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BS法案》Title III来袭 美国众筹本周五开启2.0时代

未央网

这样的等待实在太漫长了。三年半以后,SEC终于同意就《JOBS法案》Title III 条例的具体实施细节进行投票,股权众筹融资终于要向全美创业者敞开大门了。

这对于美国经济来说的确是一个重磅好消息。但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还没有充分证据表明其足以颠覆现存的投资关系。换句话说,Title III 只是资本市场的一株青涩萌芽,究竟能够孕育出怎样的结果仍是一个未知。

当下最急迫的需求是投资者教育和可靠的信息。包括NextGenCrowdfunding和Crowdfunding Professional Association在内,多个市场资深参与者已经在《JOBS法案》的指引下举办探讨Title III 和其他融资模式的会议,专注于对投资者进行市场教育。

其实早在这之前,SEC的委员们便已经源源不断地放出风声,所以这次的投票并不显得意外。但这项重大的成就仍然应该算作美国“投资史”的一个里程碑。曾经也有无数商业模式随着众筹的兴起前赴后继,却因为NASAA和FINRA政客们的严重拖沓和现行条例的约束而“被搁置”或者“被夭折”.

条例实施中审计准则可以被暂时搁置。SEC也表明他们确切地知道审计费用对于初创企业而言过于昂贵,而这有违国会努力提高JOBS法案对于所有早期项目“性价比”的初衷。

新条例中会引入新的术语,申明众筹平台对发行人的虚假报告不负有任何法律责任。

针对新条例的公布,我们并不知道SEC将会如何调整Title III 规定下的筹资等级,但我们猜想应该是在50-100万美元的基础上调整至75-100万美元之间。

一石激起千层浪。条例的通过势必会引起媒体广泛的关注,同时也会催生出一大批休眠的企业商业模式。虽然KickStarter宣称自己并不会加入这一疯狂的浪潮,但许多奖励平台却蜂拥着接受Title III 的赠礼。趋势至上,众筹行业的竞争格局终于要被改写了。

我们现在所拥有的《JOBS法案》其实是一系列仓促妥协的结果。众所周知,法案中存在着根深蒂固的结构性缺陷——融资成本过高,但融资规模却又太低。不过一想到国会在促成法案修正方面的无能,估计大伙儿这阵儿还得活在融资上限规定的天花板儿下。不过值得高兴的是,这次《JOBS法案》2.0修正的议案当中,国会主动提出了四项独立倡议,一旦众议院议长Rayn点头,提议获得通过,我们总能看到事情往好的方向发展。

后续的条款主要用于概述《JOBS法案》生效后的具体要求,周五投票结束之后,众筹行业也将展开新的篇章。这个行业有着令人憧憬的前景,但我们也对那些曾经为了法案出台四处奔走游说人们,比如David Weild, Jason Best, Sherwood Neiss, Zak Cassady-Dorion, Ruth Hedges, Freeman White, Vince Molinari,以及无数的他们。

这样的等待实在太漫长了。三年半以后,SEC终于同意就《JOBS法案》Title III 条例的具体实施细节进行投票,股权众筹融资终于要向全美创业者敞开大门了。

这对于美国经济来说的确是一个重磅好消息。但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还没有充分证据表明其足以颠覆现存的投资关系。换句话说,Title III 只是资本市场的一株青涩萌芽,究竟能够孕育出怎样的结果仍是一个未知。

当下最急迫的需求是投资者教育和可靠的信息。包括NextGenCrowdfunding和Crowdfunding Professional Association在内,多个市场资深参与者已经在《JOBS法案》的指引下举办探讨Title III 和其他融资模式的会议,专注于对投资者进行市场教育。

其实早在这之前,SEC的委员们便已经源源不断地放出风声,所以这次的投票并不显得意外。但这项重大的成就仍然应该算作美国“投资史”的一个里程碑。曾经也有无数商业模式随着众筹的兴起前赴后继,却因为NASAA和FINRA政客们的严重拖沓和现行条例的约束而“被搁置”或者“被夭折”.

条例实施中审计准则可以被暂时搁置。SEC也表明他们确切地知道审计费用对于初创企业而言过于昂贵,而这有违国会努力提高JOBS法案对于所有早期项目“性价比”的初衷。

新条例中会引入新的术语,申明众筹平台对发行人的虚假报告不负有任何法律责任。

针对新条例的公布,我们并不知道SEC将会如何调整Title III 规定下的筹资等级,但我们猜想应该是在50-100万美元的基础上调整至75-100万美元之间。

一石激起千层浪。条例的通过势必会引起媒体广泛的关注,同时也会催生出一大批休眠的企业商业模式。虽然KickStarter宣称自己并不会加入这一疯狂的浪潮,但许多奖励平台却蜂拥着接受Title III 的赠礼。趋势至上,众筹行业的竞争格局终于要被改写了。

我们现在所拥有的《JOBS法案》其实是一系列仓促妥协的结果。众所周知,法案中存在着根深蒂固的结构性缺陷——融资成本过高,但融资规模却又太低。不过一想到国会在促成法案修正方面的无能,估计大伙儿这阵儿还得活在融资上限规定的天花板儿下。不过值得高兴的是,这次《JOBS法案》2.0修正的议案当中,国会主动提出了四项独立倡议,一旦众议院议长Rayn点头,提议获得通过,我们总能看到事情往好的方向发展。

后续的条款主要用于概述《JOBS法案》生效后的具体要求,周五投票结束之后,众筹行业也将展开新的篇章。这个行业有着令人憧憬的前景,但我们也对那些曾经为了法案出台四处奔走游说人们,比如David Weild, Jason Best, Sherwood Neiss, Zak Cassady-Dorion, Ruth Hedges, Freeman White, Vince Molinari,以及无数的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