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抵御科技巨头入侵?关键是金融科技政策改革

未央网

确保澳大利亚成为亚太地区金融科技领先市场的法律出台已经迫在眉睫,否则政府将承担数十亿澳元的税收损失。

上周三,32家金融科技初创企业、投资人和孵化器联名向澳大利亚联邦政府高级议员发出警告:大力发展金融科技产业才是国家创新的基石。

议案的提交凸显出改革的紧迫性。和英美及新加坡等国相比,澳大利亚的政策环境实在太落后了。信用卡数据记录获取仍然存在困难,金融科技投资的税收优惠依旧限制重重,数字货币的地位令人困惑,政府协同措施的缺位让无序的市场更为混乱。金融科技行业政策优先权需要特别建立一个工作小组来明确界定。

议案的签署者主要是一些加速器和投资人,包括25/Fifteen, Apex Capital, H2 Ventures, Reinventure Group; the Tyro and Stone & Chalk fintech hubs; FinTech Melbourne 和 the Sydney fintech startup meetup; 以及24家初创企业:Cashper, Clover, Coinjar, Cover Genius, Equitise, FinancialAsk, HeyYou, Flongle, Huffle, Macrovue, Metamako, MoneyBrilliant, Moneyplace, Moula, OnMarket Bookbuilds, PromisePay, RateSetter, SelfWealth, Sharesight, SocietyOne, Spotcap, Stockspot, Thin Cats 和Timelio.这个群体将会在未来几个月形成一个崭新的金融科技联盟的核心力量。

这项提案也指向了媒体行业的紊乱,几乎超过一半的广告收入被国际科技巨头Google和Facebook收入囊中,然而他们却在澳大利亚享受着低税率的优惠条件。提案指出每年300亿澳元的银行佣金收入已经在数字化的冲击下岌岌可危,未来澳大利亚的金融服务一定也会成为Google,Facebook以及微信、Stripe、Paypal这些国际科技巨头的业务目标。由于政府主要面向金融服务企业征税,这意味着其将从中损失115亿澳元的税收收入,占据全部税收的18%。

 

确保澳大利亚成为亚太地区金融科技领先市场的法律出台已经迫在眉睫,否则政府将承担数十亿澳元的税收损失。

上周三,32家金融科技初创企业、投资人和孵化器联名向澳大利亚联邦政府高级议员发出警告:大力发展金融科技产业才是国家创新的基石。

议案的提交凸显出改革的紧迫性。和英美及新加坡等国相比,澳大利亚的政策环境实在太落后了。信用卡数据记录获取仍然存在困难,金融科技投资的税收优惠依旧限制重重,数字货币的地位令人困惑,政府协同措施的缺位让无序的市场更为混乱。金融科技行业政策优先权需要特别建立一个工作小组来明确界定。

议案的签署者主要是一些加速器和投资人,包括25/Fifteen, Apex Capital, H2 Ventures, Reinventure Group; the Tyro and Stone & Chalk fintech hubs; FinTech Melbourne 和 the Sydney fintech startup meetup; 以及24家初创企业:Cashper, Clover, Coinjar, Cover Genius, Equitise, FinancialAsk, HeyYou, Flongle, Huffle, Macrovue, Metamako, MoneyBrilliant, Moneyplace, Moula, OnMarket Bookbuilds, PromisePay, RateSetter, SelfWealth, Sharesight, SocietyOne, Spotcap, Stockspot, Thin Cats 和Timelio.这个群体将会在未来几个月形成一个崭新的金融科技联盟的核心力量。

这项提案也指向了媒体行业的紊乱,几乎超过一半的广告收入被国际科技巨头Google和Facebook收入囊中,然而他们却在澳大利亚享受着低税率的优惠条件。提案指出每年300亿澳元的银行佣金收入已经在数字化的冲击下岌岌可危,未来澳大利亚的金融服务一定也会成为Google,Facebook以及微信、Stripe、Paypal这些国际科技巨头的业务目标。由于政府主要面向金融服务企业征税,这意味着其将从中损失115亿澳元的税收收入,占据全部税收的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