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配资的风该往哪吹?

未央网

杠杆配资、平仓……在这轮股市行情震荡中,一些原本还陌生的概念被频频提及。场外配资被视为行情下跌的导火索,配资平台以及P2P股票配资业务也因而受到关注。

笔者发现,有平台早在证监会摸底场外配资时就停掉了配资业务,有些则仍持续至今,并在回应中称没有太大变化。

已经存续多年的场外配资是否因为互联网就大不相同?政策导向与市场需求,究竟会是哪方占上风?

配资平台分化

“之前券商两融的时候清理场外端口,当时合作的证券公司比较保守,就要求我们停了。现在看起来还挺幸运。” 在北京一家P2P平台负责人看来,如果真的遭遇了这波暴跌行情,风险显而易见,“很多股票每天一开盘就跌停,平仓都平不掉。”

对于此前的业务,他已不愿过多回应,称业务上线时间很短,还没起量的时候政策就来了,停的时候也没有很大动静。只是当时股市还在高走,一些客户颇有怨言。

与这家直接以P2P债权对接配资需求不同,还有一些配资平台是以自有资金购入伞形信托的劣后资金,再以此获得来自银行等机构的成本较低的优先级资金。

5月5日刚刚上线的配资平台财猫网相关人士表示,该平台上1-3倍杠杆的配资业务是对接P2P债权,4、5倍杠杆的业务则是后一种形式。

一位要求匿名的互联网配资业务人士介绍,网上配资大多使用HOMS系统,先由配资平台开立账户,客户再缴纳保证金,配资成功之后便获得一个子账户,在该账户下的操作与客户自己的证券账户操作完全一致,而平台则可以对这些子账户实时监控,必要时平仓止损。

同时,保证金与获得的配资资金都放在平台的指定账户,而非客户的个人银行账户中。当账户资金低于警戒线时,就会要求客户追加保证金;低于平仓线时就强行平仓。

“行情稳定的时候,从警戒线跌到平仓线可能要一两天。但如果遇到连续跌停板的极端情况,无法平仓就只有亏损。”该人士表示,在他们的平台上,一般客户本金亏损超过50%就会平仓。

如果对接P2P债权的配资业务遇到了亏损,是否意味着平台要代为垫付?“反正现在没见过有哪家平台敢不还投资者钱的。”该人士这样回应。

她同时透露,配资常见的有1-5倍杠杆,资金成本也相应不同。一般5倍杠杆月息1.8%左右。而警戒线和平仓线因各平台而有所不同。

除了前述停止业务的,还有平台在政策敏感期时曾暂停业务并进行调整。也有平台坦言与券商的合作并未受影响。

零壹研究院数据显示,2014年涉足股票配资并且已有交易数据的P2P借贷平台有15家,交易规模在15亿元左右;2015年上半年,对应的平台增加到60家,交易规模达到150亿元左右,其中658金融、投哪网、PPmoney三家平台便占到70%-80%的份额。

数据监控同时显示,在这波市场行情之下,一些小型平台比较惨淡,很多将杠杆从5倍降到2-3倍。有5家平台停止了配资业务,还有至少6家平台终止了配资业务开发。

另外,“那些从线下转到线上的民间配资公司,一般都是公司自有资金借钱给配资客,杠杆可高达10-15倍,上半年规模估计在300亿-500亿。”零壹研究院股票配资分析师回应表示。

谁是风险导火索?

场外配资市场究竟有多大规模?证券业协会在6月29日公布的数据显示,通过恒生HOMS、铭创、同花顺三个主要系统接入证券公司的客户资产规模约5000亿元。

P2P配资目前的资金规模能对市场产生多大影响?

PPmoney相关人士回应认为,P2P的配资业务在场外配资中的占比目前还没有一个准确的数据,但与超过2万亿的券商融资规模相比很小。而且股票配资业务长期以线下形式存在,互联网化有利于提高监管的透明度。

在回应中对方表示,证监会叫停场外配资被视为引发非理性暴跌的诱因,对不少股票配资平台开展业务都带来了一定影响。“我们的配资业务前期受到的影响在可控范围之内。客户总量基本保持稳定。”

“这一块业务在绝大多数股票行情下都是安全可控的,在极端行情特别是近期的单边下行甚至非理性下跌行情下,会经受考验,但也是可以应对的。”PPmoney方面表态认为,有消息称配资平台未来将依据备案制运营,而这样的监管是“急需的、合理的”。

91金融联合创始人吴文雄也在7月9日针对旗下配资产品91股神进行回应,称“这一波震荡并没有给配资业务带来负面影响,客户数量一直稳步增长,融资额也在可控范围内。”

而以91股神为例,作为配资平台会对用户购买的股票有一定限制。除了不得购买ST股、不能打新,对单只股票的持有比例也会进行监控。

“其实配资业务发展这么多年,已经比较成熟了。不管是场外配资、P2P配资还是券商融资,其实就是借钱炒股。”在上述匿名业务人士看来,与券商融资相比,场外配资的风险点很明显:门槛低。例如融资要求个人证券资产不少于50万元,而P2P平台门槛只有几千元,开户审核也没有前者那么严格。另外,融资业务一般是1倍杠杆,配资平台的杠杆显然要高。

“券商融资业务在客户资质,包括风险识别、风险承受能力、操盘能力上都比场外配资的客户相对要好。”该人士认为。除此之外,在同样的市场行情中两者的风险并无明显差异。

但不可否认的是,与证券公司有指定银行账户不同,配资平台的资金账户如果缺少有限监管难免会有道德风险。配资平台跑路的案例也真实出现过。

证券业协会此前也曾表态认为,部分场外配资活动“涉嫌违反账户实名制、禁止出借证券账户等相关规定”。相比于券商持牌的优势,场外配资在很多地方仍处灰色地带。据证券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接入HOMS系统的约4400亿元配资额度中,近两周以来强制平仓金额只有约150亿元。此前有两家配资平台都表示,前期下跌行情中自己平台有近1/3的客户被强行平仓。

对此,上述人士认为这一比例“有可能”,但无法断言就是普遍现象,这与平台规则、用户能力等都有关系。对于自己平台的业务,她表示比起前段时间业务确有下降。这种影响会持续多久,“还得看市场走向”。

“用不恰当的比喻,配资客户其实类似于赌徒的心理,拿着借来的钱收益可以翻几番。只要股市回暖,业务肯定会持续下去。”她说。

而零壹研究院相关分析师也认为,从运营角度来看,因为有保证金和强行平仓机制,P2P配资平台一般都是赚钱的。主要风险还是来自政策方面。

“5月底,证监会叫停场外配资端口,导致不少配资平台成了瞎子,无法监控配资客的账户情况,影响平仓机制,导致亏损风险增加。但某些和券商有合作关系的平台可能不受影响,有特殊方式监控账户变化。8月起,允许券商向第三方提供接口,这是监管层对当前股市忧虑的选择,对中小型平台而言是极大的利好,估计届时会有一批平台满血复活,新平台也会加紧进来。”该分析师认为,股市下跌初期,配资客并未大量逃离,直到6月底才大幅减少。

网贷天眼数据研究员陈宇杰却表示,配资业务是一种结构化的产品设计,在排除系统性风险、政策风险,较之于其他的业务还是要相对安全。但考虑到监管对杠杆的严格限制,“股票配资业务只能是一个过渡性的产品,大肆发展基本不太现实,平台必然会面临转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