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妈的“爱” 你真的不懂

未央网

导言:

央妈是金融界最亮的星,她的光震慑着无数金融界的儿女。每当她发现有少数儿女不听话时,就以雷霆万钧之势,给他们画地为牢,用极强的现实扭曲力场,告诉你“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

她不考虑建立动态、数据化、多部门、多层次的监管系统,而是面对野蛮生长一刀切,结果,难免引发矫枉过正的后遗症——用力过猛,缺乏落地性——要么引发问题集中爆发,要么在质疑中不了了之。这就是央妈奇葩的“爱”。

好端端一个闲适的周末,又被敬业的央妈给搅和黄了,与上次携手10部委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相比,这次,央妈选择了一个人战斗,周末下班时,发布了《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

结果,与上次的一片叫好大相径庭,这次央妈被各种围攻,种种解读甚嚣尘上,当天,因为只给了第三方支付平台每天5000元支付限额被骂到狗血淋头,次日紧急澄清:其实,只要有数字证书或者电子签名,就不受限额约定,任意金额都可以。同时,与银行网关直连完成交易的,也不受此限制。

其实,从上次10部委《意见》中已能看出端倪,它将互联网支付定义为“小额、快捷、便民”,似乎就明确了第三方支付的边界——不得建立自己的资金池,支付就是支付,不能那么像银行一样,野蛮地拓展自己的业务。

互联网支付变成了被五行山压制的孙大圣?他没妈,就人尽可“妈”?其实,笔者想辩驳说,这是央妈满满的“爱”啊,只是你没有看粗来。她要让你爱到不得不服。

媾合的阳谋

有童鞋说,第三方支付没有账户的交易往来,没了资金沉淀,从此艰难了。请原谅小郝子放荡不羁笑点低,谁说这个支付账户还是无比重要的?仔细看看各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宝余额宝招财宝财付通理财通,各个第三方支付都与基金机构合体,生出N种类似余额宝的“宝宝”。

而这些宝宝几乎现金一般的流动性,谁还有必要将把钱放在支付账户里,看着它毫厘不涨的闲置在那里?定义为“消费型账户”又如何?在逐利的本质下,用户资金势必向宝宝们集中,只要进入基金系统,那就可以化作银行与基金的划拨流转。

比如,充钱入余额宝,直接用银行账户充,何必再支付账户转一圈?用余额宝消费或者转买招财宝,蚂蚁金服同样可以与银行合作,让Money走个人银行账户兜一圈,再转向下家的基金或商铺,自然,就绕过了限额要求。当然,整个流程体验,少不了银行、第三方支付深度合作,必须后台深度媾合,简化资金流转步骤,体验上可能只多出1、2步验证,便可完成交易,与当下相比,用户体验损害并不会很大。

但更重要的是,银行通过这样的合作,了解到客户资金的流量、流向,不再愁眉苦脸地喊:“被第三方支付隔断与客户的关联”,自然有动力与之合作。与此同时,第三方支付依然参与清算,在相关数据和用户上也不会有啥损失。大数据分析不止,用户粘性不减,创新的空间自然不会减弱。

多完美的央妈逻辑——就像意大利的马基雅维利所说:一件事能让所有人得利,成功便会持久。这不,央妈变着法,重点照顾了亲儿子,又不损害干儿子的真爱么?让守旧者获得给养,让创新者深深地无奈,多么懂得平衡的真爱!

替代的逻辑

此外,按照《办法》要求,第三方支付中的银行快捷支付,每日额度服从银行的监管规定。除单笔金额不足200元的小额支付业务,以及公共事业费、税费缴纳等收款人固定并且定期发生的支付业务外,支付机构不得代替银行进行客户身份及交易验证。银行对客户资金安全的管理责任不因支付机构代替验证而转移。这也就意味着200元以上的快捷支付将跳转至网银进行。

的确,就快捷支付而言,虽然钱是从银行进出卡走,但支付当时,第三方支付和银行网站没发生关系,直接在自己的网关完成。结果,在这次《办法》中,这种支付给限制到了200元以下,超过200元必须要银行验证。那是什么体验,你懂的——简单点的银行,发一个密码给你,复杂的就要你到它的网关输入卡号、密码,甚至U盾……催生个手机U盾这样逆天的玩意,也不是不可能。这样复杂的操作过程,快捷支付快不起来,也就可以回家玩勺子把儿去了。

快捷支付必死?它链接的那些场景怎么办?其实,小郝子觉得,别悲观,管制下,也有“东方不亮西方亮”,想想蚂蚁金服的“花呗”,京东金融的“白条”,它们完全可以对快捷支付实现替代。

原来,用户以快捷支付耗费自己银行账户的存款,现在则可以直接用赊买的方式,先拿到产品或服务,之后付款。要知道,蚂蚁金服和京东金融不乏大数据风控的底子,以自有资金垫付,再求用户还款,这样,怎么都犯不着央妈的监管红线,反而,让用户享受到比当下快捷支付更便捷的体验。

只要借贷相关期限、收费足够优惠,花呗、白条就可以牢牢粘住用户,如此,信贷消费越来越多,数据增量被激发,大数据分析越来越精准,用户的消费习惯、信用水平、收入档次越来越明晰,又加速消费信贷产品优化,使其更具吸引力,良性循环自此膨胀。而其他第三方支付则可以通过与电商征信机构合作,做出自己的花呗、白条。

看,央妈多么绞尽脑汁地刺激金融“创新”,催动着第三方支付,在无奈中变着法地发展未来业务生态,还真是满满的爱啊。

央妈式思维

实际上,央妈此次出台《办法》的目的,是紧密监管第三方支付的类存款金融行为,防止他们借虚拟的弱实名账户,形成自有资金池,在内部自我对冲、结算,甚至划转挪用用户资金,央妈力图将相关资金挤出,以降低风险,确保资金安全。毕竟,在央妈看来,金融账户和资金池,是牌照金融机构特许经营的范畴,不可被金融创新绕过,导致监管真空。

没错,从互联网金融属性上来说,隐蔽性、突发性、传染性和广泛性都会让央妈“心有戚戚焉”,但,央妈不考虑建立动态、数据化、多部门、多层次的监管系统,而是面对野蛮生长一刀切,难免引发矫枉过正的后遗症——用力过猛,缺乏落地性——要么引发问题集中爆发,要么在质疑中不了了之。央妈的“爱”就是这等奇葩,呵呵,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