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众银行高管变动背后:互联网金融被传统银行打败了吗?

未央网

一直以来,互联网金融对传统金融包括传统银行构成了巨大威胁和挑战,并诞生出了余额宝这样的颠覆性产品。而在双方还没有正式交手过招的情况下,就说互联网金融被传统银行打败,这合理吗?

继9月份深圳前海微众银行行长曹彤宣布辞职后,近日又传出该行副行长郑新林已提交辞呈。这也引起舆论较大关注,并被形容为深圳前海银行高管”人事地震”。

人事变动的具体原因姑且不作探究,但让笔者有些难以理解的是,有声音把这种高管变动归咎于互联网银行”难敌传统银行”。这个说法就有些奇怪了。

一直以来,互联网金融对传统金融包括传统银行构成了巨大威胁和挑战,并诞生出了余额宝这样的颠覆性产品。而在双方还没有正式交手过招的情况下,就说互联网金融被传统银行打败,这合理吗?

据悉,曹彤在辞职之后,已经高就于福建的金融企业,主要还是从事互联网金融业务。郑新林辞职原因是需要”休整”,当然这应该只是托辞,但综合各方面的信息,这与”难敌传统银行”一点干系也没有。

如果非要说是”难敌传统银行”的话,那么,另一家互联网金融银行–浙江网商银行是否也遇到同样的制约瓶颈呢?看一下事实就一目了然了。

浙江网商银行开业后,业务做得红红火火。短短几个月时间,最核心的信贷资产业务不断扩大,已经针对三类细分群体完全利用互联网大数据的征信基础发放贷款,拓展资产业务。这有三方面的佐证:

首先是在阿里电商产业链外,网商银行与全球最大的中文网站流量统计机构CNZZ合作推出”流量贷”,后者提供能反映网站经营好坏的流量统计数据,网商综合其他征信数据放出单笔最高100万元的贷款。

其次是趁”双十一”之机,为30万家淘宝天猫商户放出了90亿元的”大促贷”。

再次是”旺农贷”,站在弥补农村金融资源不足的高度,网商从两个多月前就开始实质性地放贷,仅仅两个月,6000个村淘点已有10%覆盖了旺农贷,农户平均3~5天拿到贷款,最高金额50万元。

这样靓丽的业绩,相信在传统银行短期内很难做到。依照笔者在银行业的从业经验,即使做到了恐怕也难免弄出一堆坏账。由此,我们难以得出互联网银行”难敌传统银行”的结论。

此前,笔者专程造访了阿里巴巴集团CTO王坚博士。当我问及互联网金融与传统金融的关系与区别时,他说二者是不在一个层次上的两种东西,不是竞争关系,而是不可比拟的两个完全不同的平台和模式。为了帮助大家理解互联网金融与传统金融的关系,笔者可以举出两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是,金融的本质是信用。金融交易对手的信用状况如何挖掘,如何能够准确获取,这是决定金融交易风险大小的关键。

传统金融利用传统手段,从目前看很难准确获取信用状况,或者只能被动获取。而互联网金融通过线上客户或者说金融交易对象积累的大数据积淀,可以进行全面、深度地挖掘分析,由此主动准确获取用户的信用状况,而且能据此在很短的时间里向用户授信,所以说在24小时内把贷款发放到客户账户上,这绝不是在做梦。完成这一过程,既不用到企业商户现场调查,查库存、查账目、索要报表等,又不用撰写主观性很强的所谓可行性报告等。这是传统金融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

另一个现实例子是,具体到银行储蓄所的物理性网点上来说,一家银行设在街道的储蓄所,只能与另一家银行设在对面或者隔壁的储蓄所竞争储蓄存款,比谁的服务好、网点建设好、利率收益率高以及理财产品怎样,如此等等。两家储蓄所是在一个平台上竞争的,这种竞争是具有可比性的。

而在互联网金融诞生后,手拿一部智能手机就可以完成存款、转账、购买理财产品、商店购物支付、未来可以贷款等所有金融业务,经常使用智能手机办理金融业务者根本就不到银行储蓄所里去,那么储蓄所员工服务再好又有什么用呢?移动互联网金融与银行储蓄所就不在一个平台和层次上。

移动互联网金融使得传统银行物理性柜台的客户在不知不觉中越来越少了,不知不觉中被”截流”走了。

传统银行与互联网金融二者的速度是不可比的。笔者始终坚持认为,互联网金融对传统金融将产生革命性和颠覆性的影响。传统银行未来的出路在于尽快发展互联网金融特别是移动互联网金融,这才能与互联网企业发起的互联网金融在一个平台和层次上竞争。当然,目前包括招商银行等股份制银行在移动互联网金融上已经快速起步。

微众银行作为最早的互联网银行,它所出现的高管人事变动必然有其内部或者个人方面的原因,但这与互联网银行”难敌传统银行”应该是风马牛不相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