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投行化是否已成趋势?

未央网

基础的债权资产稀缺,P2P公司正在进行更多尝试。

近期以P2P资金对接新三板公司股转债、定增、员工持股计划等结构性产品接连出现。P2P平台开始介入由基金、资管、基金子公司等传统机构的业务范围。而对于这样的类投行业务,市场接受度如何,又是否存在风险?

结构性理财频现

近日,P2P平台理财范推出一款名为火箭理财的产品,提出固定+浮动的收益回报。

以首期项目为例,根据相关负责人描述,项目所募集资金是通过购买一家私募基金的相关份额,参与一家新三板公司的可转债。其中,每年的利息收入会作为理财项目的基础收益;浮动收益或是由该新三板公司大股东溢价回购产生,或是直接在市场上套现退出。另外,该私募基金还会为可能出现的损失提供收益补偿。

火箭理财相关负责人回应表示,这样的产品并不会无限复制,而是会根据市场变化以及投资人要求,选择不同的合作机构、不同的标的、不同的投资策略。对方表示,根据测算,火箭理财整体的预期年化收益率平均会在24%左右。

理财范CEO申磊表示,这一产品属于公司内部孵化的项目,目前独立运营。对于产品的推出,申磊解释,在过去两年的运营中发现,P2P实际上是由20%的人贡献了80%的投资份额。对于这20%的人群,希望能进一步提供类似私人银行的定制化服务。而火箭理财的用户与理财范的用户实际上形成了区分。

另外,”互联网金融投资对收益率有强敏感性”,但高收益已经不是传统的债权类产品能够满足的。从投资人的反应来看,目前该产品采用邀请码制,已发行的两期项目都是在当天售罄。

在另一家平台懒投资,更早在8月份就开始推出结构性产品”群星计划”。该项目负责人在24日回复表示,其对接资产包括但不限于新三板挂牌前老股转让/定向增发、新三板定向增发,A股、中小板、创业板定向增发,可转债,各层次资本市场并购项目等。

对方举例,某项目募集资金2100万,期限12个月到24个月,对接一家新三板公司定向增发。由于与大股东签订了对赌协议,股价如果达不到预期水平,大股东将按照不低于8%的年化利率进行回购,这部分会作为保底收益;股价如果上涨,投资人还将另外获得股权增值收益的20%,作为浮动收益。

懒投资方面称,现在已经通过的有5个项目,募集总额约1.5亿元。

同样,在拍拍贷平台上,也有两款标识为结构化理财的产品,一款挂钩美元人民币汇率的”汇富宝”,一款股指挂钩看涨型产品”股牛宝”。截至发稿时,并未就具体运作模式收到回应。而”汇富宝”产品也在近日从投资列表中撤下。

目前,火箭理财和群星计划两类产品都针对投资人设定了5万元的门槛,锁定期为12个月到36个月不等。针对29岁以下的人群,群星计划的门槛则降到1万元。对于门槛设置是否适当,是否应当参照私募或者是资管公司,在采访中也有不同的意见。

P2P投行化萌芽

P2P介入上市公司的定增或股转债募资,是否意味着投行化趋势已经显现?

懒投资的相关负责人回应认为,开始做投行服务是一种正常的市场化现象。而平台自身的定位原本就是一家互联网投行。如果有详尽的信息披露,并不会影响投资人对产品的了解。

对此,有利网CEO吴逸然回应认为,对这类产品进行评价,需要看不同产品的具体结构。不过P2P出现投行化倾向,他同样认为很正常。”P2P从一开始只针对个人的债权产品,发展到现在,市场的情况在不断变化,出现各种各样的倾向都是正常的。”

开鑫贷总经理周治翰表示,部分P2P平台借鉴”结构化”的理念,来实现满足不同用户的投资需求的诉求,”如果产品在进行设计的时候,充分考虑其金融属性,由专业的机构负责专业环节,同时做好信息披露及合法合规性的审查,逐步有序推进,对于现阶段互联网金融行业优质资产稀缺,投资人需求分化的情况来说是有帮助的。”

他认为,如果产品设计能合规地做好非标产品的标准化,放在P2P上或者其它途径销售,也是可以的。投资门槛要依据产品的风险程度来具体设定。

至于这类产品是否符合信息中介定位,吴逸然认为,要看平台能否把产品设计说清楚。在他看来”再复杂的设计也是能够说得清楚的”,如果有产品信息不透明,结构不清晰,肯定会影响信息中介的定位。

“火箭理财并不违背信息中介的性质,信用是由基础资产的融资主体与合作机构来解决。”火箭理财相关人士就此回应认为,P2P强于用户运营或资金募集,传统机构强于资产管理能力,两者之间是合作而非竞争的关系。

对于产品中的风险点,理财范COO叶映辉回应主要是确权。他解释,房屋抵押确权有房管局,汽车抵押有车管所。但是类似上述可转债业务,目前没有一个明确的机构帮忙确权,每个项目背后,都需要通过一系列的协议、配套、公证、董事会决议、上市公司决议等方式来约定,来确保路径的合规性。

除了申磊所提到的对中高端理财人群与普通投资人群的划分,叶映辉表示,产品推出的另一个原因也在于优质的固定收益类债权并不多,而权益类资产正在迎来很好的市场机会。

他同时表示,根据业务的开展,后续可能会针对性进行一些相关的金融牌照或机构的整合。

吴逸然透露,针对此类产品”也在调研中”,在合规合法的前提下,会考虑推出能够满足各种各样投资人需求的产品。

周治翰同时提示,结构化产品的设计较为复杂,可能涉及资金管理,应该与持有合格牌照的金融机构等合作推进。对于投资人,他建议”不管是结构化的产品还是普通投资产品,都是要投资自己看得懂的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