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入篮SDR:具备特别提款权 促进我国金融改革

未央网

备受瞩目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执董会11月30日终于公布了结果,正如市场期待,人民币被纳入SDR货币篮子,成为继美元、欧元、英镑、日元之后具备特别提款权的第五种货币。IMF还将篮子货币的权重调整为:美元占41.73%,欧元占30.93%,人民币占10.92%,日元占8.33%,英镑占8.09%,新的货币篮子将于2016年10月1日正式生效。这是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取得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新成果,人民币朝着真正意义上的国际货币更近了一步,同时也将促进我国加快实施金融改革。

为迎接人民币纳入SDR大考,近年来我国采取了多项措施,包括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完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等,在资本项目开放方面,更是陆续出台包括允许境外央行类机构进入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和外汇市场等多项举措。而人民币加入SDR,首先意味着此前我国为顺应市场需求,加速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一系列工作得到肯定。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人民币加入SDR对于加快人民币国际化有两重积极效应:一是示范效应。SDR是国际公认的“超主权储备货币”,加入SDR意味着人民币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地位得到IMF正式承认,可以名正言顺地成为188个成员国的官方候选储备货币。

二是倒逼效应。人民币加入SDR前后,中国已采取、并将继续采取一系列有利于资本和金融账户开放的措施,包括在境外发行以人民币计价的央票、完善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机制、扩大银行间债券市场开放等,这反过来将进一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从2009年开始推进国际化进程以来6年左右的时间,人民币在贸易领域中的支付结算方面的使用得到了快速的发展,目前已经占到了不低的比重。但同时人民币在金融交易和储备货币领域中的发展则相对比较缓慢。接下来人民币国际化要进一步推进,需要在作为金融交易的工具和储备货币工具这两方面功能不断得到拓展。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张斌日前在21世纪亚洲金融年会上表示,如果把人民币的国际化比作一个果子,那么这个果子所依托的那棵树就是中国的金融体系,那棵树所依托的土壤是中国经济。“SDR是把果子摘下来以后盖了一个章,但是它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还是树及土壤。”

因此,人民币被纳入SDR储备货币,即标志着我国开始全面融入全球金融市场,也就是说对其背后的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无疑将加速我国金融体系改革进程。

对于我国这类大型经济体而言,资本项目开放与国内金融稳定、内外经济统筹和金融安全等紧密相关,需要考虑国内金融发展的现实和金融稳定的内在需求,稳步推进资本项目开放,坚决守住不发生区域性和系统性风险的底线,确保金融稳定与金融安全。

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表示,从规模演变来看,SDR占全球GDP比重约0.3%,占全球贸易量比重低于1%,因此人民币加入SDR“本身并不重要”,更值得关注的是中国为此推出的金融改革措施产生的积极效应。

事实上,我国目前的金融改革和开放程度尚落后于经济发展程度。中金公司首席策略师王汉锋表示,目前中国经济占全球经济的比例是14%、15%左右,但是无论是中国居民配置海外资产,还是海外的居民配置中国的资产比例都是1%、2%左右,这个差距很大程度上说明我国金融改革和开放的步伐大幅滞后于经济发展的步伐。

巴曙松指出,人民币加入SDR,将成为全世界“第三重要的货币”,但这与当前人民币在国际市场实际使用的程度实际上并不匹配。因此,真正的重点在于必须加快改革,以加入SDR作为加速我国金融改革的契机,进一步推进金融市场的双向开放。

加入SDR之后,IMF将进一步要求加大力度推进人民币资本和金融账户的开放,放松货币可兑换等方面的限制。这无疑也是我国“十三五”规划中有关金融改革的目标,因此,可以预见加入SDR后,我国金融改革的步伐也将加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