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电影众筹看娱乐产业与互联网金融结合模式

未央网

提到今年暑期上映的电影,不能不提一部国产动画电影《大圣归来》。在国内动画电影饱受诟病的当下,《大圣归来》在12天内狂揽5亿多元票房,成为近年来难得的口碑票房双收的国产巨作。而不为人所知的是,《大圣归来》也同时是一部电影众筹的成功案例。参与《大圣归来》投资的89位众筹投资人合计投入780万元,兑付时预计可以获得本息约3000万元,收益率将近了400%。在电影片尾,所有投资人均以“众筹出品人”的身份署名在后。由于有了相关经验,《大圣归来》的出品人路伟创立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将以“众筹出品人”的名号,打造社交金融网络,通过 “股权认筹”、“收益与票房直接挂钩”等方式吸引更多的投资者加入了其后续电影制作的过程中。

电影众筹的概念出现并没有几年,但由于国内外相关题材的咨询飞速传播,使得现在这一概念也显得不再那么“阳春白雪”。事实上,电影产业一直扮演着“互联网思维”在娱乐产业实践的先行者一角色,例如早先的网上预售或者会员充值等提前支付方案就是帮助电影企业提前收到金额进而完成资金沉淀。而定向投入电影项目的理财产品,都体现了互联网金融与电影产品的有效融合。

“好赚”带上“好玩”的粉丝经济

在互联网金融与电影电视产业融合的经典案例实在是太多,直到现在为止电影电视项目仍然是KickStater上的热门。而作为一项娱乐产业,电影的投资回报很难像其他项目一样能够较为精准的预测,因为一部经典的电影很可能在票房数量上显得很惨淡,而一部恶评如潮的烂片也可能会因为“从众心理”作祟而赚的盆满钵满。因此如果仅仅从可用货币计量的“资金”上给予投资者回报许诺未必能打动人。换而言之,电影项目众筹时就可以把注意力放在那些有趣的“卖点”上,那些可以由项目发起人绝对有能力“兑现”的卖点。这些“卖点”可以是实物,也可以是精神层面的,例如著名的电影众筹案例《美眉校探》(”VeronicaMars”)中,在项目发起人发起众筹时所承诺的回报可谓是五花八门:在实物层面,有剧本、纪念衫以及签名海报等(其实这些与其说是实物回报,倒不如说是纪念意义较强或者保存价值较高的精神产品);在精神层面,回报的“东西”有主演们为投资者录制的问候视频,以及有机会在电影中客串角色(按投资额大小可以考虑是否有台词,甚至能在剧中体现投资者自己的名字)。在几年后,阿里推出互联网金融与电影产业结合的理财产品–阿里娱乐宝时,也采取了类似“好赚”+“好玩”的理财模式,比如投资者可以参加项目主创见面会,或者参加影视道具拍卖,或者到拍摄地旅游等活动,可以说是将“粉丝经济”运用到了极致,因为让影视剧的粉丝们参与到电影的投资拍摄甚至与自己偶像互动的模式,远比几个数字呈现的收益率更具有吸引力。

没有粉丝,草根也能飞起

粉丝经济的前提是有明星来吸引粉丝消费,但如果没有明星时,草根剧组是否能够吸引足够的投资者呢?当投资一件事情的时候,我们肯定是在事先对于回报有所期待的,从广义上讲,如果这种回报不能被货币化计量,那么捐赠(精神回报)和投资(物质回报)的概念也许就不那么清晰了。也许上述这句话显得过于晦涩,但这也确实是目前很多项目发起人(尤其是娱乐产业)在众筹时所选取的一种方法,那就是通过“精神回报”这种近乎0成本的回馈方式来吸引广大的“投资者”。

目前在KickStarter上正在众筹的一个系列情景喜剧《中西一家人》(”Work In Progress”)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中西一家人》讲述的是关于两个辍学的留学生在北京与他们的房东和房东女儿之间发生的趣事,这是KickStarter上第一部众筹的双语情景喜剧,想必会对中西文化交流的促进有着显著的帮助。而从众筹方式层面来看,制作组所设计的各类回报方式可以说非常“奇葩”。比如,投入1美元的回报是剧组人员的“high-five”(击掌),2美元可以让剧组通过脸书(Facebook)公开表示感谢……投入5000美元则是可以让投资者参与剧情编辑并将作为编剧记入工作人员名单,目前设置的最高投资额10000美元则是由剧组人员安排来北京进行一周的旅行。目前该片还在众筹中,尽管其前景并不算显著明朗,但其众筹方式却对于各类“草根”创业项目有借鉴之处。

娱乐产业之所以能与互联网金融发生剧烈的化学反应,其原因也在于二者都注重“用户体验”;将“用户体验”做到极致也是两类产业共同所追求的,就如同微众银行蚂蚁聚宝都是希望让客户在移动端可以轻松享受到“私人订制”的理财服务,在不久的将来,二者联手的机会还会很多很多,让我们广大粉丝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