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技术如何能够消除亚洲腐败问题?

未央网

Oscar Darmawan独自一人坐在西雅加达中心公园的Luciole酒馆。我进来时,他站了起来,热情地和我握了手,然后告诉了我一些他过去的事情。他看起来很年轻,说话也轻声细语。看到他,我想起了那个在科学课上害羞的小孩,他总把所有的答案都藏在脑子里,只要你善于发问,他便会把答案告诉你。当我们开始交谈时,他有礼貌地点了一份意大利面,然后拿出电脑,向我展示如何在网上买到一块海洛因。点了几下鼠标之后,我们便可通过暗网访问一些非法网站。

他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危险人物,但却是这个房间里最聪明的人。Darmawan是Bitcoin Indonesia交易所的CEO,老百姓可以通过该交易所进行比特币的买卖。比特币是一种有争议的加密电子货币。这种数字货币比世界上的任何银行安全,它几乎不受监管,毫无瑕疵并且帐目完整,它完全公开,并且其使用者几乎无从追踪。Darmawan于2006年毕业于莫纳什大学信息技术专业,毕业之后,他曾帮助印尼和新加坡的一些私企、部队以及政府部门进行一些网络安全工程建设。而这些详情,他无可奉告。

如果你不知道什么是比特币也别担心,有可能你和常人一样从未想过钱也会有替代品。从本质上来说,比特币既不好也不坏,它只是另一种货币而已。就像其他形式的钱一样,比特币也无时无刻不在波动。就在此时,一比特币的价值为256美元。然而,真正的奇迹并不是出现了一种新型的货币,而是世界上有相当一部分人认定比特币拥有其固有的价值。正是这种共识使它如今能够成真,这也是一种自我应验的预兆。

如今,Darmawan的公司已有超过68000名注册会员,其日交易额大约为200到400比特币之间。“这真的很有趣因为我并没有真正在意过比特币”Darmawan说:“实话实说,就价格而言,我并不相信比特币,但我真心认为区块链技术会最终改变这一系统的工作方式。”

比特币技术如何能够消除亚洲腐败问题?

究竟什么是区块链技术?这里可以为大家举个例子方便大家进行理解。

有甲、乙、丙三个人,甲和乙的所有资金都由丙来保管。而且每一比资金往来都要由丙来记录。现在假设甲和乙各有100万由丙保管。 那么:

甲支出8万到乙,则丙在账本的记录上,减去甲所在名下8万元,并在乙所在名下增加8万元。

乙回转5万到甲,则丙在账本的记录上,增加甲所在名下5万元,并在乙所在名下减去5万元。

甲支出5万到乙,则丙在账本的记录上,减去甲所在名下5万元,并在乙所在名下增加5万元。

上面这个例子中,丙充当的就是数据区块的角色。数据区块记录了整个比特币网络上的交易记录数据,并且这些数据是被所有比特币节点共享的。通过数据区块,我们可以查询到每一比比特币交易的历史。 比特币数据区块记录了用户对比特币的拥有权和所有用户交易比特币的记录,只不过这个“帐目记录本”是由网络上每个比特币矿工的挖矿软件记录的。如果一笔比特币的交易被数据区块确认那么相关的信息将会被记录在数据区块中,比特币的“帐目记录本”就叫做数据区块。网络上所有的数据区块组成了比特币的分布式网络数据库系统。

其实类似的例子有很多,一般来说常见的银行间清算系统、证券结算机构和各种金融结算系统就是这个原理,不过不同的是这些结算系统是中心化的,即有一个中心服务器或中心机构来完成结算工作,如果中心机构数据库被破坏那么整个结算都会出问题。而比特币的结算系统是分散的建立在网络上的,我们称之为P2P网络,它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结算数据库,个别数据库节点被破坏丝毫不影响整个比特币结算网络,所以基于P2P网络的分布式数据结算网络是一场新的金融革新。 在BlockChain网站可以查到最新的比特币数据区块的等待确认的交易信息,你可以输入比特币地址查询此地址的交易确认情况。

作为一种“货币”,背后牵扯的利益、与不良企图自然不可避免。利用比特币进行半匿名的跨国犯罪,这一事实并不是对技术本身的一种控诉,而更像是对我们的世界如何改变的一种反映。值得争议的是,大多数的银行,政府以及监管部门似乎并不想要利用好它,他们甚至担心它会造成一些混乱。但是,真正的混乱并不是比特币本身,而是我们对其背后的区块链技术一无所知。

民主的建筑模块

其实,区块链不过是对线上活动的一种记录。账目是公开的,由各方在网上,也就是区块链的节点上进行分享。只有系统中的大部分使用者同意,它才能够得以升级。另外,一旦进入,记录将永存,永远不能被删除。

也正因如此,比特币区块链上包含了所有交易的明确记录。关键要记住的是,区块链技术分散了一切。它没有主数据中心,也没有堆叠的过热服务器,因此你无法找到区块链的中枢。之所以设计它就是用来反映和复制成千上万名参与者的交易记录。这对亚太地区的新兴市场有着巨大的影响,尤其是像印尼这样的国家,他们有着长期的腐败历史和持续不断的政府透明度问题。

由于任何区块链都没有中心领导,因此没有人或者实体能对其所使用的材料负责。即使你关闭了一个节点,区块链仍然可以正常运行。正如我们的一个朋友最近提出的那样:

“区块链是一个高度分散,没有领导,没有法律约束,身份不明,几乎匿名,体系分散的管理所有权。”

许多人,甚至一些科技创始人都不完全明白的是,区块链不仅仅是一种加密电子货币和金融技术,它在许多领域也都有着深远的影响。Legendary VC 以及Netscape Marc Andreessen 的创始人都将区块链称作“除互联网自身以外最重要的发明”。它有能力重组或加强几乎所有产业,这其中也包括股市和传统银行业等主要产业。但是,它也可以应用于更加广泛的问题,像政府透明度,智能合同,法律诉讼以及基因组作图等。

世界上已经有一些疯狂的科学家们正在将区块链用于货币以外的领域,Bitproof就是其中之一,他的办公室位于加州圣玛特奥市,他采用一种方式使任何人都可以立即获得可证实的所有权证明,以此来代替传统的公证服务。

同时,区块链也可被用于物联网。它能够帮助识别设备,从而杜绝网络攻击。设备可以转变为节点,插入到区块链当中。从消费者的立场来看,这意味着他们家中的每一件设备都可以起到提防作用,并执行相应的功能。IBM最近就与三星进行合作,研究如何将区块链应用到像洗衣机和电视这样的智能设备上。

区块链还可以帮助提升土地注册过程中的透明度和效率,尤其是一些第三世界国家和新兴市场。Factom是一家新兴的分散式的记录存储企业,该公司近日同洪都拉斯政府开展合作,共同发起新地契注册倡议。该工程将为一个有着长期土地权利争端的国家带来一个长久安全的地契记录系统。这也可以再次应用于像印尼这样的市场,因为这些地区用于基础设施工程建设的土地征用问题已经影响了这些国家的发展。

Skola Fund 是一家新加坡和马来西亚联合创办的企业,该公司拥有一个基于区块链的众筹平台,旨在将全球范围内的资助者同贫困的大学生进行匹配,为他们提供奖学金和学生贷款。该公司目前还处于发展初期,但声称已获得了将近4000美元的捐助。

这一技术简直就是一个根本的变革者,如果使用的人足够多的话,它甚至可以代替互联网域名系统的构架,致使像SoftLayer和Amazon Web Services这样的行业大佬失去其往日的风采。

东南亚的不稳定因素

Darmawan的意大利面上桌了,但是他却把它推到了一边,因为现在他正在激动地绘制着他的图表。Darmawan 解释道正是区块链的分散性成为了我们能够通过洋葱路由浏览器购买像海洛因和枪支这种非法商品的潜在原因,它也恰恰能够解决像印尼,越南以及菲律宾这些东南亚国家的政府腐败问题。Darmawan说,区块链就是一种最纯粹的民主,人们不需要相互了解相互信任也可以使用。

他解释道:2014年,在印尼历史上最为激烈的一次总统大选期间,700名黑客创建了一个叫做Kawal Pemilu的组织,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保护投票”。该组织的任务就是在网上进行公开唱票,是印尼人民在每个投票站反复确认结果,并最终防止选举舞弊。

该组织并没有公布其组织者和成员名单。他们这样做是为了防止其成员遭到黑客攻击,恐吓,或者行贿。该组织成功地抵御了几次恶意的网络袭击,Kawal Pemilu的任务取得了成功,Joko Widodo也公正当选。

是不是听起来很熟悉呢?正是这种非集权化,公薄报以及匿名投票的基本原则有效的保护了投票的公正性。多亏了这群匿名的黑客组织,否则像Prabowo Subianto这样违反人权道义的人便可能成为执政首领。现在想像一下,如果当初该组织使用了区块链技术,会不会更好呢?如果整个投票过程都通过区块链进行又会是怎样呢?

Matthew Martin是Blossom Finance公司的创始人和CEO,公司总部位于印尼首都雅加达。该公司通过小额信贷网络投资,为发展中国家的低收入企业家们提供帮助。在创办Blossom之前,Martin曾就职于多家风投公司。他还帮助Boku进行移动支付,帮助Xoom进行汇款,帮助Monitise开通手机银行。

“区块链和政府透明度简直是绝配。想像一下,倘若一些政治家要向不同的项目拨款,区块链可以向他们展示以往的投票历史记录,每个人都可以对其进行核实。”Martin解释道:“比如说,他们通过了一条法律对某个项目进行拨款,那么这时,一个区块链智能合约便可产生,并由那些政治家签署,之后便可自动向一些预先计划好的项目拨款。

这些都关乎责任。他继续说道:“你如何知道钱是否都用到实处了呢?使用区块链,你便可以核查到该工程每一笔款项的确切用途。”

“比如说有一项工程,要为学校购置电源设备。使用区块链,你便可以看到每一个承包商和供应商所经手的每一笔款项的记录,并且你也可以使用每一所学校的电子签名来签发项目,以确保他们收到了货物。你可以让独立的审计员来签发项目也可以使用他们的电子签名。所有这些都会留下公共记录,每个人都能查到,这些证据既不能被伪造,也不能被销毁。”

“问题是,一旦我们实施区块链技术,便可确保我们的政府诚实。”CoinPip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和CEO Anson Zeall说道。CoinPip总部位于新加坡,是一家通过区块链技术进行跨境现金发送的公司。“倘若将其运用到银行系统当中,区块链将能记下账簿中的每一笔交易。但这正是一个鸡和蛋的问题。关键是我们的政府真的想将自己坦诚布公吗?”

就大选的透明度而言,Martin表明,如果每一个公民都有一个自己的暗码签名,投票便无法伪造。这样一来便可使投票既匿名又真实。“看,政府透明度不光在新兴市场是一个大问题,在美国,也同样如此。我认为印尼和菲律宾可以借此机会打开先河,将他们的基础设施建立在区块链之上。”

银行豪赌

有消息称,全球跨国公司和政府服务企业花旗集团已经建立他自己的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货币。他们把它称作“Citicoin”。花旗集团创新实验室的领导Ken Moore表示:“我们现在已经在花旗内部分别运行了三条系统,它们可以部署区块链分散账目技术。他们才刚刚投入使用,因此目前尚没有现金通过这些系统。他们现在处于前期制作阶段……因为我们是一个全球网络,全球银行,因此我们可以寻求机会,使用该技术将钱从一个国家转移到另一个国家。”

7月底,花旗集团宣布他们正在亚太地区积极寻找一些区块链开发者。由于该地区大部分的人没有银行账户或者未能得到充分的金融服务,因此该金融巨头很可能盯上了亚洲的新兴市场来对花旗进行测试。并且他也正在考虑使用区块链建立一种泛东盟形式的货币,这种货币各国通用,且不会因为政府的稳定性,政治风险,以及贸易逆差等事情而生存或灭亡。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认为区块链是一个绝佳的答案。Aaron Chipper是Fusion Payments集团的首席技术官。该公司使电信运营商为他们的客户提供安全的移动支付服务和结算服务。“区块链技术不会成为催化剂,但是它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对其提供支持。”Chipper说:“就在现在,我们事实上并没有使用区块链技术,但这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的想法,并且非常有潜力。”

中国媒体曾多次提到一个叫Jake Smith的年轻人,他是第一个在中国花比特币的人。从图片来看,他不算高大。他花费了大量的时间试图说服那些小企业接受他用比特币来支付。他还经营了一家叫做The Coinsman的比特币新闻媒体。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想要省钱不能依靠摇摇欲坠的地方政府,或者只把你的钱花在你喜欢的事情上。我们要有能力改变一些地方的人们的生活习惯。”Smith通过邮件说道:“事实上,如果一个人想要进行非法交易,那么最理想的货币应该是纸币,因为相较于比特币,它更加难以追踪。比特币在世界范围内使用起来要更加容易一些。”

乘数效应

交谈过程中,Darmawan提出了一个非常有趣的观点。比特币区块链是目前现存最大的也是最安全的,这也是我们经常会提起它的原因。但如果想要操控混乱的使用者市场,那么它的能力还需一次巨大的提升。目前,比特币每秒的交易量大约为7笔。相比之下,Visa平均每秒交易大约2000笔,每日最高每秒交易量大约为4000笔。如果比特币区块链想要达到Visa的规模,许多专家认为它还需要大幅提升其能力。

比特币区块链使交易起来更加流畅,交易速度比任何一家银行都快。但是,如果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区块链中并且同时进行交易,那么其支付时间就会增加,直到其等待时间能够最终等同于一个正常银行的转移时间。要记住,区块链是没有领导的。因此75%的大多数使用者必须同意并共同采取措施使其能力得以提升。一个很好的方法就是把他们想象成一个鱼群。你能说出是哪条鱼先开始运动的吗?并不能,每条鱼都朝着一个特定的方向游,因为其他鱼也是如此。

在主流的金融世界里,花旗集团并不是唯一一家认真看待区块链的企业。5月份,新加坡的DBS银行就主办了一场区块链黑客马拉松,该活动也得到了IBM的赞助。通过此项活动,该银行想要找出一些区块链的有用案例,既可以帮助那些没有银行账户的人,同时也可以优化它目前的体系。Martin坦率的说:

“像花旗集团这样的大型实体连锁银行将会在10年内被淘汰。难怪他们试图在东盟地区进行外包创新。世界上已经有了一种跨境电子支付方式,叫做比特币。在美国,花旗集团因违法信用卡操作被罚款了7亿美元。考虑到那种追踪记录,消费者应当多加注意以防这些传统的玩家相互勾结。”

即便已经有大公司开始重视区块链,但是现状依旧让我们高兴不起来。假设区块链不会在亚太地区流行,不会成为一项关键的技术,尽管区块链能成为催化物,并且有可能成为单一跨境支付方式的最佳方式,但是我们大多数人还是十分保守,他们可能不会跳出固有的思维方式。

比特币技术如何能够消除亚洲腐败问题?

新的神经系统

尽管区块链技术还有很多缺陷,并且可能仍被认为是金融业边缘的一项运动,但是专家们知道他们不能愚蠢到忽视它。Evangelists表明一场区块链革命已经开始在雅加达,马尼拉以及胡志明等城市悄然发生。

Martin说:“发达市场的支付系统运行的非常好,为什么企业家们要试图去修复这些没被损坏的系统呢?80%的印尼人民没有银行账户。这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市场,这里有真正的需求,这里才大有机会。”

Darmawan关掉了他的电脑准备赶往下一场会议。这次我们没在网上买任何药品,他耸了耸肩然后说道,对于东南亚的监管者们来说,他们找不到可行的方式来关闭或扰乱区块链技术。试图控制它,倒不如好好利用它。

“区块链确实值得政府部门和监管者们好好考虑,各银行因为害怕被淘汰,也开始探究各种可能的方法来利用它。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同时也使他们以一种新的方式进行思考。这和一开始引进计算机和互联网有些相似。”FinTech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运营官这样说道。

无论你是对此充满信心,还是有些许忧虑,但有一些事是肯定的:无论我们是否看得见,区块链技术已经深入到了我们的日常生活当中。同时,它也需要被用于东南亚地区新兴市场的金融包容和政府透明度问题。

在我们要结束这次午餐会议时,Darmawan称它可以帮助政府省下很多的钱。如果在2014年的印尼大选中使用了区块链技术,那么它可以帮助政府节省大约570,000,000美元的开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