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分市场新一轮跑马圈地正火热进行

未央网

一方面是中小企业饥渴的融资需求,另一方面是社会公众庞大的理财需求,以P2P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触到这两个痛点,在两年中持续疯长。互联网金融数据中心“零壹数据”的统计显示,截至目前,我国P2P借贷平台数量已经累计达到3445家。自2015年1月份以来,新增1322家。

激烈的竞争也加速了行业洗牌。跑路、倒闭、提现困难等问题平台不断增加。截至2015年6月底,P2P网贷行业累计问题平台达786家。有观点认为,P2P将重蹈团购业的覆辙。然而互联网金融空白领域还很多,资本也在加速进入互联网金融领域。华创资本、IDG、红杉资本、软银中国等机构持续加码互联网金融。针对垂直领域和不同环节的新一轮跑马圈地正在火热进行。

P2P重蹈团购覆辙?

2013年底,网利宝创始人赵润龙在互联网金融创业热潮中回国。2014年2月,他用一个创意就获得了IDG千万美元的A轮融资,当时,距离其产品上线,还有6个月的时间。时任IDG资本合伙人的李丰通过朋友关系找到了赵润龙,几小时以后,李丰表示愿意投资,最终双方在一周内达成投资意向。

更夸张的是,在IDG之前,已有三家投资机构单方面对网利宝确定了投资意向。互联网金融成为资本眼中最热的风口。

2013年至2014年,是P2P行业的爆发期。P2P平台由20家发展到1000家,投资人数由1万增长到100万,交易额由230亿增长到2500亿。年复合增长率超过300%。上市公司、互联网巨头纷纷成立P2P平台。

截至2015年6月底,中国P2P网贷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上升至2028家,相对2014年年底增加了28.76%。以P2P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已是一片红海。

在资本的催化下,许多平台的营销费用动辄上千万,注册返现金等大规模补贴已经成为常态。另一方面,倒闭跑路也已习以为常。这种现象让人联想到当年团购行业的千团大战。业内有观点认为,P2P将重蹈团购的覆辙。

P2P进入行业整合期

互联网金融数据中心“零壹数据”的统计显示,问题平台的数量增加明显。据统计,2015年前11个月,共新增了963家问题平台。其中涉及跑路、停业及提现困难。

P2P平台一度上演动辄30%以上高利率的暴利神话,不少业内人士表示,P2P利率将回到10%的水平,朝理性趋势发展。潮水退去之后,业内预测90%以上的P2P平台会死掉。

有投资人称,前期高利率无法持续、坏账逾期处理不当是P2P死亡潮的真凶。

一组数据显示,今年10月份以来互联网金融的A轮融资比例为28%,相较去年同期的49%降低了21个百分点。同时,今年以来,互联网金融平台收购的趋势明显加快,从去年的占比2%上升到11%。

在整体经济处于下行通道的情况下,P2P行业能够获取的优质资产存量缩减。P2P将进入整合期是大趋势。

华创资本熊伟铭表示,P2P行业已经没有多少新的东西,剩下的就是收购整合。“如果独立退出有压力的话,就要想办法卖掉。”

互联网金融仍有新机会

在复星昆仲投资总监金华龙看来,P2P品类很多,有两类是比较安全且值得投资的。

因为普通担保机构并不绝对有履行担保责任,所以阿里招财宝这类产品更有投资价值。“不用管风险有多少,有绝对还得起钱的人担保,所以可以敞开来卖。”金华龙称。

另一类安全的就是自己做资产的,像草根投资,平台上所有金融产品都是自己做的,深耕不同的行业。“比如大宗商品、贸易行业、海鲜等冻品质押等”。

比如网利宝,网利宝做的就是垂直细分领域的中小企业贷款服务,目前覆盖的行业包括仓储物流、车房抵押贷、艺术品等。

春晓资本看重的就是类似有深度行业数据积累的公司。合伙人何文告诉记者,“原来的信息黑盒子被打开,可以做更好的风控,能够弥补在传统的银行授信模式下信息不足或信息获取成本过高的弱点。”比如通过企业SaaS(软件即服务),获取企业进销存数据后,就可以评估企业的实际经营状况,从而对接金融服务。

联想乐基金CEO宋春雨认为,P2P的兴起,是因为银行满足不了中小企业小额贷款的需求。类似的价值在互联网金融的其他细分领域同样有很大机会,比如消费金融、个人贷款。宋春雨称,P2P太热太贵,那些给 P2P“送水”的公司更有前景。比如专注于互联网金融反欺诈的同盾科技。在登录账户时,同盾科技会关注鼠标和键盘操作习惯的改变,会触发一个部署在云端的反欺诈系统,从而判定该账户有被盗嫌疑。

此外如中科柏城,是一家为互联网金融提供IT技术架构的公司。其他还有用大数据完成贷款撮合的量化派等。

资本“豪赌”互联网金融

互联网金融行业一方面泥沙俱下,一方面仍体现出独特的机遇与发展潜力,面对这种局面,各路资本不断豪赌。

根据公开数据统计,红杉在互联网金融领域投资了超20家企业,经纬中国投资了近20家,IDG和华创资本则在这一领域则分别下注35家和40多家。

华创资本于2006年成立,目前其过半资金投资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创始人熊伟铭告诉新京报记者,华创投资了40家以上,横向从存款业务到量化交易;从资产端看,早期的获客、征信、证券化等均有投资。

熊伟铭称,“新金融、新实业、新消费”是华创资本关注的三个方向。“新金融”包括近两年非常火热的互联网金融的各个领域,华创在很早就开始布局这个领域,覆盖了P2P、理财、支付、数据挖掘、底层架构等各个方面。“以后也会在每一个值得投资的细分互联网金融领域投资。”

IDG的布局也丝毫不示弱,两年时间里密集投资了超过35家互联网金融公司。IDG副总裁、金融小组负责人兰希曾公开表示,IDG所投资的公司都是沿着资产端、流量端和中间端这条主线。

资产端即需要借款的一方,包括P2P、融资租赁、保理;流量端,即需要理财的一方;中间端则是对接,为互联网金融提供基础服务的公司。

但IDG并不认为自己是在赌赛道。兰希曾公开称,在同一业务领域内,他们只会选择其中一家投资。对于多家公司业务出现重合,兰希解释称,在早期投资时,几家公司的业务是不通的,但随着彼此业务扩张越来越快,或多或少地开始重合。

没有押中爆发期的投资机构,将视角更多投向了某些垂直领域的机会。险峰华兴在农业领域密集布局了十家左右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包括可牛农业、领鲜金融,涉及消费金融、供应链金融等。

联想乐基金CEO宋春雨表示,P2P的兴起,是因为银行满足不了中小企业小额贷款的需求。类似的价值在互联网金融的其他细分领域同样有很大机会,比如消费金融、个人贷款。P2P太热太贵,那些给 P2P“送水”的公司更有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