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银行联手发“公约” 构筑信息共享平台

未央网

日前,首批试点的5家民营银行共同签署并联合发布了《中国民营银行发展公约》(下称《公约》),在稳健合规、差异发展、普惠金融以及互利合作等方面达成共识。“民营银行之间应当加强联系与合作,互通信息、共谋发展,逐步建立民营银行在人员培训、行业研究、信息交流、业务合作、同业授信等方面的沟通机制,构筑民营银行间信息共享平台。”《公约》指出。

同时,在风险防控方面,《公约》强调,“建立完善自主控制风险、自行承担风险、自主吸收风险、自动处置风险的民营银行风险防范长效机制与治理体系,防止民营银行的风险外部化,切实维护金融消费者合法权益。”

截至2015年6月底,首批发起设立的民营银行包括深圳前海微众银行、上海华瑞银行、温州民商银行、天津金城银行和浙江网商银行等5家民营银行全部展开营业。“开业时间大约都在半年左右,到今年年底不足一年。到目前为止,我们5家民营银行资产的规模已达500亿元。”上海华瑞银行董事长凌涛透露,“目前,银监会对民营银行的审批已经进入常态化的管理,且关于民营银行监管的指导意见也将在不久后出台。”

微众银行行长李南青坦言,对于网络模式的民营银行而言,远程开户何时落地还很难说,但如果有助于普惠金融,相信监管层会有所推动。“任何一家企业或任何一家银行,都会有一个成长周期,以及经历一个完整的经济周期。总体上讲,我们还是一家创业企业,在这个过程中一定会面临众多挑战,但机会也很多。不管是公司治理,还是内部控制、风险控制,我认为成长还算顺利,在预期之中。”

今年5月1日,《存款保险条例》正式实施;随后的10月,央行宣布放开存款利率上限。在利率市场化和金融市场改革的背景下,中小银行转型压力与经营压力较之以往更大。“小银行定价能力通常较弱,存款利率大幅上升可能迅速压缩息差,带来经营风险。在市场上,正在经营的小银行已经遇到类似困难,而新生的民营银行更弱,可能会面临更大的流动性风险和经营风险。”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分析称。

针对民营银行客户定价的考验,天津金城银行行长吴小平分析称,“客户定位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银行资产的定价问题。以金城银行为例,我们会选一部分大企业作为核心企业,再加上它的供应链上下游。至于定价的灵活性,这和扁平化管理相关,这是民营银行的优势,我们的反应会比较灵敏,相信在未来的发展中会寻求更好的定价能力,以抵御面临的各种风险。”

至于风控体系方面,“我们要构成三道防线,市场前端、中台控制部门和内部控制部门,这三条红线我们要守住。我们已经从IT时代迈入DT(数据处理技术)时代,DT时代引入了很多风险控制模型,利用大数据管理风险,我们要适应风险技术发展变化的要求。”吴小平进一步表示。

银监会城市银行部副主任邱小秋指出,下一步,银监会将按照《关于促进民营银行发展的指导意见》的规定,成熟一家,审批一家。“民营银行正步入重大改革发展机遇期,要珍惜机会,坚持依法合规经营,夯实稳健发展的基础。在做好风险防控的基础上,鼓励民营银行开展产品、服务、管理和技术创新,加大对实体经济的金融支持力度。”邱小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