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卡借贷分离将成定局 央行重构线下支付秩序

未央网

对于沉珂已久的支付收单市场而言,倘若借贷分离落定,将无异于一场久旱之后的甘霖。

据悉,央行已于近日下发给各银行银联第三方支付机构一份《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关于<完善银行卡刷卡手续费定价机制有关问题意见的意见>征求意见的函》(下文简称“征求意见”),其中关于借贷分离的相关细则和定价进行了意见征询。

该征求意见文件显示,清算机构向发卡行和收单机构分别征收0.0325%的费率,其中发卡行封顶不高于3.25元。而收单服务费则由收单机构向商户自主协商,发卡行服务费向收单机构收取的费用则采取借贷分离的方式,借记卡不高于0.35%的手续费,封顶不高于13元,信用卡不高于0.45%,上不封顶。

尽管只是一份征求意见稿,但从上述内容的细节来看,监管意图已经十分明显。该征求意见稿一旦落地,不但支付收单刷卡费率将与当下发改委规定的价格机制(按行业划分)脱钩,发卡行、收单机构和银联之间的7:2:1的分润比例都将被彻底打破。“8月4日刚刚下发到手,8月6日下午三点之前就要提交反馈意见。时间非常匆忙。”一家第三方支付人士表示,“但是这件事情并不意外,借贷分离的事情这两年一直都在密集讨论。”

“与现行收单管理办法相较,MCC套玛的空间将彻底消失,而信用卡套现成本也将大大提高,是这项改革最大的意义所在。”一家国有大行的信用卡部门总经理认为,借贷分离的落实从全产业链的参与者角度来看都是喜闻乐见的事,也将成为银行卡产业链发展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笔。“除了一些通过套现套玛等违规手段享受市场红利的企业以外,大多数行业参与者都希望看到一个健康合理的行业秩序的建立。”

一位接近监管人士表示,有关部门动议借贷分离事项始于去年11月。2014年11月16日,国务院网站发布《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内贸流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其中提到“将尽快完善银行卡刷卡手续费定价机制,取消刷卡手续费行业分类,进一步从总体上降低餐饮业刷卡手续费支出”。此后,发改委和央行联合几家大行、银联以及各第三方支付机构共同商议推动有关事项。今年3月,《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关于2015年支付结算工作要点的通知》下发,其内容显示,将按照“借贷分离、取消行业分类”的思路,制定定价改革方案、确定实施计划并组织实施。

接近央行人士称,该方案目的在于整治支付业乱象,具体方案或在今年年底之前落实。

正本清源 

事实上,“借贷分离”是针对“借贷合一”存在的概念,而所谓“借贷合一”指的是在现行的银行卡刷卡规则中,借记卡和贷记卡按照统一的费率标准收取。

上述接近监管人士评价,并认为该文件的出台在于正本清源,“第三方支付近几年来发展速度太快,违规的手段也在不停升级。很显然,发改委央行落实借贷分离的要解决的终极问题在于套现和套码。”“信用卡和借记卡对应的风险不一样,不同的风险机制对应不同的定价,因为借贷合一以及发改委按行业分类定下的价格问题,曾经就导致了大量套现的风险事件发生。”上述接近监管人士称。2014年初因年底社会资金面紧张,大量“二清机构”(未取得收单资质的机构)通过信用卡违规套现向面临资金短缺的中小企业主进行民间借贷,其恶意套现的行为酿成风险黑洞,并在半年后成为了央行禁足八家支付机构开展部分省市业务的诱因。

一旦借贷分离按照如上价格落定,套现成本已然上升许多。根据第三方支付人士介绍,此前套现行为多是以批发类的MCC码来进行套现,成本最低,仅仅为0.38%,封顶26元,现在一方面要覆盖清算机构两头收取的0.0325%的手续费,另加上发卡行向收单机构收取的0.45%的手续费,除此以外还有收单机构跟商户协议收取的手续费,成本最低也要0.515%,上不封顶的话,套现的成本更高了许多。

而另一方面,2013年2月,发改委下调银行卡手续费之后,形成了餐饮类、民生类、公益类、一般类和县乡优惠五类定价,银行卡根据行业进行差异化刷卡收费标准也造就了行业套码的空间。伴随收单市场连续几年的高速增长,商户套现、行业套码等违法违规行为也常相伴随,其中还不乏大案要案的发生。“收单银行和收单机构为存款或争抢市场,经常更改行业代码,套取低扣率行业,进行跨行业套利;同时,由于历史原因,各地银行和银联的管理体制差异,造成了收单利益分配的差异,出现了所谓的异地收单,即跨地区套利。纵然银联、央行、各商业银行采取了各种措施检查、处罚,也非常难以维护这个人为的价格体系,在价格双轨制和行业价格管制下,必然会出现两种价格之间的寻租与套利。MCC成了一块唐僧肉。”一位北京第三方支付高管称。

而借贷分离后,手续费操作空间不复存在,真实资料入网将会是标配,由虚假商户带来的风险将逐步消失,交易凭条和银行对账单等都可以体现真实的交易场景,金融消费者权益受到保护,银行作为发卡机构其实际受益也得到保障。

“行业手续费差额所滋生出超过2000家的‘二清’机构也将失去操作空间,以低手续费商户名义入网之路被斩断,‘二清’模式将破产。由此带来的商户资金被占压或挪用、银行卡磁道和密码信息被窃取和泄露的情况都将急剧下降,银行卡信息安全、商户资金安全等将更有保障,风险隐患大幅降低。”上述第三方支付人士判断。

上述人士所提及的“二清机构”是支付产业畸形生态链下的一种特有存在,其称谓主要是针对一清机构而言。一清机构的POS机一般是通过银联、银行或者第三方支付公司直接清算,而二清机构的POS机需进行“二次清算”,即未获得央行支付业务许可,却在持牌收单机构的支持下实际从事支付业务。一种通行的做法是,在一清机构获得刷卡资质后,申请几千台POS机,一台POS机的成本仅几百元,然后再以高价卖给那些想要进行信用卡套现的人。这些人拿到POS机后,即可从事套现活动,如常结算的同时,每笔消费支付一清公司都将获得一笔手续费。由于二清机构可带来巨大的交易流量,一些收单机构出于自身利益考量,在没有出现重大违规事件或资金风险的情况下,往往会对二清机构的行为采取允许或者容忍的态度。

另一个曾为行业所讳言的现实是,监管或卡组织部分从业人员的寻租庇护空间也一直存在并在畸形的行业发展中,“比如第三方支付公司总是需要重金公关监管和卡组织,为了争取减免银行或卡组织的违规处罚的巨额罚金而进一步滋生出寻租庇护、商业贿赂。日后这种寻租空间也有可能被彻底打破。”

“借贷分离的政策一旦落实,几乎影响到了商户、第三方支付、银行、银联全产业链。”另一位第三方支付人士判断,“收单机构向商户收取的手续费将通过市场竞争定价,增值服务的吸引力将远远超过微弱的价格差,市场参与主体的竞争焦点将会集中在差异化服务方面;为了获得客户,收单机构势必加快创新,将重心放在提高产品竞争力上,市场也因此趋于理性和健康。”

而对于银联一直颇为头痛的第三方支付与银行的直连问题,接近银联人士透露,许多大行在经历了2014年初的预授权套现风波之后,意识到了风险问题的严重性,已经摒弃了直连模式。“绕转银联这个问题与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识有关。随着市场慢慢成熟,知识产权的意识会慢慢为市场所接受,尤其是在市场开放的背景下,慢慢的会成为一个市场共识。”上述接近监管人士说。

倒逼行业改革 

“当下信用卡行业发展已经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发卡量、交易量、市场占有率、持卡人的认识程度都上到了一个新台阶,是时候可以考虑借贷分离了,而另一方面,确实是支付机构收单乱象存在已久,导致业内‘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严重,行业的呼吁倒逼监管加快了工作进度。”上述接近监管人士说。

由银联负责编纂的《2015中国银行卡产业发展报告》中显示:2014年国内信用卡跨行交易笔数60.5亿笔,交易金额10.6万亿元,分别增长30.1%和32.1%。2014年,信用卡交易增速进一步提升,其交易规模在银行卡总体交易中的占比持续扩大,交易笔数和金额占比分别提升1.6和1.1个百分点。

银行卡业务在过去十年内一直保持着一个高速的增长,但是银行的信用卡部门仅有几家大行是处于盈利状态的。“通常来讲,发卡量500万张是一个坎儿。发卡量达到500万以上的信用卡中心基本都实现了盈利,也有一些小银行,发卡量不大,可能只有十几万张或几十万张,但是通过特色经营也实现了盈利,比如宁波银行,但这属于特例。整体而言,信用卡还是一个靠规模取胜的行业。”上述接近银联人士称,刷卡手续费是各家行信用卡的重要收入来源之一,“高的能占到整体收入的50%,低的能占到20%,银行卡产业发展相对成熟完善的银行占比就稍低一些。”除了刷卡手续费带来的商户回佣以外,信用卡中心的主要收入来源还有逾期还款的滞纳金收入、分期还款的手续费收入、信用卡商城商品售卖等增值服务带来的收入,而其中,信用贷款成为银行转型最重要的方向之一。“支付刷卡手续费的整体收入肯定得往低了走,支付管理办法里面也说的很清楚,属于基础建设之一,因此对银行或是第三方支付来说,转型肯定是要面临的一个问题。”一位股份制银行信用卡中心人士坦言。

上述信用卡中心人士表示,“况且高居不下的成本本来也是信用卡产业发展的固疾,信用卡是一个靠规模来实现盈利的产业,现在国内信用卡盈利的还是少数几家,一方面资金成本太高,50天的免息还款期银行已经要付出比较高的利息代价。除此以外,运营维护、市场营销、积分的客户回馈等等都涉及到高额成本,手续费收入完全无法覆盖。信用卡作为零售业务的一个重要板块,天然就是信用贷款的一种形式,跟个金部门的贷款产品相结合发力消费金融等会成为未来转型的重要方向。”“海外成熟市场对借记卡和信用卡刷卡手续费的定价比较悬殊,借记卡手续费较低,且存在单笔封顶金额,信用卡手续费较高,且上不封顶。”上述接近央行人士表示,“从现在这份征求意见稿的拟定内容来看,还是只是借贷分离破冰的第一步,0.35%和0.45%的价差并不是特别大,但是已经很不容易了,现在的定价是参考目前收单市场整体价格进行的一个综合拟合,是考虑到市场接受程度,要一步步来,如果一步到位将悬殊拉得太大,可能会造成商户拒收信用卡。”

而对于监管政策落定之后是否会遇到执行不力的问题,上述接近监管人士表示,“依法守规更多是靠主体意识和自觉,监管让市场有法可依是第一步,但这只是辅助,并非根本。此前违规成本都可以忽略不计了,有法不依者反而享受市场红利,于是大家都争做坏人,在这种情况下,制定游戏规则的难度就更大,现在处于市场意见征询阶段。但至于后续发展如何,需要行业参与方的共同努力。”

值得一提的是,一个看得到的行业变化是,刷卡受理不断下沉三四线城市甚至乡村的同时,NFC(近场支付)和各类钱包的支付手段正在一线城市慢慢取代原有的支付方式,“除了支付体验的变革以外,线下场景进行更多线上支付方式的迭代。线上的费率定价基本上是一个完全自由的市场,也很早就已经实现了借贷分离。以支付宝为例,支付宝在支付端口拓展的时候,借记卡费率都是找电子银行部或者个金部门谈,信用卡费率找信用卡中心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