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警惕的网贷平台风险

未央网

近日,央行行长周小川解读“十三五规划建议”时称,明确支持网贷、金融大数据平台。他在《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辅导读本上刊文指出:将顺应信息技术发展趋势,支持并规范第三方支付、众筹和P2P借贷平台等互联网金融业态发展。支持具备条件的金融机构审慎稳妥开展综合经营。推进各类金融机构大数据平台建设,建立大数据标准体系和管理规范。

另有消息称,11月,央行相关部门负责人一行,赴地方约谈数家互联网金融平台高管,就民间金融理财征求监管意见。“主要内容是摸底民间金融理财业务,哪些公司在做,做得怎样。”与会的一位深圳P2P网贷平台高管透露:“可能要出台关于民间理财的政策。”

在民间理财市场,P2P网贷已是纳入监管较为规范的一环。“听说关于P2P网贷中介业务的调研基本结束了,相信细则也将会出台。”当天一位与会人员说道。

中国网贷的历史成交量已破万亿。据第三方行业机构“网贷之家”监测,截至今年10月底,网贷平台历史成交量首次突破万亿,达10983.49亿元。今年是网贷行业高歌猛进的一年,前10个月,成交量超过7000亿,相当于去年全年的1.8倍。据悉,每天数十万人参与P2P网贷。从单日成交看,据第一网贷发布的11月17日网贷指数日报,该日全国P2P网贷成交额54.25亿元、利率10.45%、期限6.71月、参与人数43.5015万人。

“很多做小额信贷的坏账率都超过了13%-15%。”P2P公司点融网副总裁李青透露。这个数据尚属业内秘密,暂时未被公开披露,但笔者从百融金服公司也得到了相近的确认,“用大数据对各金融机构尤其是网贷、小额信贷公司的挖掘发现,行业平均坏账率已达到15%,这是极其严重的风险信号”。

值得注意的是,问题平台几乎占行业1/3。“网贷之家”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9月底,行业累计问题平台达到1031家,仅今年就新增663家。按照P2P网贷行业平台总量3448家来测算,投资者的触雷概率高达30.4%,几乎每三家平台中就会出现一个问题平台。

80%人口无信用记录

“您已获得小米贷款申请资格,手快1分钟到账!”陈小姐近期不断收到短信,淘宝、小米、京东、唯品会等互联网公司轮番邀请她贷款消费,几乎网购平台都开发出了免息、分期付款方式,如京东白条、淘宝花呗等。

知名平台的信贷火热潮,只是小额信贷市场的缩影,在普惠金融惠及更多民众的同时,其中的风险也跟着水涨船高。

仅今年以来,就有13.3万人卷入问题平台,涉及金额总计77.1亿元。在整个P2P行业的发展历史上,投资人因触雷损失的金额已经逼近150亿元。

监控风险首先得了解风险,而了解信用风险目前主要依靠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今天制约中国普惠金融发展的大问题,是缺乏征信大数据。”百融金服公司CEO张韶峰说,“发展中国家大部分老百姓没有享受过信贷服务。央行征信中心一共吸收了中国大概3亿人的信用记录。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所有的数据,99%的数据来自于银行。一个是信用卡,一个是房贷,还有少部分是其他的。其他还有5万人是刚刚办房贷、信用卡,你还看不出到底是好,还是坏。”

这意味着近80%的中国人没有信用记录。“来自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真正可用数据只有2.5亿人,占14人口的百分之二十几,也就是说还有近百分之八十的人没有信用记录。”张韶峰说。

而这80%没有信用记录的人,却正是目前网贷公司的重要客户,因为这部分人难以从银行获得贷款,因此也更容易寻求网贷公司的帮助。

这也是P2P网贷平台高收益率的重要来源——高借贷利率的背后,是高风险。

你决定借钱给谁,是根据谁出价高就给谁,还是根据谁的信用好?这正是P2P平台目前的两种模式:竞价模式、风险评级模式。

“许多P2P平台用的是竞价模式,谁出价高,就借给谁。但是,真正做金融的人,一听到高收益率,是非常紧张的,因为高收益率意味着高风险。”P2P公司点融网副总裁李青表示,“另一种模式,是用风险定价的方式,给每一个借款人做风险评级、利率评级,根据他的信用来确定利率。”

跨平台多维大数据难以建立

因此为了控制风险,许多P2P网贷平台自己根据信用记录来定利率,申请人不得通过高利率吸引他人放贷。上海拍拍贷公司CEO张俊表示,平台主要基于借款人信用等级的风险定价来定利率,不过宏观来讲,也是由投资人和借款人共同决定的市场定价,因为利率太高贷款人不愿借,利率太低投资人不愿投。

而仅仅依靠央行信贷中心2.5亿人口的银行信贷数据,则无法完成精准的信用评估,因此各大网贷平台都在形成自己的信用数据库。

然而各网贷平台独立的数据库仍有疏漏。“一个人短期内在多个机构同时贷款,而各机构互相并不知道,都仍以原来的信用记录来评估。”张韶峰说。因此,为了对贷款平台加强监管,一些地方政府开始邀请第三方数据库来完善信用监测,也帮助各地金融局对网贷平台的风险进行预估,例如百融金服公司协助北京市网贷风控委员会的尽职调查。

目前,中国金融信贷信用数据的最大拥有者是银行。“金融行业老爱说一句话,银行不缺数据,但事实上,银行只是有最终的交易数据,并没有其他数据。金融只是结果,你为什么要钱,要结婚、买房子、买保险、要出国留学。这些上游数据并不掌握在金融机构手里,所以实际上金融机构应该从别的行业去获取数据。”张韶峰说,即使贷款平台得到贷款人央行信用记录,也应该更多维度考察,做好风险监控。

因此,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也正抓紧提供用户行为的大数据库,但仍然难以获得全面数据。“不是独立第三方,数据就会是割裂的。例如大公司相互之间就不愿意共享数据,他们各自也与许多公司都存在竞争关系,对方不可能把数据共享给他们。”张韶峰说。

P2P设资金池成灾?

除了对贷款人做好信用监控,贷款平台本身的盈利模式也是巨大风险来源,其中典型模式是偷设资金池。

早在2014年11月底,央行条法司已为包括P2P网贷平台在内的民间投资理财公司,提出风险警示,明确要求“不得提供担保,不得归集资金搞资金池,不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更不能实施集资诈骗。”

调查发现,设资金池、提供担保,这些明令禁止的行为,几乎是业内潜规则。设资金池的平台,利润一般来自收取中间差价。

“P2P业内现在常用的模式:债权转让,所以很多公司不得不做资金池。不得不做债权转让,是因为要去打包资产卖给客户,所以先得有一个公司把债借出去,借给500个人,然后把债权包拆开来卖给客户,所以不得不做资金池。”李青在中国国际金融论坛公开坦言。

“很多机构我知道已经做到35%-40%的放贷利率了,而给投资人的是百分之十几。假设借贷利率是35%,中间你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利润的业务,大概平均有25%的利差,但是实际上来讲,往往很多人忽略了运营成本。现在很多线下P2P公司,资金端募集成本4到6个点,借款点也至少4到6个点,这就10个点去掉了,还不算风控、运营、市场推广,加起来就到了百分之十几。这时,你算下来还有13到15个点的利差,但又忽略坏账率。”李青坦言。

“目前,这些方面确实比较混乱。”央行行长周小川强调其风险,“有一部分P2P平台开展了资金池业务,还有一部分平台开展担保业务,这就相当于吸收存款。这些平台在没有取得牌照的情况下,就开展了相关金融业务,是违法违规的。从另一方面来看,一部分平台如果开展了资金池或担保业务,就有可能导致自身的财务问题。P2P平台本身就卷入了资金借贷关系或担保关系,一旦出现亏损,就会出现‘跑路’,这就造成了风险。因此,监管部门对P2P平台有明确要求,不能形成资金池,不能提供担保。若提供担保,必须申请牌照。目前,这些方面确实比较混乱。”

不过,周小川表示愿意给P2P更多空间来观察。“从金融体系的总体借贷规模来看,P2P网贷余额目前所占比例连万分之一都不到,可以再给予一定的空间进行观察。但是,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因为它一旦发生风险,主要伤害的是老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