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新潮流:从情怀和生活方式出发

未央网

为自己喜欢的电影发起一个聚会,开家咖啡店实现渴望已久的小清新生活……众筹已经不单纯是融资行为,逐渐演变成一种生活方式。众筹降低的不仅是创业门槛,还有你想过的生活的门槛,将所有携带相同喜好基因,拥有相近品位的人聚集起来,支持那些能让他们产生共鸣的项目发起者,而情怀和生活方式正在成为众筹的新潮流。

创业者的集体婚礼

11月21日,是北京天气阴冷飘雪的一天,来广营桥附近的国创产业园里冷冷清清,但是唯独有一间大厅却很热闹,12对新人正在举行一场集体婚礼,他们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北漂创业者,婚礼并不奢华,但是不失喜庆温馨。

在相继出现裁员潮、倒闭潮后,国内进入了一场创业大潮的寒冬,从万众创业到创业回归理性,创业者群体经历如同坐过山车一样的过程,很多创业者的婚礼也只好往后拖延。

汉唐信通是这场“青年创业者集体婚礼”发起人,婚礼上的蛋糕、水果、酒水等食品来自另外一些支持者,他们也都是怀揣梦想,敢于实践,走上创业路程的年轻人。婚礼众筹过程得到了汉唐信通旗下公司的支持,其负责人李丽也是主婚人,她说在婚礼后还将帮助12对创业者新人解决企业发展遇到的问题。

“我自己就是通过众筹创业的,没想到众筹还带给我人生一场婚礼。”新人小朱说。他觉得众筹已经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要不然他还在家乡小城工厂的流水线上日复一日地重复着枯燥的生活,如今的这一切经历只能是遐想。

“同样都是年轻人,别人可以接受的方式,为什么你不能?我们想要的是实现婚礼而不是等待时间流逝。”来自江西的新人小朱说,之前他和女朋友都想着先挣够了钱再办一个大场面的婚礼,但越来越感到迷茫疲惫,现在他们改变了想法。

几年前,一种源于国外“kickstarter”的众筹模式潜入都市年轻人的生活。作为舶来品的众筹原本指通过互联网方式发布筹款项目并募集资金,能否获得资金也不再是由项目的商业价值作为唯一标准。只要是网友喜欢的项目,都可以通过众筹方式获得项目启动的第一笔资金,为创业和梦想提供了无限的可能。

何止是一场婚礼,生活方式和情怀早已成为众筹个性化标签和卖点。在标榜生活风格型的众筹平台,偏好选择那种针尖戳破一成不变生活方式的想法,覆盖电影、音乐、游戏、旅行、食物、家居等生活方式领域。

关于兴趣的聚落

一个被津津乐道的众筹案例来自“荷赛”新闻奖获者陈庆港,他在开始众筹上发起拍摄一个令人难以启齿的项目,希望完成10000个屁股的拍摄计划时,你可能不会想到,只是短短几天,就真有10000人参与进来,主动褪下了自己的裤子。

一位众筹参与者曾经表示,自己就是想释放一下,内心一直有很多梦想,因为怕失败,怕丢人,怕被议论,而压抑了很久了,只能墨守成规地生活着,越来越找不到自己的存在感,感觉就像过着别人的生活,这次大胆迈出一步。关键他看到有那么多人支持这项众筹,让他觉得不孤单,大家虽然不相识,但是互相认同。

只是因为喜欢一部电影,然后通过众筹模式,让喜欢这部电影的人能够得到以电影为主题设计的原创T恤或者其他衍生品,与那些有共同话题的人一起聚会,取代其他毫无意义的社交活动。

或许这种电影主题Party的众筹会给其它有类似想法的人开创一个先河,你的周末很可能都是被众筹平台上这些有趣好玩的聚会所攻占,改变宅男宅女的生活方式。众筹模式聚会的魅力,还是需要支付一定的金额,这就在很大程度上规避了那些不是同一类人只是随便玩玩的风险。

山涧游物团队是一群追求慢生活方式的90后年轻人,他们在两年前通过网络结识,他们都喜欢茶文化和咖啡文化,并且愿意接受慢生活方式,由此而结成了一个团队和聚落。“我们就像一个family,喜欢相互分享自己新鲜idea和梦想,喜欢现磨好的咖啡豆,然后相约做几杯好喝的单品咖啡,也喜欢在工作室里茶席间泡上一壶好茶。”发起人远洋说。

在探访茶山和走访村子的过程中,他们发现这就是一种慢生活体验,而且能够找到纯粹的没有经过商业化的茶,之前年轻人是通过网络了解茶的本质,现在又多了一种选择,可以亲身去茶山茶村经历考察。

为了支持团队对茶叶本源的探寻,以及可以带给更多年轻人关于慢生活方式的追求,山涧游物团队在网络上发起了一个寻找有缘人的众筹项目,让参与者从茶文化的爱好者,转变为走进圈子的求知者、分享者。

离想要的生活还有多远

“我们已经在拉萨旅游最集中地仙足岛选择一栋藏式别墅,这是我们的第一家客栈,并且将根据当地特色和文化来装修调整。” 湖南人周鹏的客栈众筹已经拿到了第一笔资金,他不断在网上向众筹支持者们交流最新的进展。“我们已经与当地一家批发商进行合作,将在网上销售藏红花、黑枸杞、佛珠等藏族文化特产。”

周鹏一直有一个梦想,就是大学毕业后赚到足够的钱,然后找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开一家温馨的小客栈,旺季时接待客人,淡季时出外旅游。但当他步入社会后,慢慢地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的想法了,不是因为他不再向往那种说走就走的生活,而是什么时候才能赚到所谓的足够的钱,等他即使赚到了足够的钱时,而他已经老去,青春不再,梦想的生活也失去了意义。

当时他已是深圳一家大型国企的部门主管,薪酬不低待遇优厚,但是他的心却无法平静,反而越来越浮躁。在工作了4年之后,周鹏毅然选择辞职,踏上了西上拉萨的路,就是这次西藏之旅让他找到了离梦想最近的地方。

一路上雪域高原的神秘壮美让他陶醉,同行驴友的热心幽默令他感到温暖快乐,但当到达旅行终点后,朋友们相继返程回家,周鹏也不得不重新回到喧嚣的城市。

回到深圳后的周鹏每天都在怀念那种在路上的感觉,都在想念拉萨的故事,根本无心再回到之前的上班族生活轨道中。“干吗不回到拉萨,在那里生活呢?”当然他不是去拉萨也做一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他要在那里开间客栈,既是西藏旅行的终点,也是另一场未知旅行的起点。

他找到了自己的好朋友也是资深驴友的吴泽锋,双方一拍即合,两人为了他们拉萨的客栈生活开始众筹。一方面是筹措必要的经营客栈资金,另外也想寻找一些志同道合的人,获得一些鼓励、分享、经历,他们认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也可能影响和改变另外一些年轻人的生活方式。

周鹏说客栈的众筹支持者可以享受一定的免费入住天数,使用客栈提供的厨具,自由发挥自己的厨艺,体验高原上烹饪的乐趣,支持者还可以申请成为临时代理boss,一起来管理客栈。

在众筹平台上可以搜索到很多像周鹏一样平凡又执着的追梦者,他们以一种时兴的方式传承梦想:在网上发帖,志同道合者共同出资,建一家书店、一家旅社或一家咖啡馆。理想很丰满,现实不再骨感?然而,昔日盛名一时的众筹书店、咖啡馆已经发生关门或歇业的状况。

能够参与一家咖啡馆的经营,是许多人梦想的“小清新”生活状态,但“众筹”模式也有“先天不足”之处。“凑钱容易,但维持挺难”,咖啡店、书店本来就是微利,当然许多众筹参与者也不是冲钱而来,想要的是“参与”感,结果导致决策上“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有人希望做体育主题,有人希望做文艺主题,有人要前卫时尚,即使一个小细节也会引发一场争论。对此有的参与者则表示,倒闭只能意味着商业的失败,众筹经营还需要不断完善,不过至少他们曾经收获了自己想要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