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银行为什么留不住人?

未央网

今年以来,已有35位银行的“董监高”辞职。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投身互联网金融和新型民营银行可能是这些高管的兴趣所在。据透露,这些金融创新企业十分慷慨,很多从银行跳来的人收入都翻番,有的还有期权

昔日的金饭碗似乎越来越难留住人才,传统银行正在经历一场从上至下的“离职潮”。根据上市银行发布的公告统计,今年以来,已有35位银行的“董监高”辞职,涉及岗位从行长、副行长到风险总监不等。除了9名因为年龄原因退休,大部分都是个人原因和工作调动。不仅高级人才如此,一些基层网点一线员工的跳槽率也在上升。除了组织安排的变动和系统内的调动,大部分离职的银行业人才都选择投身互联网金融和新型的民营银行。

近况

35位“董监高”年内宣布离职

根据公告,今年以来宣布离职的35位银行“董监高”中,有9名是因为年龄原因退休,包括建行副行长胡哲一、兴业银行副行长陈德康、浦发银行副董事长陈辛等。其余26名,大都是因为个人原因和工作调动。比较特殊的是兴业银行董事蔡培熙,辞职原因是原推荐股东不再持有本公司股份。

至于这些高管辞职后去往何方,目前只有不到一半的人因为继续留在金融圈,有踪可循,其余的则没有确切消息。不过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投身互联网金融和新型民营银行可能是这些高管的兴趣所在。

有确切去向的银行高层,基本是在体系内变动工作。比如,原建行副行长朱洪波担任光大集团的党委副书记、中行副行长祝树民出任农发行行长、工行首席信息官林晓轩出任农行副行长等。

值得注意的是,有两位高层的去向与众不同。原民生银行行长毛晓峰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组织调查。原华夏银行副行长黄金老则选择重回书屋,去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担任高级研究员。不过,也有报道称,黄金老可能会参与某民营金融集团旗下民营银行的筹建。

去处

新兴民营银行成辞职高管新平台

实际上除了这些要发公告的“董监高”外,还有更多的银行人士加入这场“离职潮”。其中,新兴的民营银行正在成为传统银行高端人才的新平台。微众银行的行长是曾担任中信副行长和进出口银行副行长的曹彤;副行长包括原平安银行风险官王世俊、深圳银监局政策法规处前处长秦辉、原央行深圳支行支付结算处处长万军、兴业银行同业业务部总经理郑新林、原平安金融科技公司总经理梁瑶兰、原陆金所副总经理黄黎明和原顺丰CIO、平安科技总经理马智涛。此外,原平安银行零售消费信贷事业部副总方震宇担任消费信贷总监、原平安银行董秘李南青担任微众银行董秘。微众银行在招商银行也挖走了不少人。

华瑞银行的高管阵营也很豪华。央行上海总部原副主任凌涛在退休前1个月突然“裸辞”,任华瑞银行董事长。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周金黄加盟华瑞银行,出任副行长;中国银行苏州分行行长朱韬担任华瑞银行行长;原中国银行网络金融部助理总经理孙中东担任华瑞行长助理兼首席信息官。

除了民营银行,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也成为金融高级人才的择业目标。中信银行总行零售银行部副总经理张秋林辞职后成为秋实财富掌舵人。官方资料显示,秋实财富是新成立的独立高端财富管理机构,股东为东方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控股的基金子公司——东方汇智资产管理公司。

追访

互联网金融行业高薪从银行挖人

蓬勃兴起的互联网金融行业也吸引大量银行人才一试身手。国内知名P2P平台陆金所的高管团队近期大换血,陆金所现有高管团队中一半为今年新的空降成员。其中有数位新任高管均来自传统的银行业。陆金所挖来了集团内兄弟公司平安银行以及体系外的兴业银行、浦发银行的高管。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是来自银监会业务创新监管部的副主任杨晓军,至陆金所任副董事长。

事实上,从银行体系脱身转而创立互联网金融企业的例子比比皆是。P2P企业玖富创始人及CEO孙雷、执行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刘磊、首席市场官王志成均曾在民生银行任职,副总裁兼首席人力官张冬成此前曾在工商银行工作十多年。

除了创立互联网金融企业,也有不少银行人士转身成为大型互联网企业的高管。原杭州银行行长俞胜法和原招行零售网络银行部总经理胡滔都加盟蚂蚁金服,出任副总裁。万达互联网金融服务(上海)有限公司日前成立,新公司的操盘手是原建设银行投资理财总监兼投资银行部总经理王贵亚。

去年3月才上线的互联网金融平台理财范,已经撮合了近20亿元的P2P贷款,贷款余额达到10亿元。其风控部、金融创新部等关键业务部门21人中有9人来自银行,其中既有五大国有银行的风控、信贷审核部门的负责人,也有来自股份制银行和外资银行的客户经理。

高薪自然是P2P挖人的利器。有业内人士透露,这些金融创新企业十分慷慨,很多从银行跳来的人收入都翻番,有的还有期权。不少P2P平台的普通员工也能拿到30万年薪。当然,也有一些从银行跳出去的金融人才表示,收入并不是自己重新选择职业方向最主要的因素,在传统银行干久了,各方面都会感觉没有活力,选择新兴的互联网金融机构,也许能打开一片全新的天地。

探因

银行人才为何跟存款一样流失严重

在谈到银行的离职潮时,有业内人士吐槽说,银行业现在的压力太大了,收入却有只降不升的趋势。有两个考核指标对银行的业务人员压力很大,第一个是存款的考核任务,第二个就是不良贷款的情况。

去年以来以余额宝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理财产品,让银行的揽储压力倍增。今年一开始股市红火,银行存款又搬家去了股市。6月份股市最火时,某股份制商业银行零售业务负责人表示,每天早上看着存款下降的日报数据都焦虑不已,就担心完不成当月任务。该人士坦言,银行的考核标准本身并不是一直加码,但因为市场情况发生变化,完成的难度大大提高,所以收入下降就成了无奈的现实。

除了揽储压力,不良贷款率的上升也让不少银行人睡不着觉。银监会发布的数据显示,一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9825亿元,较上季末增加1399亿元;不良贷款率1.39%,连续七个季度攀升。已经公布数据的浙江、广西、云南、贵州等4省份,当地上半年银行业不良贷款率已全部突破1.5%,其中云南达到2%,浙江更是高达2.23%。

造成银行不良率持续攀升的主要原因是经济下行,多个传统行业产能落后、过剩问题突出,致使企业盈利下降、贷款违约增多。多数分析机构认为,银行不良贷款率还将继续攀升,可能在今年下半年达到峰值。

人物故事

我为什么从银行跳槽到P2P平台

新兴P2P平台理财范的风险控制业务负责人X女士年近40岁,曾是一家全国性银行总行授信审批部门的中层干部。她在银行工作了17年,在信用卡部、理财中心、信贷中心都待过,对信用卡、理财产品、车贷、房贷、对公业务、授信审批等业务很熟悉。

为什么要离开工作了17年的银行,来到一家全新的互联网金融行业呢?X女士详细介绍她的经历和真实想法。

X女士称,银行对于业务岗位的确是有一些考核压力,但她后来做授信审批,实际上是一个技能岗位,考核方面的压力不算大。跳槽前,她的待遇已经很好,如果继续留任,现在应该能晋升到高级职位。X女士当时手下只有两个员工,管理着近150个亿存量贷款。工作量大但内容十分单一,主要对口的都是国企、央企,当时手上最小的所谓中小企业的贷款余额也有3000万元左右。X女士大部分时间都耗在繁琐枯燥的案头工作上,能够走出去实际接触企业的机会较少,更没有机会去深入了解行业和社会的问题。

X女士一直希望自己能对实体经济和社会实际有更深入的了解,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更好把控金融风险。2014年互联网金融蓬勃兴起后,她为了实现自己在职业生涯中的心愿,加入到理财范。

跳槽之后,X女士觉得自己的选择十分正确。以融资担保公司为例,之前X女士在银行准入融担的时候,更多的是停留在这些担保公司递交的数据和相关访谈,对于纸质材料外的东西很少了解。在进入理财范,和融担合作之后,就发现纸面下还有很多东西。很多看起来很优质的融担公司,实际上并不能准入。

“互联网虽然更多是一个媒介,但的确可以颠覆很多东西。互联网金融未来或许不能取代银行,但一定是银行的有效补充。”X女士坦言,进入理财范之后觉得压力还是很大的。之前在银行是赚取息差,面对的更多是企业,今天在理财范,是做信息中介,更多是面对个人投资者,每一个风控方面的小小失误都可能使投资人的血汗钱蒙受损失,还可能在社会上形成不良影响。不过,这对她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不管是机构合作还是业务本身,都有了更多更深的理解,并促使她带领自己的下属进一步提高规避风险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