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口贷CEO罗川:互联网金融政策监管与行业创新

未分类

1

和讯互联网金融消息 8月27日,和讯互联网金融沙龙活动在京成功举行,十几位互联网金融行业专家及掌门人齐聚一堂,针对“互联网金融政策监管与行业创新”的主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道口贷CEO罗川在本次沙龙圆桌会谈中发表演讲。

罗川表示,效率是P2P平台发展的核心。而对于效率具体指哪些方面,罗川解释,一个是获客效率,一个是风险定价效率,获客效率可通过打造场景来提升,风险定价效率可通过内部控制来实现。过去几年,P2P行业的效率并未得到多少提升,未来应着眼于此。

关于互联网金融监管方案,罗川认为落地稍晚了一些,但同时业内也需要监管部门给平台提供思考项目可行性的空间。

以下为罗川演讲实录:

道口贷是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发起的、面向高校校友的P2P平台,我们虽然做的时间不长,但是研究比较深入。五道口金融学院专门有一个小组,这个小组就是研究现在各种形式的互联网金融,支付、众筹、P2P、直销银行、大数据征信等等各个方面都做了研究。

首先我觉得监管,应该还是来得稍微晚了一点,而且到目前为止针对真正的众筹和支付已经有一个办法了,P2P还没有。人民银行对于支付有了一个比较细的规定,刚才听两位教授讲的时候特别好,中间有一个词,很重要的就是在零售里面的效率监管问题,所以我们也回顾了一下在国内过去一年多来,或者几年来累计下来的P2P平台,我们看到效率上有没有特别的创新。

这里面讲的,一个是获客效率,另外一个是风险定价的效率。

从获客的效率来讲,无论是面向出资方,还是面向借款方,我们获客效率坦率来说都没有很多的提升。刚才有同志讲,每一个投资人的获客成本,现在达到了一千元或者更高,这比银行的获客效率还是差一些,人家送两袋米或者一桶油就可以来一个客户,咱们现在已经比传统银行要高。

从借款客户来讲,因为大部分的平台还是基于小额贷款的资产,作为个体来讲,诸位在这一周之内是否接到过至少一个问你有没有借贷需求的电话?可能大家会频繁地遇到这样的询问,可见借贷获客成本也在提升,所以我们没有看到效率的真正提高。

互联网金融里面最核心的还是风险定价,就是我们说的风控,风控这个词不是特别的准确,因为风险没有办法控制,只是给风险一个定价,让投资人或者让参与的投资对手了解这个风险。风险评估的效率能有提升吗?举一个例子,以目前贷款余额在60–100亿左右的一家P2P平台来看,加上线下的小贷公司,有多少员工支撑这个规模呢?大概有七千人支持这样的贷款余额,一个人支持一百万左右的贷款余额。不管它能够拿到多高的利差,这都是蛮难持续发展的,你看不到这是以互联网的方式在继续的扩展。因为我们今天控制这种风险的,第一个要控制的不是拿到的数据,而是这个数据本身的准确性,而这个数据本身的准确性坦率地说我们在今天还没有办法用一个纯粹的电子或者互联网的方法来获得,大家还要采用大量的线下方式来做。所以这两个方面来讲,我都不觉得我们在做真正的所谓的互联网金融,一个互联网里面,获客效率和金融风险定价其中一定要有一头是特别强的创新。

另外给大家参照的一个东西,就是我们一直追踪的Lending Club的表现。从它上市到现在,Lending Club已经跌去了一半的市值,这还在美国各个股指都还在上升的情况下。所以即使是P2P的平台的第一股,Lending Club在真正上市之后的表现也并不是那么的亮眼。

刚才谭总提到的场景是蛮有道理的。在将来真正创新的金融领域方面,我想用互联网的方法获客有可能能够降低它的成本,但是肯定不是这么粗放式的获客。

风险定价可能也有办法。刚才说到企业内部的事,可能企业内部的获客比较容易,风险定价针对企业内部的供应链金融业务相对来讲能够有确切的定价。国家电网的例子很简单,风险定价都是内部控制的,坦率讲就像员工服务,风险定价也比较简单,获客也比较简单,有750万内部的客户,只要发展1%就有7.5万人,如果发展10%就是75万人,这远远超过我们任何一个有效的P2P平台。别看有的平台说有一千万的注册客户,真正投过资的只有2%—3%,有一些用户拔拔羊毛也就走了,不会长期的留下来。

从这个意义来讲,如果我们流于形式地提供纯粹的平台型的服务,或者是纯粹的通道型的服务,我们会发现这个水来得快,去得也非常快。因为金融服务的客户会毫不留情的,他从来不会说这个平台给我赚过钱,只要有平台给我赚更多的钱我马上走,这是非常简单也没有道理的场景。

我们自己搞了一个基于校园的社交金融体系,现在主要针对校友企业,就是基于校友企业做在线的供应链金融服务。现在我们风险定价的水平比较低,我们也在尝试做一些更复杂的产品,还得需要探索,也许这个探索才是对互联网金融发展更有意义的。

我觉得监管是帮了大家,就像一个熔断机制一样,让大家冷静下来想一想这个事干下去行不行,如果没有一个商业模式,一哄而上的事情也挺难的。中国一哄而上的事情不少,但是真正的一哄而上都能成的事几乎没有。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觉得监管总体来讲出台的稍微慢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