示:“股权众筹本质上是私募股权互联网化,通过互联网平台,股权私募的效率以及资金量将大幅提高。”

中国式众筹:草根不“草”,众筹不“众”

股权众筹是指创业公司让出一定比例的股份,面向众筹平台投资者,众多投资者通过互联网渠道出资入股公司,从而获得未来收益。这一市场如今已经吸引了足够多的股权众筹平台。

我国股权众筹发展未满4年,管理办法规定也尚属征求意见稿。2014年年底《私募股权众筹融资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中提出股权众筹平台净资产至少500万元,平台需确保实名制且不得兼营P2P;“合格投资者”金融资产不低于300万元或3年内个人年均收入不低于50万元,股东人数不得超过200人等要求。

2014年5月份,股权众筹行业明确由证监会监管,随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要求建立资本市场小额再融资快速机制,并首次提出“开展股权众筹融资试点”。可以说,股权众筹过去曾经被认为是非法集资,但国家现在的态度已转变为“积极鼓励”。

目前,几乎所有股权众筹平台都采取“领投+跟投”模式。一位经验丰富的专业投资人作为“领投人”,众多跟投人跟进投资。领投人用他们的资金进一步撬动跟投人的资金,同时获取跟投人利润的分成。

“国内产品众多,众筹引入后难免打上中国特色”,易观智库高级分析师马韬认为。

“中国式”众筹有着众筹不“众”的特色。

很多股权众筹公司宣传都打着屌丝逆袭的戏码,股权众筹俨然成为“草根”今日入股,明日变“土豪”的平台。

然而随机翻看了几家股权众筹平台发现,屌丝逆袭的戏码,其实很难上演。

京东金融股权众筹规定,个人合格投资人需要符合最近3年个人年收入不低于30万元或金融资产不低于100万元的条件。天使客也有类似规定,并直接将“土豪”划为适合投资的人群之一。

在大家筹网站上,看到大多数项目最低起投资金在10万元,其中有些募集资金小的项目,普通投资人最低起投也在6万元。

去年年底出台的《私募股权众筹融资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规定,个人投资者金融资产不低于300万元或最近3年个人年均收入不低于50万元。无形中就限制了很多人入场。

有业内人士认为,监管层设定股权众筹投资者的较高门槛,似乎违背了“众”的精神,既然叫众筹就应该体现“众”的价值。

尽管有人建议,应该降低投资者的门槛。但是更多的人还是认为,至少在短期内,需要把没有风险承受能力的投资人挡在门外。

但即便降低门槛让“草根”入场,草根的投资空间也并不大。

显然,目前来说“中国式”的股权众筹更像是富人的游戏,而非很多平台宣传屌丝逆袭神话般斑斓。即便如此,也阻止不了各界大佬进军股权众筹的决心,因为这背后是一片蓝海。

股权众筹四梯队浮现,阿里与京东成双寡头

据世界银行预测,到2025年,中国的众筹投资有望达到460亿美元—500亿美元。其中,70%至80%的融资额将是股权众筹。与此同时,股权众筹合规化正在加速推进,继今年初首批8家股权众筹平台申请成为中国证券业协会会员后,6月5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透露,目前已初步形成了股权众筹试点方案,正在履行必要的程序。

如此大的蛋糕早已引来众多大佬们“争食”,目前除了风投、产业资本纷纷涌入,阿里、京东、平安等大企业都纷纷加入抢滩股权众筹的队伍当中,然而竞争最为激烈的当属阿里和京东。

近日,蚂蚁金服宣布获得首张股权众筹营业执照。2015年5月19日蚂蚁金服旗下的股权众筹平台“蚂蚁达客”上线,“蚂蚁达客”的出现也被外界解读为剑指京东股权众筹平台,是阿里再次正面狙击京东的又一举措。

阿里系在2013年双十一期间,在淘宝推出了自己的众筹平台“淘星愿”(后改名“淘宝众筹”)。目前来看,阿里巴巴旗下拥有淘宝众筹,但其业务仅限于产品众筹,未涉及股权,所以此次蚂蚁金服的股权众筹平台蚂蚁达客获得营业执照意味着阿里的互联网金融布局再下一城。

继2014年3月份淘宝众筹频道上线后,京东金融也上线了京东众筹

京东金融副总裁金麟表示:“截至6月16日,京东股权众筹平台“东家”的各类股权融资项目的融资额达2.66亿元。其中有的众筹项目已经打算登陆新三板,作为一种退出模式。”

业内人士表示:“未来将形成一种双寡(京东金融+阿里巴巴)为首的,多梯队、高(投资)门槛、分类细化的众筹格局。目前来看,第一梯队则是电商大鳄阿里巴巴和京东为首;第二梯队,特殊背景新晋平台则是平安集团的前海众筹;第三梯队,有资历的股权众筹平台与创投背景平台例如天使汇、创投圈、原始会、投壶网等;第四梯队则是众多草根平台,未来可能还会有券商的加入。”

盈灿咨询高级研究员张叶霞称,“按照融资额可以区分发展格局。项目融资额过亿元的股权众筹平台主要位于北京,例如天使汇、创投圈、原始会;其次,广东省的众投邦、微投网、云筹、大家投、天使客、创业易等平台融资额超千万元;还有一些项目标的少,融资量低于千万元的小平台。”

尽管股权众筹目前火热,但据调查,其存在很多乱象,更面临很多“成长的烦恼”。

股权众筹乱象:法律缺失,信息披露度低

中投顾问金融行业研究员霍肖桦表示:“目前股权众筹的乱象主要是,其一,从业人员专业水平较低,我国股权众筹兴起的时间不长,人才较为匮乏,初期从业人员专业素养不高,重营销而轻产品质量;其二,风险披露意识不强,这是由于股权众筹企业为了吸引投资者,不愿披露较多风险;其三,相关法律缺失,股权众筹作为互联网金融的新兴产物,相关法律还未及时更新,产生监管空白期。”

张叶霞对于目前的股权众筹乱象也表示了担忧,她称,“股权众筹从2011年进入中国,在国内发展不到4年,相关的法律制度尚未正式出台,监管不足。由于缺乏法律法规的指导,股权众筹面临的不可控风险较多。”她对记者举例称,“目前股权投资的领投人、合格投资人界定混乱,有些平台甚至存在自融风险,大多数平台信息披露度很低,退出机制不健全。”

在注册了几家小型的股权众筹平台后发现,部分平台确实未对记者资产进行审核要求,而一些大平台则相对来说中规中矩,京东规定个人合格投资人需要符合最近3年个人年收入不低于30万元或金融资产不低于100万元的条件,申请后有客服致电问询很多问题以确认。

除了上述乱象之外,股权众筹退出机制则是“成长的烦恼”。

目前股权众筹收益期限较长,投资人往往要等到投资的创业企业上市或被收购才能够拿回收益,而在此之前,企业可能已经失败。统计数据显示,在中国的股权众筹项目中,有90%都是失败的。美国的股权众筹回报率为15%至40%,但风险也同样比较高,160家创业项目才有一个成功案例。所以投资股权众筹的风险性不言而喻,投资之后的退出机制成为重中之重。

目前,股权众筹项目的退出主要可以分成两种,即投资人个人退出和投资人集体退出。个人退出,一般采取单笔转让模式,即通过平台的股权转让板块进行,不过,不是所有的平台都有股权转让的服务。集体退出,可能原因是该轮项目结束,引入了下一轮投资,由平台配合创业者、投资人一起寻找合适的股权受让方,如VC/PE机构、并购集团、IPO上市乃至大股东自行回购,也可能是由于项目进展不顺利,投资人集体投票选择退出,如果未找到接盘者则项目进行清算。有的项目进行期间,还会有不定期的分红,实现资金的逐步退出。

“目前众筹项目投资人退出机制尚不健全,相较于上市公司股票可以在交易所自由交易,以及成熟的VC/PE投资项目可以采用通用的行业惯例,众筹的法律体系并不完善,采用何种退出方式,何时退出都存在诸多问题。”张叶霞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