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监管制度重大调整 取消75%存贷比监管红线

未央网

全国人大常委会29日表决通过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的决定(草案),删除实施已有20年之久的75%存贷比监管指标。决定自2015年10月1日起施行。中国银行(601988)业监管制度迎来重大调整。

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受国务院委托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修正案(草案)》作说明时表示,存贷比监管在当时对于约束商业银行信贷规模过快扩张,防范和控制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发挥了积极作用。但随着经济金融的发展,存贷比监管已不适应当前商业银行资产负债多元化和业务创新发展的需要。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表示,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当经济企稳回升,企业信贷需求增加时,需要商业银行与之相匹配的信贷能力。此时取消存贷比监管,也是为未来预留空间,为经济企稳回升创造良好环境。(来源:证券日报)

删除存贷比:打开银行创新空间 信贷恐难放量

8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下称《商业银行法》)的决定(草案),删除75%存贷比监管指标,并决定于2015年10月1日起施行。

《商业银行法》修订当中,存贷比的删除是近几年银行业呼声最高的。对此,分析人士指出,这一举措将降低银行揽储压力、释放贷款能力、降低社会融资成本,无论对银行业还是实体经济,都是一大利好。

渐进松绑到删除

1995年,《商业银行法》正式将存贷比纳入银行业监管指标,开启了对中国银行业长达20年之久的流动性监管。

“存贷比监管在当时对于约束商业银行信贷规模过快扩张,防范和控制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发挥了积极作用。但随着经济、金融的发展,存贷比监管已不适应当前商业银行资产负债多元化和业务创新发展的需要。”近日中国银监会主席尚福林表示。

实际上,进入新世纪中国银行业改革加速,特别是近年来银行资产负债多元化,存贷比75%的硬性指标,在金融脱媒加速的背景下,被认为是银行高息揽储、存款冲时点、资产表外化的一个重要导火索。

上述分析人士指出,在监管看来,银行业资产负债结构日趋多元化的背景下,存贷比面临覆盖面不够、风险敏感性不足、未充分考虑银行各类资金来源和运用在期限和稳定性方面的差异等,难以全面反映银行流动性风险等问题。

“2013年的时候很明显,所有银行存贷比情况都很好,但是出现了‘钱荒’的问题。这说明银行业务复杂化之后,存贷比作为流动性指标来讲,已经开始失去它原有的作用了,而且还有点误导。”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对《第一财经日报》称。

与当前银行业发展的种种不适应,监管早已经有所调整。2006年开始,存贷比作为流动性风险监管指标就曾做出四次调整,只是75%的红线并未被突破。

中信建投统计,2006年,银监会将农村信用社支农再贷款从贷存比分子扣除。2011年,银行小微企业专项金融债所对应贷款从贷存比分子扣除,开始实施月度日均存贷比考核。2012年,将村镇银行使用支农再贷款、主发起行存放资金发放的农户和小微企业贷款从贷存比分子扣除。2014年7月,银监会再对存贷比分子扣除6项,分母增加2项,以松绑存贷比考核。此后,2014年12月,央行则将银行同业存放项下的金融机构存款纳入“各项存款”,增加了存贷比分母项。

到今年10月1日,存贷比75%的红线约束将正式“告别”中国的银行业硬性监管指标体系。存贷比能够如此快速地“删除”,一方面确实与当前银行业发展不太匹配,另外一方面中信建投银行业首席分析师杨荣也表示,放松甚至取消存贷比监管在今年这个时点也与今年开始实施“流动性覆盖率”(LCR)最低标准有一定的关系。

巴塞尔协议Ⅲ提出的流动性监管指标LCR和“净稳定资金比率”(NSFR)更能全面、准确地反映银行的流动性,2014年2月,银监会发布的《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办法(试行)》正式引入了流动性覆盖率指标,对44家大中型银行实施,应当于2018年底前达到100%。

不过,存贷比并未因此成为“过去”,将变为银行流动性风险的监测指标。

曾刚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LCR由于银行具体实施起来在系统、业务流程等改造上还需要一定的时间,一些小的银行实施LCR的确存在系统改造成本过高的问题。而对于这些银行来讲,存贷业务占比较大,存贷比可以大体反映其流动性状况,因此可以作为流动性风险的参考指标。

“监管机构可以将存贷比作为监测指标,一旦发现存贷比明显偏高,流动性风险比较大的时候,相应给银行提出一些警示。”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对本报表示。

减压与变革

存贷比从《商业银行法》中删除,银行业界最为直观的感受是“松了一口气”,“存款立行”的经营理念也将随之改变。

银监会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6月末,银行业存贷比仅为65%。不过统计显示,16家股上市银行当中,有9家银行存贷比超过70%,招商银行(600036)更突破75%的红线,达到76.88%。

“废止贷存比有利于降低商业银行,特别是中小银行资金成本。由于贷存比存在,银行存款的成本明显高于同期限同业资金成本。取消贷存比以后,将减轻银行拉存款的压力,从而降低资金利率的季节性大幅波动,降低银行业的综合成本(包括揽储的营销费用)。”中金公司相关报告分析称。

曾刚分析称,存贷比删除也为银行打开了更多的创新空间。以往被存贷比传统监管指标束缚,对业务创新造成了很多影响,存贷比删除可以让银行的创新空间扩大,尤其是有条件的银行可以在存款以外寻找新的资金来源,或者是寻找新的发展模式。

例如,银行可以在存款以外有很多负债方式,寻找其他的发展模式而不是存款立行。

“存款立行的存在与存贷比肯定是有关系的,现在没有存款也能够放贷,例如拆借、发债等。”郭田勇对本报表示,存贷比删除之后,各家银行也会各显其能,管理流动性的手段会更多。

银行信贷恐难以爆发式增长

除了为银行揽储减压,存贷比删除更为市场所期待的意义是银行能够释放放贷能力,特别是在经济下行压力下,更多的贷款将被期待。

杨荣曾预测,存贷比监管指标取消后,以商业银行存贷比最高只能达到约80%计算,16家上市银行将新增人民币贷款约6.6万亿。然而,尽管市场也诸多预测出上万亿规模信贷可以释放,但市场也预期银行信贷难以呈现出爆发式增长。

某地方监管曾表示,其辖内多家银行在今年5月份信贷投放环比下降,取消存在比规定短期不会刺激信贷规模扩大。主要是由于经济下行周期,企业信贷需求不够旺盛,且因当地经济产业结构缺陷、结构调整滞后、部分银行业机构信贷项目储备不足及担保限制等外在因素影响,使辖内银行业信贷资金配置进一步降低。

杨荣分析称,当前宏观经济与银行经营条件下,银行的信贷扩张受制于社会信贷需求不足、资本充足水平等。“我们判断银行业在存贷比限制取消后信贷规模不会出现爆发式的增长,将进入一个缓慢提升的过程。”

不过,郭田勇称,在经济下行的时候,存贷比取消对商业银行放贷的积极性能够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肯定都是有帮助的。

而这种帮助在更多人看来是在助力社会融资成本降低上。中金公司表示,尽管取消贷存比不一定意味着信贷投放会明显增加,但贷存比监管的存在阻碍了银行体系流动性向实体经济的传导过程,特别是贷存比较高的中小银行。银行体系资金成本降低,将会逐渐传导到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下降,有助于宏观经济的企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