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乞丐:朋友圈众筹党的新职业?

未央网

“过节了给个红包吃点好的? 过生日,众筹个蛋糕”。

你的朋友圈会经常看到这样的状态吗?看似随意的朋友圈状态若是有了道德绑架的因素很可能就会变味。

朋友圈会不会经常会看到支付红包的二维码?”遇到这样的情况,你是扫还是不扫呢?碍于面子,随便给点儿,还是很反感,装作没看到?

微信乞丐:朋友圈众筹党的新职业?虽然一般支付的红包也没多少,但是,如果你有上千好友,出现一半这种情况你还敢看朋友圈吗?由此,在朋友圈诞生了一种新的职业:“微信乞丐”,逢年过节,过生日,求打赏的人大有人在。

当然我们可以把这种偶尔会出现的行为当做一种娱乐,心情好的时候就随便丢个几块钱,不想管的时候完全可以无视。但是既然有这种现象的出现比如有诞生的理由。

最近有新闻指出,朋友圈一晚众筹1700元,是真心支持还是碍于面子?这条新闻引来众网友的热议,一大学生在朋友圈发状态说要众筹一部6s,不然就去卖肾云云。

有网友这么说:微信乞丐:朋友圈众筹党的新职业?

在朋友圈内发条状态,希望众筹去西藏以及去看演唱会等等,这种类似的消息相信并不少见,当然也不少完全白给,众筹者会给邮寄明信片,或者在朋友圈直播演唱会现场视频等作为回报。

首先我们明确下众筹的概念,从百度百科的解释看:众筹,翻译自国外crowdfunding一词,即大众筹资,是指用团购+预购的形式,向网友募集项目资金的模式。

众筹利用互联网和SNS传播的特性,让小企业、艺术家或个人对公众展示他们的创意,争取大家的关注和支持,进而获得所需要的资金援助。

严格意义上讲,对于众筹的利用,企业融资或者联合创业以及众筹咖啡馆这样正式的案例居多,再者就是网络上的众筹出版,从内容以及案例上看具有一定的含金量 或者社会价值。这才算真正意义上的众筹。而朋友圈所谓的众筹是不是就是变相要红包扣上了众筹的帽子呢?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任何问题出现的根源在于人本身,而人的行为源于心理动机。

首先,众筹概念的提出,让我们在一个炒作火热的环境下啊,并没有一个清晰的认知,因此也有段子说,乞讨不叫乞讨,叫众筹。

其次,几块钱微信红包在 很多人看来或有或无,在群里为了活跃气氛,丢个几块钱的红包也很正常,如果这几块钱用来做朋友的人情也未尝不可,所以有人在朋友圈收到打赏的红包或许会有意外的惊喜。

第三,利用人的从众心理,当朋友圈的共同好友在下面留言支持的时候,碍于面子,你是给呢还是给呢还是给呢?

结语

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当微信用户对这类现象见怪不怪时,无论反感还是不在意,这种现象必然会存在,多数人或许权当娱乐。任何事物盛极必衰,微信的出现在给我们带来诸多便利的同时,困扰也越来越多。

从社会学的角度看,朋友圈属于私人社交平台,朋友之间开玩笑无可厚非。但变相的心愿众筹如果是“唤起大家的同情,一起出钱为自己的需求买单”,就偏离了众筹本身的意义,有些行为在某种程度上甚至与乞讨无异。而且这种行为发生在“熟人”中,有些人碍于人情、面子而不得不给予支持,这种熟人间的”道德绑架”会降低信任资本、削弱社会的横向纽带。

表面看只是一种朋友圈现象,实则已经是和社交问题乃至社会问题,朋友圈的“微信乞讨”会不会演变成一种“微信乞丐”的职业? 而且还是熟人之间的乞讨。当然,被互联网思维沐浴下的“微信乞丐”们扣上了一个时髦的词汇,众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