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对抗“传统” 互联网金融鏖战正酣

未央网

中信银行与百度发起设立“百信银行”、微众银行高层接连离职、招行交行叫停“用信用卡偿还京东白条”……在这纷纷扰扰的事件背后,新兴互联网金融机构与传统银行之间日趋激烈的竞合渐渐浮出水面,相互拥抱抑或相互厮杀,如何在已有的市场格局中守住自己的份额,在未来的市场里获取更大的商业利益,各类机构纷纷谋划布局。

“传统大行知道,用户只有在自己的手里才是最安全的。在看清互联网的趋势之后,传统银行已经开始奋力直追。连工商银行也发布互联网金融战略,建立自己的生态圈,增加客户的黏性以巩固自己的版图。”业内人士说,对于网络银行,由于远程开户尚未实现,无法实现低成本吸储,业务发展低于预期。

开辟竞合新局

11月18日,中信银行和百度宣布共同发起设立直销银行——“百信银行”。中信银行公告显示,“百信银行”注册资金暂定20亿元,由中信银行、福建百度博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出资,出资比例方面拟由中信银行绝对控股。若监管审批顺利通过,这将是国内首家由互联网公司与传统银行联合发起的直销银行。

如成功获得牌照,“百信银行”将是首家独立法人直销银行。中信银行行长李庆萍介绍,百信银行成立的是一个子公司,未来将完全实现市场化,包括高管会以市场化的形式来进行招聘和雇佣。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合作本身来看,百信银行是一个非常值得期待的创新业态。不同于原来其他银行设立的直销银行,百信银行以独立子公司的运作,未来可能成为行业转型和开拓互联网金融行之有效的路径。“直销银行独立成子公司,现在面临的主要是监管牌照的放行。目前监管如何看待还没有特别清楚,百信银行是作为试点还是有其他考量,同时一旦牌照发放了,相关的制度规范也需要跟上。”曾刚说。

此前工商银行、北京银行、民生银行等超过20家银行均推出直销银行,但一般直销银行在电子银行部下面,并未实现独立分拆为子公司。此次发起设立的“百信银行”拟设立为独立子公司,母公司不干预日常经营。李庆萍表示,未来中信银行电子银行部的产品也会到直销银行平台上去销售,但是销售里面大家有利益分成,这样直销银行会有收入,电子银行部也会有收入。百信银行将是一家完全意义上的银行,在产品创新上要把银行柜台能做的都搬到手机上,不会把直销银行当作金融产品和卡等业务销售的渠道。

“不像国外的直销银行,对用户有细分,区别于线上线下客户提供金融服务,国内的直销银行更多是无人网点以及理财产品的线上销售。”零壹财经研究院院长李耀东表示,此次中信与百度合作,有望传统银行在金融资产和产品设计上,百度则能在客户细分和体验上分别有所突破。即便如此,离真正的互联网银行还很远,在传统银行与互联网进入深度整合之时,网络银行并未取得如期的突破。

网络银行困境

业内人士认为,受制于未能实现远程开户,网络银行如微众银行只能是做最初级的“直销银行”业务,在平台上对接各类基金类产品,变相成了代销平台;甚至连转账,目前也无法直接实现给用户自己以外的人进行转账的功能,无法实现银行“存贷汇”中最基本的“汇款”业务功能。同时,贷款业务也受制于无法直接开启吸储,只能借助于同业资金,因而贷款发展速度受限。

“对于微众银行而言,资金来源应该比较困难,尤其是低成本资金。在利率市场化并未完全落地并体现在货币市场的情况下,微众银行从同业中拿到的资金不可能是低成本的。同为持牌银行,微众却要通过其他银行获取较高成本的资金,必然会影响它的发展速度。加之现在银行已经意识到互联网的重要性,并不可能完全开放地与网络银行合作,既然是同业就有竞争,现在有能力的大银行其实警觉性还是非常强的,怕具备互联网基因的网络银行争夺客户。”业内人士说。

微众银行方面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公司业务布局在三方面:一是小额的消费金融,如微粒贷;二是财富管理,通过代销各类金融机构的产品;三是平台金融,即把基础金融产品嵌入其他平台的APP,如已经推出的微车贷,通过与优信二手车的合作发放贷款,除此还有一些类似产品尚属内测阶段,未来将会相继推向市场。在与传统银行合作方面,早在开业之时与平安银行、华夏银行、东亚银行等机构已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但截至目前还未有实质的合作业务落地。

“上海银行、包商银行是与我们有实质业务合作的,微粒贷即与这两家银行采取联合贷款的模式。”上述人士介绍,放贷一百元,其中七十元是合作银行的资金,剩下的三十元是微众银行的资金。自5月份上线以来,截至9月底,微粒贷发放的贷款规模超过40亿元,贷款客户量在一百万左右。目前还是以“白名单机制”进行放款,通过人行、QQ/微信和财富通上的数据建立模型筛选合格的放贷对象。在手机QQ和微众银行的APP上相继推出后,微粒贷的放贷速度有望加快。

一方面是拿了银行牌照,却无法实现开户转账等银行的基本功能;另一方面,传统银行已经开始奋力追起,在客户转移和业务合作上渐趋谨慎。事实上,近期微众银行高层人事变动、招行单方面关闭“核身”入口等事件在某种程度上验证了网络银行开展业务之不易。在微众银行前行长曹彤离职两个月后,近日该行副行长郑新林也提交离职报告。微众银行方面回应,未来会在监管合规范畴内继续开展业务。

谁动了自己的奶酪

新兴互联网金融机构与传统银行的竞争已经渐渐浮出水面。“传统大行知道,用户只有在自己的手里才是安全的。在看清互联网的趋势之后,传统银行已经开始奋力追起了。工商银行发布互联网金融战略,建立自己的生态圈。”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在与新兴的互联网金融机构合作上,由于已有的客户基数以及业务分布相对有限,中小银行的需求会高一些,需要借助互联网企业的流量等优势,而大行则不然。

近日,交通银行招商银行双双叫停“用信用卡偿还京东白条”,背后亦反映传统银行与新兴金融机构在业务上的分歧与利益争夺。这款被京东金融自己定性为商业赊销的“白条”产品,相关银行认为“白条”本质实属信贷产品,使用银行信用卡给京东白条还款,会将风险转嫁给银行从而造成违规。招商银行对媒体表示,商业银行个人信用卡(不含服务“三农”的惠农信用卡)透支应当用于消费领域,不得用于生产经营、投资等非消费领域;而京东“白条”是京东商城提供给客户的一款贷款产品,如果用信用卡为白条还款,则明确属于“以贷还贷”。交通银行则称,9月已监测到该行信用卡用于白条还款,并已向京东要求,关闭该行信用卡用于白条还款的业务。

“招行交行是最开始暂停接口的两家银行,未来是否会有其他银行加入其中,目前不得而知。”业内人士表示,不能否认的是未来随着互联网金融机构的快速壮大,有能力的传统银行将会维护自己的商业利益不被侵蚀。对于新兴金融机构而言,金融产品的创新也会受到影响。易观智库高级分析师马韬此前表示,“白条”的赊销形式实际上也可以看作是电商购物场景的另一种形态,消费者如果更多地用这类新兴产品进行支付,对于传统银行来说是夺走了他们的生意,动了银行的奶酪。对于创新型的互联网金融业务,不同的商业银行肯定会持有不同的态度,在没有相应的监管细则下,有些银行肯定相对会谨慎一些,而有些银行基于跨界合作的理念会相对开放。

李耀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在传统金融和互联网金融互相促进、融合的当下,怎么更好地为消费者提供更便利、安全的服务是核心问题。对于类似京东“白条”这样的创新性产品,不宜简单结论为“信贷类产品”还款不合规的问题,而应更多考虑它是不是能够提升消费者权益,是否带来了新风险,风险是否可控,怎么结合传统金融和互联网金融提供更加有效的风控手段。这本身可成为二者融合的契机。不论是传统金融还是互联网金融,其创新服务的落脚点都应该是给用户带去产品创新的优化体验,采用新技术、新工具解决相关的新问题,而不宜画地为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