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衍生品是把双刃剑

未央网

过去几周,股指向下调整速度之快历史罕见,下跌幅度已经接近30%。更为吊诡的是,虽然自上个周末起,相关部门不断释放利好股市的消息。先是央行宣布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存款基准利率,同时定向降准;后续又有证监会两融风险喊话,提示目前证券公司融资融券业务风险总体可控,强制平仓压力很小,以及养老金可以入市的愿景;有保险公司喊话,市场已有投资价值,四大蓝筹ETF出现大幅净申购。然而面对这些利好股市的消息,市场并不领情,在短暂回升后,大跌仍然持续。以至于有戏言说,开市前都是利好,开市后却是利空。

市场走势如是,从表面看有以下几个原因。

市场趋势发生了改变。我们在5月曾说过,市场已经演变为情绪市,先是盲目乐观的情绪主导了市场,继而悲观情绪笼罩了市场,特别是短期快速下跌,更强化了极度悲观的情绪,改变了市场趋势。趋势的惯性强大,使得政策上的引导在短期并不能改变跌势。

虽然当前有关部门表态要稳定股市预期,但是对市场所担心的新股大量发行并没有明显表态减速,7月首批新股发行仍然继续,后续发行未有明确减速的说法,大量资金仍从市场流出去打新。

在大幅下跌、股市向淡的环境下,资金观望情绪浓重,场外资金流入股市的速度放慢,这既包括新入市资金的放慢或下降,也包括融资规模缩减。

由于这些原因,尽管当前救市政策不断,但是市场情绪很难在短期修复,所以股市仍会震荡调整,探明市场底部。

以上几点,只是最近股市波动的表面原因,从深层次看,是中国股市在金融衍生品的发展、监管等诸方面还有许多不适应。中国股市在上半年经过了令人瞠目结舌的暴涨,随后又断崖式下跌,其中金融衍生品的助涨助跌功能不可忽视。2010年市场引进融资融券、股指期货这些杠杆式的金融衍生品,今年又开展了期权交易试点。开始使用这些金融衍生品,其目的是要使投资者在金融投资时有避险工具,同时使证券公司有更多的业务渠道增加收入,另外也会增加股市活跃程度。虽然,对这些金融衍生品的风险预先有所防范,但从实践看,这些监管往往是滞后的,并且有死角。这就造成,监管部门既不能预见和预防大量运用杠杆资金引发股市暴涨的“杠杆牛”,也不能控制有人利用股指期货、ETF造成的股市暴跌,使得股市正常的调整,有可能通过金融杠杆放大了调整幅度,使得政府部门维护市场的措施难以发挥作用,或会引发整个金融系统的重大风险。我们应该反省现实中金融衍生品监管的漏洞,并提出应对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