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交易所外衣的股权众筹平台能走多远?

未央网

世界众筹大会如约而至,一行三会的领导没有来,马云、马化腾没有来,国内许多知名众筹平台也没有来。但印度飞饼来了,绍兴臭豆腐来了,洲际小姐也来了,只是不知道他们和众筹有什么关系,或许他们能和”世界”扯上点关系。

大会落幕,一切都明了,又是一场营销推广罢了,只不过加入了一些官方背景,加入了一些所谓的国际元素。真正的受益方大概只有其主办方贵阳众筹金融交易所,而所谓的贵阳众筹金融交易所其实只是一个变相的股权众筹平台而已,除了名字听起来更创新,更官方一点以外没有任何新意。

据其官网介绍,贵阳众筹金融交易所成立于2015年5月27日,是全国首个以众筹金融资产为标的创新类金融交易所。交易所宣称将进行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债权众筹、经营权众筹、知识产权众筹、产品众筹五个项目,然而目前打开其官网唯一能点击进入的只有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一项。点击进入后,发现其于”人人投”等众筹网站别无二致,活脱脱一个众筹平台。如果非要找出区别的话,那就是网站做的比别人差远了,界面粗糙,毫无用户体验可言。

作为第一家众筹金融交易所实际上是第N家股权众筹平台,如何能够做到后来居上,占据行业领先位置,同时打响名气,贵阳众筹金融交易所无疑给大家上了一课。

首先要起个好名字。俗话说,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在各类公司纷纷投身众筹行业之时,取一个创新的名字能比较容易的使自己脱颖而出。别人叫京东众筹、京北众筹时,你总不能继续叫京南众筹,京西众筹吧。当大家都标榜自己叫某某众筹时,你应该占据更高的立意,学习一下P2P行业的龙头陆家嘴金融交易所,起一个众筹金融交易所这样的名字。一则更显高端,二则听起来有些官方意味,从而更加容易获得投资者信赖,虽然大家本质上做的是同样的业务。

其次要具有一些官方背景。同样做的是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有着官方背景则显得更为安全。虽然贵阳众筹金融交易所并非国有控股企业,但是贵阳正举全市之力力图将贵阳打造成为世界众筹之都,而目前唯一可靠的抓手就是众筹金融交易所了,这也是为什么众筹所能请到贵阳市政府为其站台的原因。因为具备了一些官方背景,使得众筹所在股权众筹这一充满不确定性的行业内更加安心,也更加与众不同,毕竟有政府可以兜底。

最后办一场世界级盛会。没有钱不要紧,请不来人也不要紧,只要宣传到位就可以,毕竟我们所列的名单都是拟邀嘉宾嘛,嘉宾到时候也不一定有空。但是这个大会名头一定要大,中国众筹大会都不过瘾,最好能加上国际、世界之类的字眼,不用担心名不副实,到时候可以请一些印度飞饼、阿拉伯烤肉之类的过来助阵,增加国际范。

当然在这场世界级盛会之前可以办一场众筹项目选拔赛之类的活动,那么众筹平台的项目来源都有了。对于初创企业来说,建一个平台很容易,但如何让平台热闹起来很困难,即如何吸引筹资人与投资人进驻平台。举办选拔赛一方面可以汇聚优秀项目进入平台进行众筹,另一方面可以通过这一比赛吸引投资者进入平台投资,供求两旺,何乐而不为呢?

说到这里,想必你应该能明白为何文章开头认为世界众筹大会不过是众筹金融交易所的一场营销推广活动。那么众筹金融交易所是否真的如笔者所说的毫无新意呢?其官网上所列的八大创新机制难道都是摆设吗?且听笔者一一道来。

机制一:零门槛备案:实行零门槛登记备案制,大大降低了广大创业型中小微企业进入资本市场的门槛。零门槛备案制降低企业进入资本市场门槛的同时增加了投资者的风险,一旦发生跑路事件,零门槛备案,那么投资者去找谁?

机制二:投资者定价:股权发行价格由市场决定,即投资人在领筹人与发行方商定的定价区间内报价,投资人报价的加权平均价即为股权的发行价格。这一措施本想将价格进行市场化运作,然而由于其非公开特性,大部分项目的投资人数都不会超过50人,所谓的市场定价基本上就是在这50人中进行。根据科斯的交易理论,一项资产只有在市场上进行交易的次数越多,其价值越公允。50人的投资市场很难形成公允价格,且不排除容易受到操纵的影响。

机制三:折价交割:按照发行价格的一定比例折让(如8折)进行交割。该机制本意上是为了减少众筹项目中股东的变动,但是折价的方式是否得当依然值得讨论。

机制四:发行价回购:如企业在约定时间内如3年未实现上市,大股东承诺无条件按照发行价回购股份。表面上看起来该机制是保护投资者,但事实上这违背了最明显的市场定律。若企业顺利上市,投资者取得利益还好说。但是企业在约定时间内没有顺利上市,必然是企业出现了经营或其他方面的问题,甚至有可能破产清算,那么此时大股东如何按发行价回购股份?增加这一条款后,毫无疑问相当于减少了平台的项目来源,没有任何一个企业可以保证在几年内上市。

接下来的四个机制分别是:并购转板、股权托管交易、超额收益灵活分配、政府引导基金配比,均没有变革性突破,充其量不过是修修补补,扩展了业务流程,核心思想并没有变。

其实众筹金融交易所真正应该解决的问题是如何促进股权投资的流动,使得投资者短期套利成为可能。中国的股市几乎没有指望红利挣钱的,更多的是短期套利。对于股权众筹来说,由于其项目大多为创业性质,往往风险较高,投资期长,流动性不足,许多投资人希望中途退出变现。但流动性问题并不能在短期内得到很好的解决,一是对于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来说,其服务对象一般有限责任公司,变更股东的流程往往非常麻烦,不如证券市场来的便捷;二是由于中小企业往往没有建立年报公开制度,企业的价值不易判断,导致交易价格难以确定。

由此来看贵阳众筹金融交易所不过是披着交易所外衣的众筹平台,真正需要其解决的问题并没有解决。

建设众筹之都的豪言犹回声在耳,不过凭借众筹金融交易所恐怕是难以实现。原因有二:

一、行业内竞争激烈,目前大佬地位难以撼动。作为一家今年刚刚入局的新平台,众筹所面临着京东众筹、淘宝众筹、腾讯乐捐等一系列行业大佬的竞争,实在难以有所作为,毕竟别人有干爹。股权众筹市场虽然仍呈混战局面,但前十格局已定,人人投等一些老牌企业想必也不会轻易把蛋糕分给别人。由此印证了笔者前文所述,众筹所把自己定位为股权众筹平台就是不合理的,而更应该偏重于股权投资的交易或者基础设施建设,使自己成为行业内的补缺者而不是竞争者。

二、贵阳的众筹基础不足。第一,众筹服务于创业,而贵阳的创业氛围并不浓厚,在人们的心目中,贵阳更多的是旅游城市,避暑天堂。第二,参与众筹需要资本,作为传统内陆城市,贵阳的资本并不密集,投资人比较难于寻找。第三,众筹需要创意,尤其是产品类众筹,但就贵阳来看,由于科教机构较少,创新能力也有待提高。有些人可能认为,网络众筹并不惧怕实体距离的遥远,北京的创意也可以在贵阳进行众筹,实则大错特错。一家北京的科技企业在北京有京东众筹、人人投等一系列平台为其服务,试问他为何要舍近求远去贵阳?此外对于投资者来说,项目距离其越近,其安全感越强,说不定他晨跑就经过自己的投资项目,可以在外面观察或者进去消费。因此众筹所得项目来源存在很大问题。

贵阳若真要做众筹之都,不应只依赖众筹金融交易所,更多的应该从底层出发,建设服务于众筹交易的基础设施,如结合大数据交易所建立征信系统,同时建立众筹股权投资的交易转让系统,但这必定是崎岖坎坷的。

众筹是好的,众筹金融交易所的设想是好的,世界众筹大会也是好的,但是挂羊头卖狗肉是不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