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影响世界的规则是否已经建立?

未央网

你还记得十年前的手机样式吗?直板、翻盖、滑盖,五花八门各不相同,每个牌子都有自己的主打款式。而现在,不同型号不同品牌的手机外观上已不再有本质区别。为什么呢?有人制定了规则。

尽管或许每个创业企业都曾经希望成为制定规则的那一个。但最终成为苹果的却是唯一。大部分的企业都在复制已有的成功范例,将既定的规则带入自己的领域。现今,对很多想要在自己的领域开辟新的商业模式的公司而言,Uber和Airbnb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规则的制定者。

共享经济的基本理念是将社会资源进行整合并实现优化配置。参与共享的很多人不以赚钱为目的,更倾向分享和交流,他们迎来的也不是单纯的消费者,而更多的是乐于体验的人。事实上这并不是一个新的理念,eBay、Napster都是在共享的理念下诞生的。但不可否认,共享经济这一概念是伴随着Uber和Airbnb的繁荣而被广泛接受的。这两家成立时间不到10年的公司,在近几年的高速发展下,估值已分别达到了510亿美金和255亿美金。Uber在交通领域掀起变革,Airbnb重塑了住宿业,而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一点是,Uber自身没有一辆出租车,Airbnb也不拥有任何房产。他们给供需双方搭建了一个桥梁,就实现了这一切,看起来似乎轻而易举。

有了这样的成功模型,各领域的创业企业都开始蠢蠢欲动。与那些宣称”我们不是Uber/Airbnb”的公司不同,一些企业很乐意地承认自己的”山寨身份”。

Airpnp提供的是洗手间的分享服务,该平台上聚集的是一些愿意共享自家厕所的人。从名字就可以看出它并不介意自己搬用了Airbnb的模式,反而期望通过这个名字更加快速地让人认同。同样借鉴Airbnb的还有BoatBound,它做的是游艇租赁的生意,船主通过平台出租自己的游艇,从而降低一些维护成本。

Lugg是一家帮人搬家送货的公司。输入出发点和目的地,并上传一张要搬运的东西的照片,Lugg便会调动一辆附近的卡车过去帮忙。任何有卡车的人都可以成为Lugg的司机,有空闲时间便可以选择接单。当然,Lugg会测试他们有足够好的体力可以搬动重物。这种与Uber类似的模式在各种垂直细分领域都不难看到,它们甚至有一个统称:”Uber for Everything”。Beeline Bikes提供自行车维修服务,在其平台上注册的专业技师可以带着工具上门提供修理、保养自行车的服务。Heal和Pager帮助病人预约可以上门看病的医生。在NannyShare上,不同家庭可以雇佣同一名保姆,保姆分不同时段给各家提供家政、看护服务。

在”xx界的Uber/Airbnb”遍地开花时,大部分人可能忘记的是, Airbnb在成为独角兽之前,曾经接触过7家风投,其中5家拒绝为其提供融资,2家无视,未给出回复。Uber在全球扩张的过程中更屡屡遭到各国政府的封杀。它们帮助共享经济渗透进入其他领域,而它们的成功实则跨越了很多艰难,却非人人都可以复制。更加重要的是,它们拥有一些变革的特质。Uber让乘客和司机直接对接,省却了中间出租车公司的一环。人们在Airbnb上看到的几乎都是美好精致的房源,并不是说上面没有糟糕的房子,而是网站通过算法将那些糟糕的隐藏了起来。打着”xx领域的Uber/Airbnb”旗号的创业公司们,是否仅仅是写出一个App、将线下模式搬到线上,还是真正可以提高效率、带给人们美好的体验?在资本热潮褪去后,仅凭一个时髦的概念或噱头,是否能在这个烧钱的环境下继续生存下去?对于那些期望走条捷径的创业公司来说,这都是不可避免的考验。

有预测称,共享经济有望在2025年产生3350亿美元的收入,而其影响范围将几乎覆盖所有行业。也许在那个时候,每一个细分领域的人才都能找到一个平台让他们为有需求的人提供产品或专业服务,每个人也都能为他们拥有的各种闲置资源找到不同的出借出租平台。到那个时候,我们的生活会变成怎样?我们会喜欢Uber和Airbnb制定的这种规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