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汇款一年让银行获利50亿 Instarem表示要打破垄断

未央网

从世界范围来看,印度应该是获得海外侨报汇款最多的国家。据世界银行估计,海外印度人今年大约汇了720亿美元回国。中国以640亿美元的汇款排名第二,菲律宾以300亿美元排名第三。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也在前十。

今年,印度收到的海外汇款将增长2.5%,高于2014年海外汇款的增长率0.6%。预计明年,这一比率会进一步增加,并会对当地经济发展产生显著的促进作用。

但是汇款回国的成本居高不下。世界银行数据显示,汇款汇率的全球平均值为7.7%。外汇差价中的隐藏费用——银行间的货币兑换率和银行或汇款公司报给你的兑换率之间的差额——会从今年汇到印度的资金中蚕食超过50亿美元。

海外汇款一年让银行获利50亿 Instarem表示要打破垄断

Instarem的崛起

许多创业公司想要通过不同的方式来打破这个银行利润空间。并且其中的一些公司迅速把握住由于印度与菲律宾海外汇款上升带来的巨大商机。

Instarem公司去年11月拿到了从澳大利亚向外汇款的许可证,而其九月向印度的汇款月交易量约为200万澳元(143万美元)。上个月,它开辟了从澳大利亚到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斯里兰卡和新加坡的新通道,并目标在年底之前开拓越南和孟加拉国市场。

“澳大利亚—新加坡通道”主要是B2B(企业对企业)模式,与一些在新加坡注册的公司对接,通过该渠道接受1000到10000澳元范围内的当日消费小票。其它通道主要是与个体对接。

来自印度孟买的Prajit Nanu,是Instarem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他指出,十月份Instarem创下了100万澳元(714000美元)的周交易额。Prajit表示:“我们的平均交易规模是2500澳元(1784美元),我们的客户中将近一半每个季度都汇款。”

这个公司已经申请了从香港汇款的许可证,预期一月能审批通过,并且也在申请新加坡许可证的过程中。这将允许Instarem可以开始从香港、新加坡这些许多印度侨胞定居的地方汇款。它在加拿大也拿到了许可证,很快就将开辟从北美到亚洲和澳大利亚的通道。

Remitly的扩张

海外汇款一年让银行获利50亿 Instarem表示要打破垄断

Instarem收取占汇款总额1%的固定资费,明显比通过银行间兑换率价差、交易费用等分走的2~3%资费要低。它可以通过与当地银行绑定来做到这些。例如,如果Instarem在澳大利亚收到要汇到印度去的资金,一家印度的当地银行就可以将等值的卢比减去1%的费用转给收款人。换句话说,在澳大利亚收到的钱留在Instarem在澳大利亚的账户里,而实际的转账在印度本地进行。Instarem有一个专门的算法和网络来实现这个“魔术”,这也使得转账能在几小时内到账,无论数额大小。

尽管Instarem正在迅速发展并在东南亚扩张,它在美国的同行也同样活跃。总部位于西雅图的Remitly,其投资者包括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上个月开辟了一个利润丰厚的与墨西哥之间的通道。今年,墨西哥将收到260亿美元的汇款—基本上全部来自美国—这使得美国—墨西哥之间的通道成为全球最火热的。Remitly迄今只开通了美国—印度、美国—菲律宾之间的通道,它声称在过去的一年里完成了超过5亿美元的转账。

这个公司也通过降低对印度人、菲律宾人、以及墨西哥人的转账成本来占领市场。然而,不同于Instarem,它的确包含外汇价差的部分。早些时候,当Remitly进行1250万美元融资时,一位发言人这样告诉《亚洲科技》,“我们不会透漏此时此刻的价差。”

外汇迷宫

海外汇款一年让银行获利50亿 Instarem表示要打破垄断

如果货币转换以银行间的利率计算,外汇价差和其它费用一起组成了汇款总额与收到金额之间的差值。通常,只有交易费用被提起,用户并不知道当前兑换率下的外汇价差。

但即使Remitly不透露它的价差,至少你会提前知道你要以什么比率支付。这与一些其它的汇款公司和银行情况不一样,在银行,外汇价差(即兑换率)在汇款和收款的这段时间中可以改变。例如,当你进行汇款时,报给你的兑换率是45.4卢比兑1澳元,但等到汇款完成时,你可能看到兑换率已经变成了45.2卢比兑1澳元。

这就是Instarem、Remitly这类科技公司试图通过更简单、更廉价、更透明的资金转移渠道来打破市场的地方。他们面临的主要挑战是来自现任官员的阻挠—主要是来自银行和西联外汇、速汇金这些大型运营商。对于新手企业而言,许可证很难拿到。

Blockchain,比特币背后的科技公司,是这个空间里另一个潜在的干扰者,尽管目前用户量和使用比特币汇款的交易额目前来看还很小。

几个月前,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通过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首次达成了将降低汇款成本作为其行动纲领之一的共识,并且意识到了汇款成本对于发展中国家从侨胞获得资金的重要性。如果这些科技公司受到政府允许,他们可以在履行这一议程上发挥很大作用。

从世界范围来看,印度应该是获得海外侨报汇款最多的国家。据世界银行估计,海外印度人今年大约汇了720亿美元回国。中国以640亿美元的汇款排名第二,菲律宾以300亿美元排名第三。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也在前十。

今年,印度收到的海外汇款将增长2.5%,高于2014年海外汇款的增长率0.6%。预计明年,这一比率会进一步增加,并会对当地经济发展产生显著的促进作用。

但是汇款回国的成本居高不下。世界银行数据显示,汇款汇率的全球平均值为7.7%。外汇差价中的隐藏费用——银行间的货币兑换率和银行或汇款公司报给你的兑换率之间的差额——会从今年汇到印度的资金中蚕食超过50亿美元。

海外汇款一年让银行获利50亿 Instarem表示要打破垄断

Instarem的崛起

许多创业公司想要通过不同的方式来打破这个银行利润空间。并且其中的一些公司迅速把握住由于印度与菲律宾海外汇款上升带来的巨大商机。

Instarem公司去年11月拿到了从澳大利亚向外汇款的许可证,而其九月向印度的汇款月交易量约为200万澳元(143万美元)。上个月,它开辟了从澳大利亚到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斯里兰卡和新加坡的新通道,并目标在年底之前开拓越南和孟加拉国市场。

“澳大利亚—新加坡通道”主要是B2B(企业对企业)模式,与一些在新加坡注册的公司对接,通过该渠道接受1000到10000澳元范围内的当日消费小票。其它通道主要是与个体对接。

来自印度孟买的Prajit Nanu,是Instarem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他指出,十月份Instarem创下了100万澳元(714000美元)的周交易额。Prajit表示:“我们的平均交易规模是2500澳元(1784美元),我们的客户中将近一半每个季度都汇款。”

这个公司已经申请了从香港汇款的许可证,预期一月能审批通过,并且也在申请新加坡许可证的过程中。这将允许Instarem可以开始从香港、新加坡这些许多印度侨胞定居的地方汇款。它在加拿大也拿到了许可证,很快就将开辟从北美到亚洲和澳大利亚的通道。

Remitly的扩张

海外汇款一年让银行获利50亿 Instarem表示要打破垄断

Instarem收取占汇款总额1%的固定资费,明显比通过银行间兑换率价差、交易费用等分走的2~3%资费要低。它可以通过与当地银行绑定来做到这些。例如,如果Instarem在澳大利亚收到要汇到印度去的资金,一家印度的当地银行就可以将等值的卢比减去1%的费用转给收款人。换句话说,在澳大利亚收到的钱留在Instarem在澳大利亚的账户里,而实际的转账在印度本地进行。Instarem有一个专门的算法和网络来实现这个“魔术”,这也使得转账能在几小时内到账,无论数额大小。

尽管Instarem正在迅速发展并在东南亚扩张,它在美国的同行也同样活跃。总部位于西雅图的Remitly,其投资者包括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上个月开辟了一个利润丰厚的与墨西哥之间的通道。今年,墨西哥将收到260亿美元的汇款—基本上全部来自美国—这使得美国—墨西哥之间的通道成为全球最火热的。Remitly迄今只开通了美国—印度、美国—菲律宾之间的通道,它声称在过去的一年里完成了超过5亿美元的转账。

这个公司也通过降低对印度人、菲律宾人、以及墨西哥人的转账成本来占领市场。然而,不同于Instarem,它的确包含外汇价差的部分。早些时候,当Remitly进行1250万美元融资时,一位发言人这样告诉《亚洲科技》,“我们不会透漏此时此刻的价差。”

外汇迷宫

海外汇款一年让银行获利50亿 Instarem表示要打破垄断

如果货币转换以银行间的利率计算,外汇价差和其它费用一起组成了汇款总额与收到金额之间的差值。通常,只有交易费用被提起,用户并不知道当前兑换率下的外汇价差。

但即使Remitly不透露它的价差,至少你会提前知道你要以什么比率支付。这与一些其它的汇款公司和银行情况不一样,在银行,外汇价差(即兑换率)在汇款和收款的这段时间中可以改变。例如,当你进行汇款时,报给你的兑换率是45.4卢比兑1澳元,但等到汇款完成时,你可能看到兑换率已经变成了45.2卢比兑1澳元。

这就是Instarem、Remitly这类科技公司试图通过更简单、更廉价、更透明的资金转移渠道来打破市场的地方。他们面临的主要挑战是来自现任官员的阻挠—主要是来自银行和西联外汇、速汇金这些大型运营商。对于新手企业而言,许可证很难拿到。

Blockchain,比特币背后的科技公司,是这个空间里另一个潜在的干扰者,尽管目前用户量和使用比特币汇款的交易额目前来看还很小。

几个月前,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通过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首次达成了将降低汇款成本作为其行动纲领之一的共识,并且意识到了汇款成本对于发展中国家从侨胞获得资金的重要性。如果这些科技公司受到政府允许,他们可以在履行这一议程上发挥很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