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丑闻不间断 下一个中招的会不会是P2P?

未央网

近日,FCA在威斯敏斯特宝得利大厦接受国会财政部特别委员会的检查。此次检查是大规模考察FCA运营的一部分,FCA执行总裁Tracy McDermott和FCA主席John Griffith-Jones接受了长达90分钟的询问,其中约8分钟与P2P和股权众筹相关,由Chris Philp(南克罗伊敦议员)提出相关问题。

Philp首先提及P2P借贷业的迅速发展,进而展开询问:

“P2P可能会继续迅速发展,但我担心它可能会成为下一个管理或金融服务业的重大丑闻。”

P2P平台授权

Philp首先提出了对P2P平台授权过程的质询。McDermont向委员会代表提供了相关数据:目前共有56家P2P借贷商,35家”基于投资的众筹商”(股权众筹商),这些商家或早已得到授权,或正在申请授权。但她未曾提供撤回或被拒的申请的相关数据,但是Bovill近期的研究表明,多达30家P2P借贷授权申请在近几个月被撤回。McDermott则表示撤回不是永久性的,有的公司之所以撤回申请,是为了在重新申请之前修改申请材料。

之后,Philp先生又对FCA是如何对申请者进行“尽职调查”提出了疑问,比如如何衡量各借贷平台的信誉评估能力?McDermott回应道:FCA首先评估其商业模式,比较分析公司对保护投资人的财产的计划与其盈利策略重要程度。她表示,FCA会对已有平台的信贷流程进行分析,但众多申请机构均为新兴企业,并无借贷历史供FCA参考,即使有也很少。

更多担忧

除授权之外,Philp还表示了对其他方面的担忧。他要求McDermott提供迄今在英国通过P2P投资的损失率,她给出的这一比率约为1%。Philp对此表示质疑,他认为这一数据低得不真实。”确实是这样的!”McDermott回应道,但是她也提到FCA发现一些借贷商的信誉指数在下降,因此预计损失率将会增长。我们从AltFi Data得知,如果一个行业正迅速发展,那么单凭一个数字对整个行业的拖欠行为进行评判是不大可能的。不过从表面上看,1%的损失率确实略低。

然后,Philp切入到了P2P贷款成熟度问题,他认为大多数P2P借贷商提供的贷款尚未到期,因此表面上看来损失率的确不高。对此FCA又作何回应呢?英国的三大P2P平台——Zopa、RateSetter和Funding Circle分别已有5年发展历史(Zopa超过10年)。个体借贷商可自由详细考察各借贷平台每年的借贷坏账率,Liberum AltFi Returns Index也有计算和公布了各平台的历史收益,为投资商提供了关于行业过去9年收益历史的参考数据。该指数显示,上述三家平台占英国P2P借贷市场的60.8%。然而委员会似乎认定P2P贷款均为一次还本贷款,须在借款期限结束时偿还所有本金。但事实并非如此,一次还本贷款或无本金贷款仅在英国P2P借贷中占很小的比例。

McDermott坦言,目前尚不能提供股权众筹行业的发展数据,因此FCA通过发布风险警告,要求各运营商一定十分明晰一个事实,即多数新兴企业以失败告终。

关于P2P借贷机制,Philp提出了如下看法:

“人们将财产投入到Zopa之类的众筹平台时,或许认为他们是把钱投给了这家机构,他们有可能从资产组合效应中获得利润。当然,这与传统的P2P借贷有所不同。借贷平台极易促成了某一借款人和任何一位贷款人的双边借贷关系,如果这位贷款人碰巧推迟了还款时间,那么上面提到的这位借款人就可能要蒙受损失了。这期间不会发生像在银行或基金会中的积聚效应。那么客户是否了解他们面对的风险其实不只是一对一的,有可能还是双边或者多边的?”

McDermott对此作出回应:事实上,投资人本来就是在P2P借贷资产组合中承担多重风险的。但是偶尔分散资金在P2P借贷平台中的确能助投资人一臂之力。例如,在Funding Circle中,投资人或许会选择他们原本希望投资的企业,借贷平台则建议他们选择至少100个投资对象,以此分散风险,但最终的决定依然完全由投资人自己做出。McDermott表示,客户理解这些微妙之处是十分重要的,但是现在评估他们的理解程度还为时过早。她还说FCA一直想让用户认清一个现实——通过P2P平台进行投资与把钱存在银行账户里是截然不同的。

采取措施

Philp也对P2P借贷商监管要求提出了一些建议。比如将2万英镑的储备资本要求作为授权给予的重要一环,比毕竟2万英镑相比于P2P借贷平台规模而言只能算是九牛一毛的小钱。Philp先生问道,是否应该要求这类平台建立”偿债基金”,每年给基金投入一部分平台运营利润,为可能因意外而损失的投资人提供保障。McDermott指出众多P2P借贷商早已开始采用”信托基金”,与Philp提出的模式大同小异。但是这位南克罗伊敦议员未对此作评论,只是表示这些基金的存在很可能具有”市场目的”。McDermott同时也谈及了Philp提到的“金融服务补偿计划”(Financial Services Compensation Scheme),表示从FCA的角度来看,P2P借贷的基本风险意味着这一行业不适于被纳入FSCS。

John Griffith-Jones在交流即将结束时加入,并讨论了干预问题。他认为P2P借贷市场即将转型,各平台已不止于为投资人提供直接借贷合同,也开始推出套餐服务。Griffith-Jones主席说:”从这一层面看,借贷者很像传统银行。我认为就管理者而言,杜绝整个系统中出现管制性套利交易是十分重要的。我可以向你们保证,FCA并没有放任其发展。只是我不确定什么时候是干预的恰当时机。”

必须记住一点:P2P借贷人欢迎并且渴望规则,这种现象对于一个处于发展初期的金融行业而言不太寻常。正如LendInvest老板Christian Faes近日表示,这一领域还并未受到太多相关部门的管制。然而,Griffith-Jones的话的确极具警告性。此前,Funding Circle的CEO Samir Desai在Lendlt Rurope发表演讲,提醒人们不要将P2P商业模式过度复杂化。Desai尤其对贷款到期的转化问题怨念颇深,因为以往我们总是用短期投资资本来满足长期贷款需求。这种成熟度的不匹配应该算是传统银行的“特色”,也曾让银行陷入困境(比如Northern Rock)。Griffith-Jones在考虑干预问题时,他是否也是担心这样的事件会重演呢?

近日,FCA在威斯敏斯特宝得利大厦接受国会财政部特别委员会的检查。此次检查是大规模考察FCA运营的一部分,FCA执行总裁Tracy McDermott和FCA主席John Griffith-Jones接受了长达90分钟的询问,其中约8分钟与P2P和股权众筹相关,由Chris Philp(南克罗伊敦议员)提出相关问题。

Philp首先提及P2P借贷业的迅速发展,进而展开询问:

“P2P可能会继续迅速发展,但我担心它可能会成为下一个管理或金融服务业的重大丑闻。”

P2P平台授权

Philp首先提出了对P2P平台授权过程的质询。McDermont向委员会代表提供了相关数据:目前共有56家P2P借贷商,35家”基于投资的众筹商”(股权众筹商),这些商家或早已得到授权,或正在申请授权。但她未曾提供撤回或被拒的申请的相关数据,但是Bovill近期的研究表明,多达30家P2P借贷授权申请在近几个月被撤回。McDermott则表示撤回不是永久性的,有的公司之所以撤回申请,是为了在重新申请之前修改申请材料。

之后,Philp先生又对FCA是如何对申请者进行“尽职调查”提出了疑问,比如如何衡量各借贷平台的信誉评估能力?McDermott回应道:FCA首先评估其商业模式,比较分析公司对保护投资人的财产的计划与其盈利策略重要程度。她表示,FCA会对已有平台的信贷流程进行分析,但众多申请机构均为新兴企业,并无借贷历史供FCA参考,即使有也很少。

更多担忧

除授权之外,Philp还表示了对其他方面的担忧。他要求McDermott提供迄今在英国通过P2P投资的损失率,她给出的这一比率约为1%。Philp对此表示质疑,他认为这一数据低得不真实。”确实是这样的!”McDermott回应道,但是她也提到FCA发现一些借贷商的信誉指数在下降,因此预计损失率将会增长。我们从AltFi Data得知,如果一个行业正迅速发展,那么单凭一个数字对整个行业的拖欠行为进行评判是不大可能的。不过从表面上看,1%的损失率确实略低。

然后,Philp切入到了P2P贷款成熟度问题,他认为大多数P2P借贷商提供的贷款尚未到期,因此表面上看来损失率的确不高。对此FCA又作何回应呢?英国的三大P2P平台——Zopa、RateSetter和Funding Circle分别已有5年发展历史(Zopa超过10年)。个体借贷商可自由详细考察各借贷平台每年的借贷坏账率,Liberum AltFi Returns Index也有计算和公布了各平台的历史收益,为投资商提供了关于行业过去9年收益历史的参考数据。该指数显示,上述三家平台占英国P2P借贷市场的60.8%。然而委员会似乎认定P2P贷款均为一次还本贷款,须在借款期限结束时偿还所有本金。但事实并非如此,一次还本贷款或无本金贷款仅在英国P2P借贷中占很小的比例。

McDermott坦言,目前尚不能提供股权众筹行业的发展数据,因此FCA通过发布风险警告,要求各运营商一定十分明晰一个事实,即多数新兴企业以失败告终。

关于P2P借贷机制,Philp提出了如下看法:

“人们将财产投入到Zopa之类的众筹平台时,或许认为他们是把钱投给了这家机构,他们有可能从资产组合效应中获得利润。当然,这与传统的P2P借贷有所不同。借贷平台极易促成了某一借款人和任何一位贷款人的双边借贷关系,如果这位贷款人碰巧推迟了还款时间,那么上面提到的这位借款人就可能要蒙受损失了。这期间不会发生像在银行或基金会中的积聚效应。那么客户是否了解他们面对的风险其实不只是一对一的,有可能还是双边或者多边的?”

McDermott对此作出回应:事实上,投资人本来就是在P2P借贷资产组合中承担多重风险的。但是偶尔分散资金在P2P借贷平台中的确能助投资人一臂之力。例如,在Funding Circle中,投资人或许会选择他们原本希望投资的企业,借贷平台则建议他们选择至少100个投资对象,以此分散风险,但最终的决定依然完全由投资人自己做出。McDermott表示,客户理解这些微妙之处是十分重要的,但是现在评估他们的理解程度还为时过早。她还说FCA一直想让用户认清一个现实——通过P2P平台进行投资与把钱存在银行账户里是截然不同的。

采取措施

Philp也对P2P借贷商监管要求提出了一些建议。比如将2万英镑的储备资本要求作为授权给予的重要一环,比毕竟2万英镑相比于P2P借贷平台规模而言只能算是九牛一毛的小钱。Philp先生问道,是否应该要求这类平台建立”偿债基金”,每年给基金投入一部分平台运营利润,为可能因意外而损失的投资人提供保障。McDermott指出众多P2P借贷商早已开始采用”信托基金”,与Philp提出的模式大同小异。但是这位南克罗伊敦议员未对此作评论,只是表示这些基金的存在很可能具有”市场目的”。McDermott同时也谈及了Philp提到的“金融服务补偿计划”(Financial Services Compensation Scheme),表示从FCA的角度来看,P2P借贷的基本风险意味着这一行业不适于被纳入FSCS。

John Griffith-Jones在交流即将结束时加入,并讨论了干预问题。他认为P2P借贷市场即将转型,各平台已不止于为投资人提供直接借贷合同,也开始推出套餐服务。Griffith-Jones主席说:”从这一层面看,借贷者很像传统银行。我认为就管理者而言,杜绝整个系统中出现管制性套利交易是十分重要的。我可以向你们保证,FCA并没有放任其发展。只是我不确定什么时候是干预的恰当时机。”

必须记住一点:P2P借贷人欢迎并且渴望规则,这种现象对于一个处于发展初期的金融行业而言不太寻常。正如LendInvest老板Christian Faes近日表示,这一领域还并未受到太多相关部门的管制。然而,Griffith-Jones的话的确极具警告性。此前,Funding Circle的CEO Samir Desai在Lendlt Rurope发表演讲,提醒人们不要将P2P商业模式过度复杂化。Desai尤其对贷款到期的转化问题怨念颇深,因为以往我们总是用短期投资资本来满足长期贷款需求。这种成熟度的不匹配应该算是传统银行的“特色”,也曾让银行陷入困境(比如Northern Rock)。Griffith-Jones在考虑干预问题时,他是否也是担心这样的事件会重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