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国嘉信理财看中国互联网金融企业的发展

未央网

11月17日至18日,有两条消息再次引爆了互联网金融市场,一是宜人贷已在美国正式递交首次公开招股(IPO)文件,拟在12月上市,宜人贷将成为国内第一家真正意义上IPO的P2P公司;二是翼龙贷以3.7亿拿下央视标王。宜人贷的IPO和翼龙贷等巨资广告投入,给整个市场带来的冲击可能还在持续。

关注互联网金融在中国的兴起、成长和壮大,必须要详细研究其背景

中国企业联合会去年9月发布的2014中国企业500强报告显示,17家银行企业净利润总额1.23万亿元,占500强企业净利润51%(2010年的时候这一数字还是41%),美国这一比例是20%。至此,中国500强企业中银行业利润总额已超过其余483家企业的总和。如果再没有办法打破这种逻辑,中国经济所面临的将是实体企业给银行输血,而不是银行给实体企业输血的尴尬局面。

银行在“躺着赚钱”,制造业等实体企业在极高资金成本下运行,老百姓享受到的存款利率时常无法跑赢通胀。但偏低的存款利率,并没有给实体企业降低融资成本,利率管制实际上让银行成了横亘在“老百姓”和“企业”之间的一涂墙。互联网金融能加快“推倒”这面墙的速度吗?

2015年一季度,余额宝规模再度攀升至7117亿元,全国各类互联网金融产品爆发式增长,中国互联网金融用户突破4亿。到了六月初,央行公布《大额存单管理暂行办法》,自6月15日起,工农中建等各大银行开办大额存单业务,利率均为基准利率上浮40%。

10月初,第一网贷发布了《2015年1-9月全国P2P网贷行业快报》显示,2015年1-9月全国P2P借贷平台成交量694.29万笔,平均每笔成交额9.04万元,总成交额高达6,274.22亿元,同比增长了212.3%。10月23日,央行决定,取消商业银行和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的存款利率浮动上限。

本月初,上市银行三季度报收官,三季度四大国有银行净利润增速接近零增长,但受益于投资、托管、理财、结算等服务端业务的发展,三季度平安银行净利润同比增长13.04%,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0%。这说明大力发展互联网金融,以及推动利率市场化的方向完全正确,银行缺少外部压力,就没有无动力提升服务水平,躺着赚钱的日子就会长期持续。

互联网金融规模依然偏小,正处在快速发展阶段

目前互联网金融的规模还不足10万亿,而且其中90%是“支付”,P2P借贷市场今年的规模可能会突破1万亿,占比依然很小,众筹等市场的规模就更小了。如果监管方面持续加码,P2P借贷企业面临向金融信息服务平台和资产管理公司的转型,但未来有能力做金融信息服务平台的实际上并不多,因为金融信息服务平台不是简单的信息累积,而是要靠一定的话语权和专业服务能力,同时也是赢家通吃的市场。

P2P借贷企业里面真正能够成为纯粹金融信息服务平台的肯定不多,大多数将朝着投资咨询服务和资产管理的方向发展。而我更希望政府能够创新监管,给符合条件的P2P借贷企业发放相关牌照,参与资金市场竞争。

拿主流的资产管理来说,中国的信托市场目前规模是15.6万亿,银行理财规模已达20万亿,公募基金规模7万亿,保险市场规模已超10万亿,就算把目前所有的P2P借贷平台全部转换为互联金融资产管理,规模也不过1万亿,可以说互联网金融给市场带来的冲击,不是在削弱,而是才刚刚开始。因为大家所面对的,是居民和企业储蓄规模超过70万亿的市场,以及数亿中产阶级资产分配渠道和方式的彻底改变。

互联网金融的本质依然是金融,但金融的本质并不是“银行”,互联网金融可能无法改变金融运行逻辑,但可以改变市场格局和投资者习惯,就像很多人依然认为“余额宝”仅仅是“存款搬家”。实际上6月至今,天弘基金又先后成立了天弘中证移动互联网、天弘中证大宗商品、天弘中证全指房地产等19只行业指数基金,指数基金已扩容至19只。19只指数基金皆为发起式基金,由天弘基金100%自有资金认购快速成立,主要在淘宝店铺、蚂蚁聚宝、天天基金网等互联网理财平台销售(获取客户的能力依然非常强)。

与此对应的是,传统金融行业的人才向互联网金融行业趋势性流动,以及互联网金融平台的迅速更迭。

据零壹研究院发布的《中国P2P借贷服务行业白皮书》显示,中国P2P借贷行业平台数量累积从2009年的不到10家,已发展到2014年的超过1900家,仅2014年,新增的P2P借贷平台就超过700家;2014年参与人数就已超过300万;P2P借贷行业整体规模从0到3000亿只用了不到五年时间。据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国培机构董事长刘勇预测,未来5-10年内,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人才缺口将达100万以上。

互联网金融正在协助释放利率市场化带来的风险

零壹研究院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4月底,出现过恶意跑路、提现困难、歇业停业等问题的平台合计达到614家,其中2014年有288家,环比增长191%;2015年前四个月出问题的平台高达206家,平均每月超过50家。在零壹研究院抽样统计的30家P2P借贷平台,2014年的综合出借利率整体平均值为14%,最高的20.44%,最低的8.36%,远高于央行基准利率。

改革开放至今,中国的金融市场还没有经历真正的市场化,资金的价格(利率)一直处在管制状态,中国市场根本不清楚银行倒闭是什么概念。实际上互联网金融的爆发,正在有力推进中国金融市场的普及、教育工作,同时也提前承担了本应该由银行业承担的利率市场化“阵痛”和风险。

当前P2P平台的高淘汰率,以及银行逐步攀升的坏账率,正说明中国金融行业正处在市场化最关键的阶段。美国1985年完成利率市场化,但从1986年到1990年间,几乎每年倒闭200多家中小银行。韩国在利率市场化完成以后,银行的不良率从6%上升到13%。中国目前还不太可能让中小银行出现倒闭潮,中国也并没有完全放开民营银行的设立,P2P借贷平台实际上扮演了中小银行的角色,这就将利率市场化带来的风险,转嫁给了正在做类银行业务的P2P借贷平台,P2P借贷平台承担了和释放着属于整个金融行业的风险。

如果给互联网金融更好的环境和更有针对性的监管,使其减少恶意跑路和诈骗等事件,协助培养市场风险意识,那么互联网金融的存在,会使得中国利率市场化所付出的成本更低,互联网金融用自身的高“淘汰”率,保护了中国整个金融系统、教育了市场,给银行业适应新的利率环境提供了时间。

互联网金融行业必定会诞生伟大的企业

互联网金融的发展速度虽然非常快,但整体还处在粗犷式发展阶段,投资者基于互联网的便捷,以及“高利率”的诱惑,形成了规模性“输送”资金的情况。但长期看,互联网金融最根本的不是培养客户和做大用户规模,而是对现有市场运行逻辑、人才流动、企业家信念、金融效率等的重视和认知,真正的核心竞争力会在资产端体现,实际上用户已经被大批量的培养出来了,而且是以令人震惊的规模在发展。

去年的时候,中国还曾出现过“资金荒”,但在互联网金融进入高速发展的时代,出现更多的是“资产荒”。如果发展得好,未来互联网金融可能是中国金融市场提升效率和扶植实体经济最明显的工具。美国互联网等高新技术公司的崛起、硅谷引领世界,也正是在美国完成利率市场化、风险投资机构大规模诞生,具体说是“资产荒”出现之后。中国已经进入了从“资金荒”到“资产荒”的时代,这本身就是一个容易形成泡沫,但也必将诞生伟大企业的时代。

金融是中国改革开放当中最滞后的一个行业,之前对各产业开放的过程中,诞生了像万科、联想、华为、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等企业。中国金融行业似乎已经有了很多的巨无霸,但其效率和真正的竞争水平,实际上还处在由政府背书的阶段。中国金融行业至今并没有出现领袖级企业家,也没有形成令行业尊崇和学习的企业家精神。未来很长时间里,中国最缺的依然是像摩根、高盛、罗斯柴尔德等一样的,由市场主导成长起来的金融巨头,而互联网金融正在以飞快的速度创造能够诞生金融巨头的土壤和生态。

衡量金融企业是否伟大,除了最基本的,服务了多少客户,管理了多少资产,收益水平涨了多少倍等之外,实际上真正考验金融企业的,是由宏观经济主导的经济周期,能够在经历三、五个经济周期,依然铿锵的活下来的企业,才可能有机会成为伟大的企业。因此,时间是中国金融市场绕不过去的成本,谁叫我们改革开放那么晚呢!

回望历史,一波股灾、一次房地产市场的洗礼、一场大宗商品市场的暴跌、一轮外汇市场的升贬,都会摧毁一大批当时看上去十分强大的金融企业。高盛能够给主权国家做财务管理,罗斯柴尔德家族依然承接诸多政府的投融资服务,摩根大通还能够在股权资本市场承销业务排名全球第一,并不是靠美国政府长期背书做到的。如果有足够自由的市场、符合市场趋势的监管方式,再加上时间的积累,以中国市场的体量,诞生伟大的金融公司并不难。

美国一些案例值得借鉴和学习

美国金融市场已经发展了好几百年,竞争已经非常的充分,格局早已成型,但有人用互联网思维,在强者林立的美国金融市场,建立了一家十分伟大的金融服务企业,这家企业可以说就是最早利用互联网思维,在竞争非常激烈的美国资本市场颖而出的(中国没有理由不诞生伟大的企业)。

1971年成立的嘉信理财(真正的高速发展是在互联网兴起之后),总部在旧金山,是一家综合金融服务公司,现有业务包括证券经纪、资产管理、银行、金融咨询服务。2014年末,嘉信理财持有的客户总资产规模2.5万亿美元,较2009年的1.42万亿美元增长74%。嘉信理财活跃客户数目从2009年的770万人增长到2014年中的930万人,5年增长21%,人均资产规模27万美元。市值已从1991年的11.7亿美元张到了现在的440亿美元。

在嘉信理财的发展中,我们可以总结以下几个有助于互联网金融企业学习的点:

首先,创始人需要有非常强大的创新意识和服务观念。嘉信理财能够在美林公司等最强盛的时候脱颖而出,跟创始人查尔斯·施瓦布的大胆创新,以及类似平台化、O2O、引流量等模式有很大的关系。也可以说查尔斯·施瓦布是最早践行互联网金融概念的创业者,尤其是在互联网工具诞生之后,查尔斯·施瓦布在其发展中迅速使用互联网和语音识别电话,为私人投资者、独立投资经理、退休计划和机构提供了多种电子网络金融服务。

其次,要为投资者尽可能的降低成本。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废除了实行多年固定佣金制度,美林等公司立刻将佣金率提高了10%。而查尔斯·施瓦布反其道而行之,当嘉信理财对1万美元的交易只收29.95美元时,美林证券此类全套服务的佣金是257美元。嘉信理财还将目标客户定为中小投资散户,加速了规模化。这是互联网金融思维的典型应用。

第三,正如查尔斯·施瓦布所尊崇的,产品必须细分才能获得大规模的销售收入。嘉信理财是最早在金融领域应用此理论的服务商之一。按照美国市场学家温德尔·史密斯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提出来的“市场细分理论”,每一个消费者群就是一个细分市场,每一个细分市场都具有类似需求倾向的消费者构成的群体。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市场,已经开始进入垂直细分领域,基于某一行业的痛点,供应链金融发展极快,就其原因,只有细分才能做到对资产端的把控和对服务的专业,最终才能真正“垄断性”服务一个细分市场,获得意想不到的收益,并奠定可持续性发展的基础。

结语

中国互联网金融市场目前面临的问题是,中国的金融牌照依然被“国家队”垄断,互联网金融企业获取牌照的难度不是降低了,而是增大了,使得互联网金融企业没有一个很好的“晋升”通道,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发展阵痛和恶性循环,给监管也带来了很大挑战。按目前的逻辑,互联网金融企业无论做到多大,依然不得不寻找国有企业,或更大的金融机构来做股东背书,才能继续经营某项业务或发售相关产品。

可以大胆的预测,如果不能改变这一局面,也就是放开金融牌照问题,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可能真的很难改变什么,而且将会出现越发展越“负面”的情况。互联网金融在中国仅仅能做的,也只是将传统金融互联网化,长期看难以改变金融的垄断和低效,实体经济也将成为“牺牲品”,而非受益者。这一行业诞生伟大企业的时间也将会无限期延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