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欲推银行服务 用专属账户吸引新司机

未央网

考验互联网人的终极难题再次摆到了Uber面前。这位出行领域的领军企业正在进行全球实施扩张,究竟该如何获取和留存司机?这一次,Uber选择了一条不同的道路——银行服务,一位和金融机构以及Uber有紧密工作关系的人士透露。

据消息人士表示,这项计划允许司机和Uber平台签约时轻松注册一个银行账户或者预付卡,不过目前还处于萌芽阶段。通过这样的操作,司机和平台的结算方式将从以往的周结算改变为日结。目前Uber已经开始接触潜在合作伙伴洽谈银行业务的开展。

文件还显示,Uber可能还会开拓其他增值服务,包括现金折扣、商户优惠以及国际汇兑等等,最后一项服务对于许多移民司机来说显然具有极大的吸引力。

这再次凸显了出行领域在供给端的激烈竞争。即便是Uber,也必须保证司机的稳定供给才能够在维持低价的基础上满足消费者用车需求。高价意味着分流,但在这场波涛汹涌的竞争中,Uber比所有人更需要一条更加通畅的渠道来实现商业延展,比如食品和零售商品递送。为了提高司机的忠诚度,工作+银行服务可能是一个更有吸引力的组合。

Uber董事会成员David Plouffe在3号的一个活动上透露,Uber现在在全球有110多万司机,其中40万分布在美国。但他随后又强调,其中超过一半的司机每周行驶时间不到10小时。除此之外,转换率也是个严酷的问题,受访的很多司机都表示自己使用的打车软件不止一个。美国本土有Lyft,Gett和Sidecar;印度有OlaCabs;中国有滴滴快的,每个平台都提供类似的服务,没有谁能在司机忠诚度上建立壁垒。这个市场上永远不缺的就是同质化。

Uber曾经一度和司机关系比较紧张。蛋糕的确很大,但Uber显然分走了太多——在某些地域市场,Uber收取的佣金占据了司机收入的30%。此外,与平台签约的司机究竟是合同工还是劳务工(即全职员工)呢?如果司机们纷纷辞职与与平台签署劳务合同,那么在医保等方面剧增的人工成本将直接威胁到Uber的商业模式。目前Uber加州已经面临了一场与此相关的集体诉讼。

随着企业规模不断壮大,Uber开始不断在金融服务领域发力。7月份,Uber就解除了和Santande银行的合约,不再将其作为优先的汽车贷款人,并发起了Xchange Leasing计划,将低信用司机对接到提供供应链金融服务的经销商。

这项银行服务计划目前只在美国实施,不过日后也计划推广至其他地区。一名相关人士称:Uber预计在美国地区每月新增签约数在4000-5000左右。

文件资料还表明,Uber也在积极对接潜在合作伙伴来扩大业务的影响。有接近30%的新注册司机过去一直使用现金结算方式,在中国、印度等新兴市场,Uber面临着更加激烈的竞争。让司机们直接通过Uber获取银行服务也许能“出奇制胜”。

受访的司机们对Uber即将推出的银行业务表示出了兴趣,尤其是其中的日结服务。其中一名司机说:“想想吧,你每天都能收到Uber给付的薪水,那感觉就像一份实实在在的工作,或者说一个兴趣……想要更多现金就开车去吧。”

Uber现在的模式对于一个强大而灵活的供给端存在高度依赖,并且会随着Uber在餐饮和零售领域的商业拓展愈演愈烈。按需经济是一个红海市场,充斥着像Postmates和Amazon这样的重量级竞争对手,Uber显然不能单枪匹马地裸泳。一支有着高度忠诚度的司机大军也许就是其最好的武器。

考验互联网人的终极难题再次摆到了Uber面前。这位出行领域的领军企业正在进行全球实施扩张,究竟该如何获取和留存司机?这一次,Uber选择了一条不同的道路——银行服务,一位和金融机构以及Uber有紧密工作关系的人士透露。

据消息人士表示,这项计划允许司机和Uber平台签约时轻松注册一个银行账户或者预付卡,不过目前还处于萌芽阶段。通过这样的操作,司机和平台的结算方式将从以往的周结算改变为日结。目前Uber已经开始接触潜在合作伙伴洽谈银行业务的开展。

文件还显示,Uber可能还会开拓其他增值服务,包括现金折扣、商户优惠以及国际汇兑等等,最后一项服务对于许多移民司机来说显然具有极大的吸引力。

这再次凸显了出行领域在供给端的激烈竞争。即便是Uber,也必须保证司机的稳定供给才能够在维持低价的基础上满足消费者用车需求。高价意味着分流,但在这场波涛汹涌的竞争中,Uber比所有人更需要一条更加通畅的渠道来实现商业延展,比如食品和零售商品递送。为了提高司机的忠诚度,工作+银行服务可能是一个更有吸引力的组合。

Uber董事会成员David Plouffe在3号的一个活动上透露,Uber现在在全球有110多万司机,其中40万分布在美国。但他随后又强调,其中超过一半的司机每周行驶时间不到10小时。除此之外,转换率也是个严酷的问题,受访的很多司机都表示自己使用的打车软件不止一个。美国本土有Lyft,Gett和Sidecar;印度有OlaCabs;中国有滴滴快的,每个平台都提供类似的服务,没有谁能在司机忠诚度上建立壁垒。这个市场上永远不缺的就是同质化。

Uber曾经一度和司机关系比较紧张。蛋糕的确很大,但Uber显然分走了太多——在某些地域市场,Uber收取的佣金占据了司机收入的30%。此外,与平台签约的司机究竟是合同工还是劳务工(即全职员工)呢?如果司机们纷纷辞职与与平台签署劳务合同,那么在医保等方面剧增的人工成本将直接威胁到Uber的商业模式。目前Uber加州已经面临了一场与此相关的集体诉讼。

随着企业规模不断壮大,Uber开始不断在金融服务领域发力。7月份,Uber就解除了和Santande银行的合约,不再将其作为优先的汽车贷款人,并发起了Xchange Leasing计划,将低信用司机对接到提供供应链金融服务的经销商。

这项银行服务计划目前只在美国实施,不过日后也计划推广至其他地区。一名相关人士称:Uber预计在美国地区每月新增签约数在4000-5000左右。

文件资料还表明,Uber也在积极对接潜在合作伙伴来扩大业务的影响。有接近30%的新注册司机过去一直使用现金结算方式,在中国、印度等新兴市场,Uber面临着更加激烈的竞争。让司机们直接通过Uber获取银行服务也许能“出奇制胜”。

受访的司机们对Uber即将推出的银行业务表示出了兴趣,尤其是其中的日结服务。其中一名司机说:“想想吧,你每天都能收到Uber给付的薪水,那感觉就像一份实实在在的工作,或者说一个兴趣……想要更多现金就开车去吧。”

Uber现在的模式对于一个强大而灵活的供给端存在高度依赖,并且会随着Uber在餐饮和零售领域的商业拓展愈演愈烈。按需经济是一个红海市场,充斥着像Postmates和Amazon这样的重量级竞争对手,Uber显然不能单枪匹马地裸泳。一支有着高度忠诚度的司机大军也许就是其最好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