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没有卷款跑路 中美P2P差异何在?

未央网

P2P网贷因其高回报率,快速发展起来。但公开数据显示,到今年9月底,中国的P2P网贷问题平台数量已达1031家,卷款跑路仍是主要问题。欧美的网络借贷市场繁荣起来也是近10年的事情,其中,最成功的当数Lending Club。Lending Club的运营模式与国内P2P网贷有何不同?为何美国不会出现P2P平台跑路?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科技的高速发展,作为互联网金融的P2P因其高回报率,犹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地发展起来。不过,由于追逐高回报率和缺乏严格的监管,P2P等互联网金融存在高风险的隐忧。

其实,类似P2P的网络融资——以绕过银行的方式发展借贷业务,在欧美繁荣的网络市场,也是近10年的事情。其中,最成功的P2P公司,要数美国的Lending Club。

Lending Club成立于2006年,总部位于美国加州旧金山市,是一家专注于提供线上平台,作为交易服务媒介的借贷公司。他们通常的做法,是让借款人列出他们的借贷需求,经过资格审核后,依照债务人的信用评级、借款总额及分期贷款期限的资讯,计算出每期应偿还之利息及本金。然后,再将债务总额分割为小金额债券,提供众多投资人(贷出者)参酌债务人的资讯,进行有的放矢的选购。

在网络上利用金融创新,绕过银行进行借贷业务,借款人的优势在于:首先,借款利率要低于信用卡公司和银行;其次,通常来说借款人无需资产抵押担保。而个人投资者(贷款人)将获得更高的回报率(利率高于储蓄账户或定期存款)。尤其在2008年金融海啸期间,当银行的信任度和利率都降到了历史最低点,这种融合了“利他主义”的高回报融资方式,吸引了许多个人投资者。

投资者从利率中赚取回报。利率从6.03%到26.06%不等,这完全取决于贷款的信用等级(借款人的),信用越高,利率越低。而Lending Club的收益来自两部分,包括借款人的手续费和投资者的服务费。手续费的金额取决于信用等级和贷款额费率范围,1.1%~5.0%;但服务费则一律收取1%,无论借款人支付多少手续费。

总之,Lending Club反馈给借贷双方的利益,要比大多数银行更好。总体回报率的平均值在6%~9%之间。因为Lending Club购买了贷款票据,他们是债务的拥有人,承担票据贷款的义务。这就意味着风险,一旦Lending Club破产或宣布破产,投资者可能会损失全部或部分投资,即使借款人继续支付利息或本金。不过,投资者在贷款到期前,只要支付1%的手续费,便可在二级市场出售贷款票据,使得Lending Club成为第一家提供这一服务的P2P公司。

随着行业的成熟,新一类投资者蜂拥而至P2P的大门,包括P2P曾经想绕过的大型金融机构。目前,在P2P这个平台上的贷款业务,已经被大型金融机构所占领,而非中小型投资者。在过去的一年中,超过80%的贷款均出自这些大型机构。

如今,华尔街的大玩家进入P2P网络借贷,已违背了P2P贷款的原始概念——从一个普通的民粹贷款形式,被高风险的华尔街世界所替代。在这儿所谓的“对等(P2P)”已经用词不当。近来出现的一些最新的借贷平台,已抛弃个人投资者,把重点放在吸引大型机构了。有鉴于金融机构的作用越来越大,有人提出这个行业作为一个整体,干脆叫“在线消费金融”更合适。

然而在目前的中国,公民信用体系依然严重缺失,由民间金融无数次引发的资金链断裂、债务人跑路的现实案例中,无一例外是金融监管制度对民间金融监管的不完善造成的恶果。但在中国渐进式发展的经济金融体系下,先入场后定游戏规则已经成为金融业的常态规则制定模式。

中国现行的所有金融监管制度,无一不是由巨额资金换来的,不同的是过去是由国家银行来买单,每年央行巨额的呆账核销资金,都会催生相应的监管制度的完善。而此次冒出的P2P平台公司倒闭的风潮,将会促成国家最小成本的互联网金融业监管制度的产生。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P2P监管细则被要求扩大征求意见范围,年底出台或成泡影。知情人士透露,P2P的监管细则初稿数月前便早已制定完成,但是在征求部委意见时,只征求了央行、证监会和保监会三家意见。对此,国务院认为,7月18日出台的《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尚且征求了十部委意见,P2P监管细则虽由银监会牵头制定,但仍应扩大征求意见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