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英国第三方支付和银行能和谐相处?

未央网

不久前习大大对英国的国事访问期间,中国公司拉卡拉和英国公司第三方支付公司Allpay签下合作意向,双方会围绕跨境支付,移动支付等领域展开一系列合作。Allpay副总裁Justine Norman在之后的采访中表示:“目前中国的第三方支付市场已经做了所有我们在做的产品,而且规模更大,所以我们将合作开拓英国欧洲市场,暂时没有进入中国市场的打算。”

就第三方支付市场而言,拉卡拉和Allpay的交集极多,拉卡拉的产品线覆盖了Allpay所有的产品类型。横向观之,英国作为世界金融中心,以高度成熟的市场和擅长创新而闻名。纵向而言,Allpay成立于1995年,至今已经运营二十年,是英国最大的第三方支付公司。而其产品线和中国市场比起来却显得简单而保守。若向内探究,这与中英市场环境和监管方式差异不无关系。

英国市场:成熟的银行业和监管方式将银行与第三方导向合作

在英美市场,银行业市场化程度较高,在充分竞争的环境里,银行会更加主动地利用网络数字技术去提高自己在市场中的竞争力,在近几年第三方支付迅速成长的压力下更是如此。因此,虽然英国互联网企业在技术上略显优势,但在金融产品的广度和深度上,还难以和充分利用互联网技术的金融业平分秋色。此外,英美市场成熟的信用卡体系,刷卡消费时收取的手续费等,也在一定程度上束缚了第三方支付的发展,使第三方支付在降低交易成本上难有作为。

除此之外,监管方式也是英国市场和国内市场的一个主要区别。英国的互联网金融是被纳入金融监管体系中的,监管的范围还在持续扩大。此次和拉卡拉合作的第三方支付公司Allpay将在2016年被纳入监管。“英国市场的监管非常多,但是很容易遵循。”Justine表示,“其中主要有两个是为了确保市场安全设立的的,一个是PCI DSS (Payment Card Industry Data Security Standard) 规则, 另一个是FCA(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PCI 规则,是用来确保敏感信息,比如信用卡和储蓄卡的卡号是被保护的,不会被不正当存储。FCA 则是所有金融服务业务的监管机构, 他们会审查比如洗钱或者电子货币之类的项目,他们会严格的确保我们有保护客户资金安全的流程和措施。”

正如Justine提到的,英国市场监管的执行主体之一是金融行为监管局(FCA),还有一个同样重要的主体是行业协会,二者监管互联网金融的主要方式则是金融产品的注册登记和信息披露制度。其中,金融行为监管局是官方机构,主要侧重对行业规范做顶层设计,划定边界;而行业协会则事无巨细的规定了互联网金融公司运营层面的细则。在这样的双重作用下,英国的互联网金融行业有着清晰的界限和标准可以遵循。一方面,这使得他们在产品品类的衍生拓展上受到约束,而从另一方面来说,也使得互联网公司和传统银行业之间的合作模式和简单清晰,有法可依,缓和了双方利益分配的矛盾。

从产品创新角度而言, 监管的强势必然会在一定程度上束缚创新,如何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最大程度的激发创新,是一个需要尝试和摸索的平衡点。英国较早的找到了这个平衡点,这不仅可以使行业有条不紊的良性发展,更重要的是,广大用户的权益可以有所保障。

国内市场:用好银行的“梯子”很关键

拉卡拉高级副总裁房建国曾在银联工作了十年,加入拉卡拉也已经有三年,见证了中国银行卡市场和支付市场发展的从起步到腾飞的阶段。“我为什么要从银联出来,从我个人的经历来看,是看到了整个第三方市场在未来的中国金融版图上,包括未来的空间上有巨大的潜力。”房建国说。

房建国认为,中国整个的银行卡市场发展虽然很快,但是还没有形成比较市场化的业务。这几年第三方的出现,包括牌照的发放以后,中国的市场整个的格局已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原来都是国家队一家独大,现在有更多的市场的机构在做迅速扩大市场规模的工作。现在第三方市场已经占据整个支付市场很大的市场份额,激发了市场的活力,创造了很多新的合作模式,可以说在倒逼传统的机制向市场化机制的转型。

相对与英美市场而言,国内对互联网金融监管尚在起步阶段。从最初的“无门槛、无规则、无监管”的三无状态下的行业规模爆发,到野蛮生长触发的各种利益矛盾,再到今天大把互联网金融公司倒闭引发跑路潮进入洗牌期,国内的互联网金融监管仍在摸索,整个行业也正在经历成长的阵痛。与银行之间的博弈,和对用户权益的保护,成为当下互联网金融行业发展的关键所在。

中国目前的互联网金融的业态可以说是以第三方支付为主导的,以支付宝为代表,在积累支付用户的基础上结合市场需求衍生出更多金融业务,像P2P借贷、基金投资、证券基金等金融账户支付体系等。而对银行来说,第三方业务范围扩张的威胁在于,大量客户和有效数据都掌握在第三方公司手上,第三方支付的账户逐渐成为客户的首选账户,银行主动权渐失。

“有的平台和银行合作时候会把银行资源拿过来,把银行跟商户和客户的关系截断,通过他们自己的方式来获取高额收益,这样银行就会反感。 我给你创造合作条件 但是你把我的客户资源挖走还侵占我的收益。银行现在已经开始有一些动作了,未来会有更大动作。”房建国表示。

今年八月,中国央行出台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其中第八条第三款“支付机构不得为金融机构,以及从事信贷、融资、理财、担保、货币兑换等金融业务的其他机构开立支付账户”和第十三条“支付机构不得为客户办理或者变相办理现金存取、信贷、融资、理财、担保、货币兑换业务”,这两条规定明确划分了银行和第三方支付的业务界限,禁止第三方支付机构从事金融或者类金融业务,所有金融业务的账户必须落地于银行账户,而非第三方支付账户。这些规则的出台将金融业务的账户,以及大额交易账户留在银行账户之内,降低了第三方支付对传统金融体系的威胁。

对于第三方支付和银行的博弈,房建国认为其实二者属性并非竞争关系:“让银行一天给一万个用户每人贷款5000元,他们可以做到,但是他们的成本和运作方式不允许,这些事情第三方公司来做就简单很多。但是有一些第三方支付确实通过合作,有一些服务做的有一点过了,就形成了博弈。就像找银行借梯子,银行把梯子借给你 你应该帮人家做一些服务,比如修修瓦,但你不能借梯子上了房,把人家房子给拆了,以后誰还敢借你梯子。如果没有银行的通道,第三方是活不下来的。另外一方面,金融交易绕开银行,对于用户来说,也存在巨大风险,而金融服务的本质还是控制风险,我们不允许也不会让我们的用户陷入风险之中,因此我们会坚守正规的行业规则,确保用户的安全。”

除了监管,较强的盈利能力是英国市场的区别于国内市场的又一特点,也是中国公司对英国乃至欧洲市场的兴趣点之一。“像allpay这样的老牌服务公司,又有口碑,又有技术,又有市场,但是一年的销售才可能50亿欧元,相当于我们一个月的交易都不到。但是英国市场的利润比中国的市场要高。”房建国表示。英国的交易结构导致们的很多的交易成本都比较高,同时,收益也比较高。而中国互联网的玩法基本则以免费为主。“我们其实也在做一些产业的布局,包括欧洲的市场,不排除我们来投资,通过一些投资或者收购,包括参股的方式来为我们做业务的合作,这些都是可探讨的选项。”房建国说。