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创业公司将重新定义互联网时代企业概念

未央网

Uber带来的竞争压力让一向严肃的伦敦出租车司机更加笑不出来了;而此刻,传统酒店业也与Airbnb交战正酣;传统IT硬件制造商同样面临着云计算的直接威胁。纵观各行各业,新兴企业正在重塑市场规则,虽然这一趋势还不是很明显,但已显示出其重要意义——重新定义公司的概念

传统职业经理人的工作基本就是和大量的匿名股票持有人打好交道,这些持有人的代表往往都是基金公司经理,基金经理决定在股票市场上买谁卖谁。而新兴公司往往相反,所有权和经营权联系紧密,创立人、员工和其他支持方对公司的控制是直接的。虽然这一模式还处于初级阶段,但其发展潜力却不可小视,假以时日必将带来公司运行模式的重要转变。

上市公司吸引力衰退

大家对新兴公司的期许可能部分源于对上市公司发展缓慢的不满。最好的上市公司无疑是一些成功的机构,它们往往能处理好季度报表(短期业绩卓越)和长期投资(持续增长)之间的平衡关系。它们培养了一大批出众的职业经理人和创新产品,能够同时调动人力和资本资源。

然而,在保持了一个多世纪的绝对主导地位之后,上市公司的魅力也正在衰减。一是因为职业经理对自身利益最大化的倾向。虽然上世纪80年代股权革命的出现被认为是可以解决这一问题的,因为它激励职业经理人站在股票持有人的角度思考行事。然而其反作用也已显现——被分配股权的职业经理人往往会采取措施控制股价来使自身获益。

二是大型基金的崛起(这些基金占美国股市市值的70%左右)进一步削弱了公司名义持有人和公司之间的联系。基金经理人往往要处理从监管者到其自身员工这样一个不断壮大的中间人群的事务,而这些中间人群都有想要实现的自身利益。

上市的过程本身也很繁琐,特别是自2001-2002年安然丑闻及2007-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虽然市场有时表现得注重长期投资,许多职业经理人还是感到其业绩评价主要依赖于短期结果,每季度的季报变得格外重要。

利益博弈、经营目标短期化以及监管的强化都会带来更多的成本,这对于艰难运营的上市公司而言只能是雪上加霜。在过去30年间,标普500指数上的企业,其利润以每年8%的速度增长,而今年二季度的增长率预计则将下降到5%。美国上市公司的数量相比于1996年也少了一半,这有公司合并的原因,同时也可能是因为优秀的职业经理人离开上市公司另谋它就或自主创业。

正是上面这些原因导致了新兴企业的上升。家族企业焕发了新的面貌。企业家们开始尝试在上市的同时保持对企业控制的”混合”模式。比如3G Capital基金的Jorge Paulo Lemann就选择先购买上市公司,然后按照非上市公司的模式来管理,并可将精力主要放在公司的长期发展上。

互联网时代企业新业态

但最让人深思的还是这些高潜力创业企业的孵化模式,这些孵化器往往都以一些奇特的名字命名,比如 “独角兽”、”瞪羚”之类。一个世纪前,Ford、Kraft、Heinz等商界大佬在这些城市里一手创立了商业帝国。而100年之后,也是在这几个城市里,数以千计的年轻人凭着咖啡和梦想,在一处处临时办公场所创造着自己的新公司,他们的公司正开创着企业组织结构的新模式。

所有权是这些新公司区与以往上市公司最大的不同:上市公司股权高度分散,而初创公司在很大程度上是要明确到底谁相对控股。在公司初期运行中,创始人和第一批员工绝对控股,他们通过给予股权或绩效相关奖励等形式来激励员工。这往往是初创公司的运行常态,但当然如今权利和义务的约定都是律师们通过合同的形式详细约定下来的。这种方式把大家的利益绑到了一起,形成了一种努力工作的文化以及友情。初创公司往往是用评价指标(比如生产了多少产品等)来评价员工的工作表现,而不像上市公司那样使用体系化的财务指标。

新公司也开发了新技术,正是这些新技术使得这些新公司能够不用太多人力也一样能够实现全球化。过去新公司成立后,往往要面临何时投资高额固定资产(房产、计算机系统等)的艰难选择。如今新公司可以通过服务外包的方式在需要时再决定购买。他们花费几百美金就能得到在线服务,通过像Kickstarter这样的众筹网站获得资金,从Upwork找到程序员提供服务,从Amazon临时租用计算能力,从Alibaba找到制造厂商,并通过Square平台来实现支付。新公司通过外包迅速实现全球市场的业务拓展。Vizio是2010年美国最畅销的电视机品牌,它的员工只有200人。Whatsapp被Facebook以19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尽管其员工不到60人而收入只有2千万美元。

Uber带来的竞争压力让一向严肃的伦敦出租车司机更加笑不出来了;而此刻,传统酒店业也与Airbnb交战正酣;传统IT硬件制造商同样面临着云计算的直接威胁。纵观各行各业,新兴企业正在重塑市场规则,虽然这一趋势还不是很明显,但已显示出其重要意义——重新定义公司的概念

传统职业经理人的工作基本就是和大量的匿名股票持有人打好交道,这些持有人的代表往往都是基金公司经理,基金经理决定在股票市场上买谁卖谁。而新兴公司往往相反,所有权和经营权联系紧密,创立人、员工和其他支持方对公司的控制是直接的。虽然这一模式还处于初级阶段,但其发展潜力却不可小视,假以时日必将带来公司运行模式的重要转变。

上市公司吸引力衰退

大家对新兴公司的期许可能部分源于对上市公司发展缓慢的不满。最好的上市公司无疑是一些成功的机构,它们往往能处理好季度报表(短期业绩卓越)和长期投资(持续增长)之间的平衡关系。它们培养了一大批出众的职业经理人和创新产品,能够同时调动人力和资本资源。

然而,在保持了一个多世纪的绝对主导地位之后,上市公司的魅力也正在衰减。一是因为职业经理对自身利益最大化的倾向。虽然上世纪80年代股权革命的出现被认为是可以解决这一问题的,因为它激励职业经理人站在股票持有人的角度思考行事。然而其反作用也已显现——被分配股权的职业经理人往往会采取措施控制股价来使自身获益。

二是大型基金的崛起(这些基金占美国股市市值的70%左右)进一步削弱了公司名义持有人和公司之间的联系。基金经理人往往要处理从监管者到其自身员工这样一个不断壮大的中间人群的事务,而这些中间人群都有想要实现的自身利益。

上市的过程本身也很繁琐,特别是自2001-2002年安然丑闻及2007-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虽然市场有时表现得注重长期投资,许多职业经理人还是感到其业绩评价主要依赖于短期结果,每季度的季报变得格外重要。

利益博弈、经营目标短期化以及监管的强化都会带来更多的成本,这对于艰难运营的上市公司而言只能是雪上加霜。在过去30年间,标普500指数上的企业,其利润以每年8%的速度增长,而今年二季度的增长率预计则将下降到5%。美国上市公司的数量相比于1996年也少了一半,这有公司合并的原因,同时也可能是因为优秀的职业经理人离开上市公司另谋它就或自主创业。

正是上面这些原因导致了新兴企业的上升。家族企业焕发了新的面貌。企业家们开始尝试在上市的同时保持对企业控制的”混合”模式。比如3G Capital基金的Jorge Paulo Lemann就选择先购买上市公司,然后按照非上市公司的模式来管理,并可将精力主要放在公司的长期发展上。

互联网时代企业新业态

但最让人深思的还是这些高潜力创业企业的孵化模式,这些孵化器往往都以一些奇特的名字命名,比如 “独角兽”、”瞪羚”之类。一个世纪前,Ford、Kraft、Heinz等商界大佬在这些城市里一手创立了商业帝国。而100年之后,也是在这几个城市里,数以千计的年轻人凭着咖啡和梦想,在一处处临时办公场所创造着自己的新公司,他们的公司正开创着企业组织结构的新模式。

所有权是这些新公司区与以往上市公司最大的不同:上市公司股权高度分散,而初创公司在很大程度上是要明确到底谁相对控股。在公司初期运行中,创始人和第一批员工绝对控股,他们通过给予股权或绩效相关奖励等形式来激励员工。这往往是初创公司的运行常态,但当然如今权利和义务的约定都是律师们通过合同的形式详细约定下来的。这种方式把大家的利益绑到了一起,形成了一种努力工作的文化以及友情。初创公司往往是用评价指标(比如生产了多少产品等)来评价员工的工作表现,而不像上市公司那样使用体系化的财务指标。

新公司也开发了新技术,正是这些新技术使得这些新公司能够不用太多人力也一样能够实现全球化。过去新公司成立后,往往要面临何时投资高额固定资产(房产、计算机系统等)的艰难选择。如今新公司可以通过服务外包的方式在需要时再决定购买。他们花费几百美金就能得到在线服务,通过像Kickstarter这样的众筹网站获得资金,从Upwork找到程序员提供服务,从Amazon临时租用计算能力,从Alibaba找到制造厂商,并通过Square平台来实现支付。新公司通过外包迅速实现全球市场的业务拓展。Vizio是2010年美国最畅销的电视机品牌,它的员工只有200人。Whatsapp被Facebook以19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尽管其员工不到60人而收入只有2千万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