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money胡新:互联网金融帮助中国突破中等收入陷阱

未央网

如今,不断下行的经济数据,已经昭示着中国一只脚踏入“中等收入陷阱”之中。

11月18日,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在《财经》年会上表示,中国进入“中等收入陷阱”并不是伪命题,而是一种客观的统计现象。他强调,“中等收入陷阱”历史性考验阶段已经到来。

导致大多数国家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是低端制造业转型失败,企业在国际市场上面临巨大的竞争压力。想要跨越这一“陷阱”,需要相关国家提高技术创新水平,加强产业结构调整,强化投资环境等多方面进行努力。

可以说,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是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一个助力。互联网金融使资金能够更为便捷的进入实体经济,尤其是中小企业,为中国未来的发展注入活力。

破解“陷阱”从内需开始

所谓“中等收入陷阱”,一般是指当发展中国家人均GDP在4000至12000美元之间的阶段时,既无法在工资方面与低收入国家竞争,又无法在尖端技术研制方面与富裕国家竞争,造成经济增长回落或长期停滞。

中等收入陷阱的特征有很多,包括经济增长回落或停滞、贫富分化、腐败多发、社会公共服务短缺、就业困难、金融体系脆弱等。这些问题,只需要看看拉美国家或者东南亚的现状,就可以窥见一二了。

对中国来说,虽然目前尚未踏入中等收入陷阱,但是很多信号已经发出警报。其中一个,就是中国制造业成本优势的丧失。

在今年8月份,波士顿咨询公司《关于全球制造业转移的经济学分析报告》中提到,2014年,中国制造业成本指数为96,已十分接近美国(100)。这意味着过去一直被认为是低成本制造业基地的中国,正面临着成本优势大幅减弱的压力。其中,导致成本大幅上涨的一个最重要原因,就是人工成本的上升。

其后果大家已经看见,就是大批制造业从中国的转移,包括转移到东南亚、印度等制造业成本更低的地方。

同时,全球整体经济下滑大背景下,中国的快速崛起促使与发达国家间的贸易摩擦不断加剧,TPP协议的兴起更使中国的外贸形势蒙上一层阴影。11月8日公布的贸易进出口数据表明,前10月中国进出口总额下降8.5%,其中出口降2.5%,进口降15.7%,连续4年低迷。

另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是老龄化。今年4月份,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表示,中国在未来的5年或10年有50%以上的可能性会滑入中等收入陷阱,并表示这是因为中国太快进入老龄化社会而引起的。

在这重重压力之下,中国要破解中等收入陷阱,该怎么办?还依靠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吗?

就如同大多数人所看到的那样,靠宏观政策拉动中国经济增长,已经变得越来越难以为继。中国下一轮的经济增长,要靠需求端,这基本上已经成为经济学界的共识。

互联网金融连接真实需求

那么,中国没有需求吗?

不是的。只需要看看蜂拥至国外的购物者们,只需要看看双11的抢购风潮,我们就会明白:中国不是没有需求。但是涌入海外市场近一万亿元的购买力,同时也说明了一个问题:我国的需求与我国产品供给出现了错位。

因此,产业升级迫在眉睫。现如今,普通的制造业变得无利可图,有利可图的地方又多为外国企业所控制,或者国内的垄断企业所有。对于民营企业来说,想要让他们投身技术改革,进行产业升级,就需要为他们创造更有利的制度,为他们提供更廉价的资金。

互联网金融,一方面连接不在银行服务范围内的大多数中小企业,为他们提供资金;另一方面,又通过减少中间层级,降低交易成本,为中小企业提供更为便宜的资金。

以现在在互联网金融比较红火的保理产品为例。它能解决融资企业的资金周转效率问题。

其基本流程是,上市公司的上游供应商与上市公司发生真实贸易后,上游供应商将其持有的核心企业应收账款转让给商业保理公司,商业保理公司通过互联网金融平台,将应收账款收益权转让给投资者,资金由核心企业到期承付。

通过这个流程,互联网金融盘活了作为上市公司上游的中小企业的资金,把原本要迟滞数月的款项马上盘活,进入下一轮的生产制造活动中。

此外,很多互联网金融企业也在不断开拓新的产品,如互联网金融平台对接融资租赁,为企业提供最新的生产设备,这也是推动中小企业生产发展、转型的一个重要金融工具。

可以这么说,互联网金融是推动整个中国制造业升级的一个重要的引擎,也为中国破解中等收入陷阱提出了一个解决方向。

(作者胡新,PPmoney互联网金融平台联合创始人、中山大学硕士,著有《互联网金融平台投资理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