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车背后的互金逻辑:互联网助力实体经济

未央网

互联网技术对于金融服务的改变,不仅仅是线上的交易与配对。传统行业接入互联网后,通过运用智能终端、大数据、资金流等新技术,互联网金融可以衍生出全新的形态。以物流行业中的货车来举例,互联网金融就能解决货车司机携带现金不方便与跑空程损失时间的问题。

第一个,是关于货车司机们颇为烦心的“兜里揣钱不安全”。一般驾驶着一辆货车在高速上跑一天,油费、路桥费、加上自己的日常消费,司机差不多需要备个2000元。一名司机跑一趟货有时候需要好多天(算上往返时间),于是,他们出门常常需要带上个一、两万。可是这笔钱放在身边,既不方便又不安全。现在还有吃准了货车司机兜里有钱,于是专门抢劫货车司机的犯罪团伙。

一个司机兜里就有一、两万,那一年下来那么多货车在路上跑,运输中流转的现金有多少呢?据物流互联网公司汇通天下总裁翟学魂估算,一年下来可能有上千亿的资金在运输中流转。“这就相当于是有千亿的现金放在路上,没有太大价值,只是空转”。翟学魂称。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汇通天下的做法,是给物流按上“互联网”,即把市场空间巨大的货运市场带入互联网体系。他们正在做的,是一方面建立平台,与高速公路缴费体系ETC和加油公司等连接,另一方面给货车装上一个可记录行驶信息的GPS,把司机的行车情况传送给物流公司的老板,老板们则可在手机上完成移动支付。

本来,基于这样一个互联网体系的嵌入,收入就会来自提供物流车队车辆、司机的智能管理服务。但是故事到这里并没有完,因为互联网和移动终端采集到了数据,物流场景和还款来源变得清晰可见,这对金融而言是很有价值的。很快,汇通天下开始开发互联网金融的产品。“我们把一个‘过路的场景’和一个‘信贷的场景’在一秒钟之内结合在一起,当用户需要移动支付过路费或油费时,银行可以给司机、给老板一定的信用额度。”翟学魂说。

第二个案例也是关于货车司机的,这次的“痛点”是货车返程空载。“比如司机从江苏徐州接了趟货运到四川乐山,但返程没货,司机不得不先开到货运信息集散地成都,再跑个几百公里到宜宾接货返程。一趟生意本来有6000元利润,因为空驶油费、过路费加上车辆和司机产生的额外费用,剩下不到3000元。”

上述是货车帮科技CEO戴文建举的一个例子。因为这个“痛点”,他们开发了“货车帮”APP,货车司机能通过APP发布空车信息、寻找货源、计算运费报价,移动互联网撮合了运力与货源,从一个侧面推动了物流行业的互联网化。在货运行业里,“货车帮”也被很多人视为“货运版滴滴”。

同样,故事到了这里也许还只是一个开端。在车货匹配的背后,由于“货车帮”对货主和车辆有线下认证流程,一个APP的价值还在于挖掘了庞大的卡车司机的数据和信用:拥有真实的货物在途监控、信用担保、交易、支付等数据。

基于这一数据的“富矿”,“货车帮”已经开始了互联网金融的试水,包括保险和银行业务。

银行信贷方面,今年1月,“货车帮”与微众银行达成战略合作,微众为平台授信300亿元,会员司机已经陆续获得互联网贷款。保险业务方面,其已跟太平洋保险合作推出货运险,基于大数据和基础平台支撑,保险公司可以根据司机的信用状况及不同路线风险系数、路况、货物损害率等,给出不同的费率,信用好的司机可以享受更低费率。

从货运O2O市场说回到金融话题。上面两个案例里的企业,其本身的角色都是“平台”,是信息的“中介”,为借贷双方提供了综合服务。其中,给到金融机构的是潜在贷款/保险客户们在一个闭环里的交易数据、行为数据。在互联网金融里,基于这些数据进行放贷,其背后改变的是融资的风险溢价。

国泰君安首席经济学家林采宜观察表示,互联网带来的数据透明,使得贷款人的信用评估维度更加丰富。翟学魂也提及,对客户进行信用评估的维度多了,放贷流程能借助互联网技术了,金融效率就会提高。一方面,“过去说某家银行很厉害,三天就能放贷,现在互联网金融能实现几秒钟、几分钟放贷的”;另一方面,资金能够在切实需要用钱的人的手里流转。

互联网金融对不同融资主体的差别化定价还使得融资的风险溢价更加结构化。就像“货车帮”案例中,信用好的司机买保险可以享受更低费率,也更容易获得银行贷款。林采宜分析称,“好人”低息,“坏人”高息,在降低了整个社会道德风险的同时,也降低了融资的整体风险溢价。

此外,如果互联网金融能够抓到客户的“痛点”,则获客将变得快速高效和更有针对性。如同上述案例,智能手机、移动端口都将变成潜在消费信贷客户的“入口”,而不再是传统金融模式里的“推销一张信用卡给业务员提成80元”的人际战略。

上述案例还只是互联网金融领域里的“小CASE”,尚只是货运这个细分行业里的一些探索。跳出案例看整个互联网金融的发展,顺着获客的思路,林采宜曾表示,互联网其实已经在改变金融业务的成本结构。

“根据不完全统计,每张银行活跃信用卡的平均获客成本为150元,网点柜台单笔业务处理成本为3.2元,单个账户的维护成本在30元以上,而互联网平台的消费信贷客户获取成本、单笔业务处理成本和账户成本都低于1元。”林采宜观察称,成本是商业活动的硬约束,而互联网打破了这种约束,任何一个行业,成本低到极致就足以改变商业生态。

互联网金融并非独立存在,也并非空中楼阁。互联网对于传统行业的改造,同样能为实体经济带去全新的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